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1月21日 星期四

财经 > 证券 > 上市公司 > 正文

字号:  

增发方案再度变脸 丹化科技牛散发难逼退大股东

  • 发布时间:2015-06-04 07:21:31  来源:中国日报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刘小菲

  耗费巨资打造的煤化工项目首度盈利,产品应用也取得突破,丹化科技却开始烦恼。

  今年1月,公司推出定向增发预案,拟收购通辽金煤少数股东权益,计划将其“私有化”。未料预案出炉之后,半年内已有三位卖家相继对他们说“不”,令丹化科技不得不三次修改方案。

  丹化科技的这次增发还惹恼了公司二股东董荣亭。5月26日,这位牛散突然递交临时议案,要求将本次增发底价调高至9.98元/股,并提议修改《公司章程》,缩减董事会人数。

  几经讨论,丹化科技方面并没有完全答应他的要求,6月2日给出了一个9.44元/股的折衷价格;与此同时,大股东丹化集团则宣布退出增发,似抽身以应对董荣亭的挑战。

  上海金煤突然变卦

  停牌数日,6月2日丹化科技携再融资修订案复牌。

  丹化科技推出预案的时间是今年1月,3月进行了一次修订,5月完成了第二次修改,这已经是方案的第四稿。

  几经修订之后,投资者可以发现募资总额已从19.38亿元调整为17.80亿元,调减金额约1.58亿元;股份发行数量上限则由2.8亿股调整为1.9亿股,调减数量为0.9亿股。

  丹化科技的增发方案“缩水”,源自卖家接连变卦。

  他们原计划将大部分募集资金用于收购通辽金煤的少数股东权益,将其变成全资子公司,即“私有化”;随着卖家的接连退出,该项计划也化为了泡影。

  通辽金煤的股东拒绝出售股权,合情合理,因为这家公司已经开始盈利。

  通辽金煤拥有20万吨/年煤制乙二醇装置,以褐煤为原料生产乙二醇。

  在此之前,乙二醇皆采用石油路线进行生产,其主要用途是合成聚酯,并以此生产涤纶、塑料瓶。乙二醇产品供不应求,2014年国内进口量高达845万吨,替代空间巨大。

  招商证券石化分析师柴沁虎透露:“在煤炭、原油价格皆处于正常时期,乙二醇的市场价多在7000元/吨以上,而煤制乙二醇的生产成本尚不足5000元/吨,盈利强劲。不足之处在于,采用此路线无前人经验可供借鉴,一切都要靠自身摸索。”

  通辽金煤的煤制乙二醇项目早在2009年12月就已投产,生产过程中却不断暴露出诸多问题,当中最主要的问题是产品品质。

  丹化科技曾透露:“煤制乙二醇产品所含杂质较高,紫外透光率未达标,不能用于合成聚酯,只能用作低端的防冻液。”

  产品应用无法取得突破,通辽金煤出现亏损成为必然。2011-2013年,该公司的亏损金额分别为1.39亿元、1.01亿元、2.22亿元。

  此状况直到去年才有所改观。

  随着品质的不断提升,2014年聚酯工厂开始逐步接受煤制乙二醇产品,并将之与石油制乙二醇进行掺混,以降低成本。当年,煤制乙二醇副产品草酸也突然供不应求、价格飙涨,受益于此,通辽金煤终于首度实现盈利。

  于是,在丹化科技筹划本次定向增发之时,河南能源集团率先向他们说了“不”。资料显示,河南能源集团现持有通辽金煤20.21%的股权。

  3月,福建中科跟着变卦,宣布退出增发,拒绝出售持有的通辽金煤6.32%的股权。

  在6月2日的新方案中,上海金煤也和丹化科技解除了股权转让协议。

  资料显示,上海金煤现持有通辽金煤2.47%的股权,这家公司是丹化科技的关联方,丹化科技的控股子公司丹化醋酐是其股东之一。

  “我们不好揣测对方的意图,总之,为什么不卖,大家自己去想吧。”丹化科技证券代表蒋照新回应。

  牛散提议“涨价”

  丹化科技的定增新方案最大的变化还在于调整了增发底价、认购方。

  预案推出时,公司给出的增发底价为6.80元/股,3月上调为6.89元/股,6月2日变成了9.44元/股,这个价格已与其停牌前的收盘价12.02元/股缩小了差距。

  丹化科技作出这样的决定与公司二级市场股价走势有关,但最大推动力还是来自于二股东董荣亭。

  5月26日,董荣亭突然向丹化科技递交临时议案,要求将增发底价上调至9.98元/股,并提议修改《公司章程》,将董事会人数从9人缩减为5人。

  董荣亭,53岁,现为上海王朝酒店管理公司董事长。与“资本大鳄”刘益谦相似,他也喜欢搞收藏,藏品几乎囊括了中国近现代京派、海派所有名家。

  当然,董荣亭更爱玩股票,2010年便投资过北方稀土,并短暂做过这家上市公司的第四大股东。

  董荣亭介入丹化科技的时间较早。2011年三季度,他首次出现在丹化科技的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之列,持股数量为1905.97万股,排名第四。

  随着股价持续下跌,董荣亭随后进行了数次补仓操作,直到2014年11月踩过5%的红线,构成一次举牌。此时,他的持股数量已升至4022.63万股,A、B股皆有,在股东名单里排第二位。

  董荣亭要求丹化科技提高增发底价,书面给出了三个理由:一、通辽金煤煤制乙二醇技术已趋完善;二、煤化工项目预期收益有所提高;三、丹化科技股价现已出现上涨。

  实际目的却路人皆知,即通过抬高增发底价,刺激丹化科技股价上涨,以此谋求自身解套或提高投资收益。

  二股东突然发难,丹化科技唯有接招。

  新的增发底价9.44元/股较9.98元/股低了0.54元,但计算依据更充足,即不低于定价基准日(6月2日)前20个交易日股票交易均价的90%,符合相关规定。

  为避免激怒这位牛散,丹化科技还同意将两份方案一并提交股东会审核,供股东做选择。

  但他们也有所提防。在新方案中,大股东丹化集团已宣布退出增发,改为从二级市场增持,增持额度不少于2.5亿元,期限为两年。

  丹化集团用心良苦。

  一位投行人士透露:“大股东放弃参与增发改为增持,给外界最直观的印象是他们愿充当强有力的后盾,让机构放心‘扫货’。然而,从二级市场买股,买入价会更高,这明显不符合其自身利益。”

  “我个人认为,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规避关联交易,以此获得投票权。届时,丹化集团定会否决董荣亭提交的修改《公司章程》议案。若董荣亭作出反击,也对新方案投反对票,丹化集团将与他贴身肉搏,并力保新方案过会。”该人士透露。

  6月2日,丹化科技方面未对上述说法作出回应。

丹化科技(600844) 详细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