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1月21日 星期五

财经 > 证券 > 上市公司 > 正文

字号:  

重庆啤酒乙肝疫苗终局:接盘者嘉士伯有苦说不出

  • 发布时间:2016-01-17 10:33:00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刘小菲

  2015年12月16日,重庆啤酒股份有限公司(600132.SH,下称“重庆啤酒”)发布的董事会决议公告显示:公司决定将乙肝疫苗项目转让给江苏孟德尔基因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孟德尔科技”),转让价款100万元,获得董事会11名董事全票通过。

  在A股市场,重庆啤酒曾因乙肝疫苗项目名噪一时,曾是包括公募基金等一众投资者热逐的标的。而后,其疫苗一次次的“爽约”,又让该股一度成为黑天鹅。

  从1998年12月重庆啤酒收购重庆佳辰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下称“佳辰生物”),介入乙肝疫苗项目,到2015年12月16日的项目转让,中间历时17年。

  至此,这个曾经造就重庆啤酒300亿市值,达到82元股价的乙肝疫苗项目走向它的终点,谁从中赚翻,谁从中买单,那些令基金和投资者激动和失望的故事,是迷惑,是贪婪,是监管缺失还是一声叹息,都已成为过往云烟。

  十七年乙肝疫苗故事

  工商信息显示,孟德尔科技由自然人金敏于两年前的2013年12月18日注册1000万元成立,主要经营范围是基因技术研究。

  也是在2013年,重庆啤酒的实际控制人变更为嘉士伯啤酒公司。记者曾参加其股东大会,嘉士伯对乙肝疫苗已无任何兴趣,这次项目转让,合理的解释是嘉士伯处理掉了来自重庆啤酒上一届实际控制人重庆啤酒集团丢下的包袱。

  1998年12月,重啤出资1435万元收购佳辰生物52%股权,正式介入乙肝疫苗项目的开发。1999年底,重啤以496.8万元的价格受让了360万股佳辰生物股权,之后又投入了603万元资金,同时增加长期投资603万元。重庆啤酒2000年报显示,公司持有佳辰生物70%股权,并陆续投入资金8107万元。

  2001年2月,佳辰生物增资扩股,重庆啤酒对其增资491.69万元,将持股比例由70%增至93.1%。上市公司陆续投入的这些资金,均被投入到乙肝疫苗的研发当中。

  2005年12月12日,重庆啤酒将佳辰生物5%股权赠予乙肝疫苗联合研发方——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军医大学教授吴玉章;另将3%股权赠予该项目教授边疆。至此,其对佳辰生物的持股降至85.1%。

  此间,重啤因乙肝疫苗概念,股价已经完全脱离了一个啤酒股的想象,从2005年的最低点6.45元/股,2011年最高涨至83.12元/股。

  直到2011年12月7日晚,重啤公告称疫苗临床数据显示效果不佳,“盖子”被揭开,该股遭遇连续九个跌停,投资机构损失惨重,尤其是当年持股10%以上的大成基金

  A股市场形容投资失利后极度痛苦与绝望的心情的“关灯吃面”一词,就是当时因重啤疫苗黑天鹅事件而来。

  2011年末,重啤对佳辰生物的长期股权投资账面价值高达9488万,这笔长期股权投资在2012年末悉数计提了资产减值准备。2012年5月底,重啤宣布不再申请单独用药组3期临床试验,并不再开启新的单独用药组2期临床研究。

  2015年4月,重庆啤酒决定停止佳辰生物生产性业务。截至2015年6月末,重庆啤酒对该公司的应收账款为1.92亿元,按照46.96%的比例计提了9022.8万元的坏账准备。同期,佳辰生物营收为260.91万元,净利润亏损1340.89万元。

  接盘者嘉士伯

  2013年3月18日,世界啤酒巨头嘉士伯通过嘉士伯基金会控制的嘉士伯啤酒厂香港有限公司和嘉士伯重庆有限公司,分别持有重庆啤酒12.25%和17.46%股份,合计29.71%的股份,为重庆啤酒第一大股东,也成为新的实际控制人。

  接下来,嘉士伯通过以每股20元的要约收购的方式,对重庆啤酒取得了绝对控制权,总计持有重庆啤酒60%的股权。

  嘉士伯的中华区负责人王克勤曾在重啤董事长过渡时回答经济观察报提问说,“我们希望重庆啤酒回归主业。嘉士伯是制造销售啤酒这样的专业公司,我们来到重庆,作为重庆战略投资者的身份,希望能以我们在啤酒行业的专业精神继续带领重庆啤酒在啤酒生产的管理。”

  嘉士伯完成对重啤60%股权收购后,重啤的生产经营却日渐不如人意。2014年其全年业收为31.7亿元,同比下滑6.44%,净利润更是下滑了53%,仅有7000余万元。

  2014年10月11日~2015年4月7日间,重庆啤酒集团通过二级市场全部减持了剩余的4.95%重庆啤酒股份。这位乙肝疫苗的昔日奠基者和原实际控制人,就以这样一种静悄悄的方式告别了重啤。

  2015年,重啤的经营情况仍然严峻。4月18日,嘉士伯决定让重啤佳辰生物停止生产性业务。至截稿,重啤已经有两家分公司关闭,两家子公司全面停产。

  未解的谜团

  在重啤乙肝疫苗的投入研发过程中,各方都付出了惨重代价,重啤原高管和参与研发专家则例外。经济观察报记者曾对此进行过调查。

  重庆啤酒乙肝疫苗项目的全称为“治疗用(合成肽)乙型肝炎疫苗”(下称“乙肝疫苗”),由佳辰生物与第三军医大学联合开发研制,于2002年得到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受理,此后于2003年得到临床研究的受理批件。

  佳辰生物“乙肝疫苗”项目的首席专家为第三军医大学基础部免疫学研究所教授吴玉章,佳辰生物的技术负责人为边疆教授。

  2005年12月22日,重庆啤酒董事会决定将重庆啤酒持有佳辰生物5%的股权(435万股)赠与给吴玉章;将佳辰生物3%的股权(261万股)赠送给边疆。这两笔带有激励性质的股权对应佳辰生物公司的资产,当时市值688万余元。

  但两位教授迟迟没有受让并签署佳辰生物8%的股权转让协议。2009年3月,重啤向第三军医大学发函称,股权赠与转让至今无答复。再次书面通知,此次受让人吴玉章变为吴楠(吴玉章之子)。并称三十日内未作出书面回复视为同意。

  为何股权受让方对赠送股权完全无回复?这些与疫苗研发项目具有极大关联的股权转让到底反映了这个项目多少不为人知的信息?2009年4月,因未获回复,重庆啤酒董事长黄明贵授权佳辰生物总经理李远来代理签署股权转让协议。

  2009年5月18日,重啤向工商局说明称,上述股权分别无偿转让给吴楠与边疆。但从2005年起至今的公司报告中,重啤一直公告称5%的股权是送给了吴玉章。实际转让与公告所言一直存在差异。

  重啤在2005年后的公告中,投资者看到的都是在项目良性进展的过程中,吴玉章和边疆获得了股权激励。然而“乙肝疫苗”项目早就埋下的隐患和不确定性因素,至今监管层也没有去追查当时的细节。

  彼时,大成基金为疫苗概念蹲守重仓重啤三年,2011年三季报显示,大成系6只基金持有重啤约共4125万股,占比14.5%左右,至9连跌后收益几乎全数吐出。而在投资者仓皇出逃之时,徐翔却率私募基金泽熙大举杀入,9个跌停板得以打开,并于次年1季度获利离场。

  一场疯狂的疫苗闹剧落幕,喜喜悲悲之外,真正深陷其中的是嘉士伯。2010年6月18日,嘉士伯啤酒公司以40.22元每股的价格,合计23.8亿元收购重庆啤酒12.25%股权,使其持股比例增至29.71%。此后2011年12月份的暴跌已跌破增持价,令其账面浮亏达6.98亿。

  哪怕就是在今天,嘉士伯高层仍不愿意去谈及乙肝疫苗这个话题。他们不愿就这次乙肝疫苗的转让发表任何评论,官方的回复是具体请见公司公告。

  此前围绕乙肝疫苗发生的惊心动魄的往事,一并随着时间沉淀而去。200亿市值的灰飞烟灭,最终成为一个谜。而在当前的A股市场,各式各样的故事,仍旧每日上演。

重庆啤酒(600132) 详细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