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12月08日 星期三

财经 > 证券 > 上市公司 > 正文

字号:  

宁波中百二股东股权冻结 泽熙“马甲”浮出水面

  • 发布时间:2015-11-13 07:20:47  来源:新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杨菲

  泽熙事件深入发酵:除了已为市场熟知的“泽熙系”相关账户持股遭冻结,其“隐身”账户亦逐步显形。

  继11日披露控股股东西藏泽添投资所持公司15.78%股份遭到冻结后,12日,宁波中百(600857)再度宣布,第二大股东竺仁宝所持8.42%股份亦遭到公安部门冻结,对应1888.4万股。两则公告间隔如此之近,是否意味着竺仁宝同泽熙系高度相关?鉴于涉事股东在宁波中百过往资本事件中的表现,这一推测并不武断。

  众所周知,自从泽熙旗下的泽添投资2014年2月通过司法途径获得宁波中百15.69%股权,这家公司就被贴上了泽熙的标签。尽管已经入局,泽添投资仍以微弱劣势居于公司第一大股东雅戈尔(600177)之后。当时,雅戈尔通过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股比例18.53%,当时的上市公司被认定为无控股股东。因此,泽熙方面在宁波中百能否拥有足够话语权,还要看雅戈尔的态度。

  很快,雅戈尔在当年6月中旬抽身而退,开始减持宁波中百股份,至2014年7月14日,其持股已由18.53%下降至8.42%。此举也让泽添投资被动跃升为公司第一大股东。此后,雅戈尔将所剩的8.42%股权进行了协议转让。尽管当时泽添投资已经坐上股东榜第一把交椅,但绝对持股比例不高,如果这8.42%股权受让方能同其保持一致,自是理想不过。此时,“竺仁宝”这个账户登场。

  去年7月17日,竺仁宝同雅戈尔方面签署协议,受让了上述8.42%股份,每股价格12.02元,合计转让款近2.3亿元。据当时披露的权益变动报告书,竺仁宝的住所和通讯地址均在宁波市北仑区。宁波正是泽熙投资曾经的“大本营”所在,似已暗示其同大股东泽添投资同一阵营的概率很高。而且,既然雅戈尔已经放弃公司,将剩余股权转让给泽熙派系,这一推测也合情合理。

  更关键的是,这位投资者随后不仅未和泽熙系唱过反调,甚至还替其出头。

  由于公司股东更替,2014年3月,宁波中百进行新一轮董事会换血,泽添投资方面推选的包括徐峻在内的三名对象均当选为公司董事,此后徐峻又被选为董事长,泽添投资基本上成为公司大半个主人。但是,公司8月23日召开董事会,八名与会董事中,就聘任徐峻为公司总经理的议案有三名董事反对、一名董事弃权,反对者包括了公司时任董事张淑惠等人,而这些面孔基本上是公司董事会的原有阵容。

  泽添投资尚未全控公司,董事会似有内讧,竺仁宝出手了。8月27日,竺仁宝向董事会提交股东大会临时提案,要求解除张淑惠公司董事职务,这份议案在泽添投资受挫后紧跟着提出,其背后的用意不言自明。尽管此后竺仁宝以“上述临时提案递交后引发了市场不必要的猜测”为由,撤回了相关提案,但市场对其是泽熙方面“自己人”的猜测并未停歇。

  另外,竺仁宝的身份证信息可以判断出,这是一位七旬老人。而2014年7月就有媒体进行实地探访,从其邻人对其生活起居和日常行事的描述看,这位投资者平素低调朴素节俭,经济实力普通,但其有家人从事证券投资行业。对于其个人能够拿出近2.3亿买下上市公司股权一事,同其有一定接触的居民都表示惊讶。这似乎从另一个侧面增加了竺仁宝系出面代持的可能性。

  综上种种,从“竺仁宝”以往的举动看,无论是其介入宁波中百的时间,还是在后续泽熙夺权董事会的过程中“站队”的姿态,都同泽熙保持着高度一致,几乎可被视为泽熙的另一部分持股。如今,这位神秘股东的持股在泽熙事件爆发后紧跟着被冻结,透露出这个低调账户同泽熙系之间的隐秘关联。

宁波中百(600857) 详细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