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2月13日 星期五

财经 > 证券 > 正文

字号:  

比尔·阿克曼 今年有点烦

  • 发布时间:2015-11-07 00:43:24  来源:中国证券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海外聚焦

  □本报记者 黄继汇 纽约报道

  比尔·阿克曼(Bill Ackman)是美国对冲基金行业的明星人物,49岁的他是典型的“高、帅、富”,时常因投资言论成为媒体的聚焦。不过今年他似乎流年不顺,重仓的医药股Valeant出事给他带来不少麻烦。

  支持布隆伯格当总统

  作为潘兴广场资本(Pershing Square)首席执行官兼基金经理,阿克曼经常出席各种论坛。在纽约多次见到他的论坛发言,英俊帅气、才思敏捷是他给人留下的印象。

  10月初在纽约彭博社举行的市场最有影响力人物峰会上,主持人请阿克曼对市场发表预测,而阿克曼的预测也颇“与众不同”。

  他预计彭博社的创始人,前纽约市长,亿万富翁迈克·布隆伯格将竞选美国总统,获胜且对市场产生极大提振。“布隆伯格一宣布竞选,市场就会大涨5%;如果获胜,那么市场将再涨10%。”这个有几分开玩笑的预测获得会场一片笑声和掌声。

  在许多美国人的眼里,纽约市市长这一职位是仅次于美国总统的一个宝座。布隆伯格2014年从纽约市长位置上卸任,在他12年任期里,每年只收取一美元象征性工资。百姓对他的好评不少,许多人称他是 “最好的纽约市长”。

  而另一方面,作为彭博社的创始人,布隆伯格的身价也随着公司的发展而水涨船高,目前的身价接近400亿美元。

  阿克曼说,如果布隆伯格参选,他会全力支持,并且支持布隆伯格很“便宜”,因为他太有钱了,你根本不需要为他竞选筹款“写支票”。

  当时在我身边有一个日本投资者,一遍鼓掌一遍对我说:“他(阿克曼)管理的基金业绩去年太疯狂了。不过今年的势头有些不妙,10月份的时候还处于赔钱的状况。”

  认为GE不够便宜

  阿克曼被认为是一名激进投资者,他于2004年创立潘兴广场资本管理公司,目前管理资产约190亿美元。

  阿克曼执掌的对冲基金去年以约40%的收益率傲视群雄,位于全球大型对冲基金排行榜中居首。

  阿克曼投资的特点是对上市公司的研究深入,重仓看好的公司。由于以往战绩辉煌,因此他对公司的点评往往会影响到股价。每当他公开评论哪个公司的时候,大家都会“竖起耳朵来听”。

  在彭博论坛上,阿克曼评论了当时的市场热门的几只股票。此前另一位知名对冲基金经理斥巨资买入通用电气(GE)股份。

  阿克曼证实,在通用电气把公司的房地产组合出售之前,他已经研究了GE。不过因为股价不够便宜,他没有买入。他表示,GE公司有很多顶尖人才,但其收购和资金部署一直不尽如人意,因此打压了股价。

  他说,“今年早些时候我们花了很多时间研究通用电气,我认为尼尔森(收购GE股份的基金经理)是正确的,我觉得GE前进的方向是正确的。GE实际上是一个运作非常好的公司,但谈到资金配置,公司在这方面绝对是失败的。”

  看好“两房”股票

  房利美和房地美这两个房地产抵押贷款担保巨头在金融危机期间被美国政府国有化,股价也大幅下跌。

  不过比尔·阿克曼对这两个公司颇为看好,并在多个场合指出目前公司的股价被低估。

  在9月哥伦比亚大学举行的一个论坛上,记者再次听到了他对两房的看法。阿克曼表示,他对房利美和房地美的未来持乐观态度。两家公司如果采取正确的改革,他们的股价会比现在高很多。

  在阿克曼看来,房利美和房地美对美国经济至关重要。他认为,美国中产阶级面临的最大威胁是房屋出租价格的上升。“如果你没有自己的房子,即使你是中产阶层中的一员,你也会有问题。”他说,“中产阶级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你的生活成本,你的房租是不固定的,是浮动的。”

  阿克曼表示,房利美和房地美的设立使中产阶层购房更容易获得融资。通过两房,购房者可以固定利率贷款30年,而且这个系统已实行了45年。

  他批评在两房国有化后,美国财政部拿走了两房大部分利润。他说,两房国有化的最大坏处就是,美国政府介入并且获得一家企业全部的利润。

  重仓股“翻船”

  阿克曼的投资也并非一帆风顺,他重仓的全球仿制药巨头Valeant在10月21日遭到机构做空,当日暴跌近20%,市值一日内蒸发近100亿美元。阿克曼随后增持股票,并且召开电话会议,力挺Valeant,但目前来看其他投资者似乎并不买账。

  做空机构香橼在报告中称Valeant是 “制药业的安然”,公司有大量关联交易,销售数据虚假等问题。

  Valeant是阿克曼最重要的持仓,潘兴资本持有2150万股Valeant股票。阿克曼和Valeant关系密切,去年两家曾联手斥巨资竞购肉毒杆菌生产商艾尔健(Allergan),最终以失败告终。阿克曼对香橼的看空做出反击,他表示不会减持,在21日大举增持200万股Valeant股票。

  10月31日阿克曼就Valeant召开投资者电话会议,据媒体报道,参会者高达上万人,足见市场对阿克曼的关注。

  阿克曼仍然力挺Valeant,认为股价被严重低估,他预计未来三年公司股价会大涨。他也批评Valeant在公共关系上仍有不足,需就市场关心的问题给出更多回答。

  阿克曼的这场电话会议让许多人想起他和营养保健品公司康宝莱的口水战。阿克曼2012年开始做空康宝莱,2012年12月,阿克曼公开陈述他做空康宝莱的想法,引发康宝莱股价大跌。此后另外一些知名对冲基金买入康宝莱股票,与阿克曼展开对攻。2014年7月,阿克曼做了一个3个半小时关于康宝莱的公开演讲,称已投入5000万美元调查公司是否是一个骗局。不过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他演讲的当天,康宝莱股价上涨了25%。

  比尔·阿克曼(左一)在哥伦比亚大学的一场讨论会上

  黄继汇 摄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