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2月16日 星期一

财经 > 美股 > 美股公司 > 正文

字号:  

阿克曼惨亏数十亿美元 曾以中国传销做空康宝莱

  • 发布时间:2015-10-26 09:01:00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杨菲

  令人炫目的大涨和突如其来的急跌,这个充满矛盾冲突的故事在制药巨头Valeant公司身上上演了。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截至今年6月30日,Valeant在过去五年累计涨幅逾11倍,是美股市场上当仁不让的超级大牛股。本周三(10月21日),受做空机构“香橼研究”指责Valeant使用了“类安然”策略进行销售造假一事影响,Valeant当日一度暴跌近4成。

  与8月6日还处在263.8美元历史峰值的Valeant股份相比,截至上周三收盘,股价已滑落至88.5美元。香橼开出的这剂“泻药”令高配Valeant公司的比尔·阿克曼等对冲基金明星一夜间浮亏数十亿美元。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阿克曼表示,他不会减持持有的Valeant股票,并于当地时间10月21日增持了200万股Valeant股票。

  Valeant公司否认香橼指控

  上周三,做空机构“香橼研究”(Citron)指责Valeant公司使用类似安然公司(因造假已破产)的会计策略,通过虚构客户形成虚假的销售记录。纽约时间下午1时20分左右,Valeant股价一度暴跌38%,逼近1994年以来该股最大单日跌幅。

  香橼研究表示,Valeant公司目前使用一种被称为“PhilidorRX”服务的专业药房,用以储藏存货,并将那些交易记作销售。“这是否是安然第二?”香橼报告指出,“这些相似之处太过相近,以致于很难让人忽视。”

  由安德鲁·莱福特创建的香橼研究,一直坚持批评Valeant的商业模式,谴责其依赖于对制药商的收购,随后推高产品价格,并长期在市场上这样操作。在周三发布的报告中,香橼指责Valeant使用虚幻账户愚弄了审计机构和投资者。

  事实上,Valeant一直处在“美国老药涨价争议”的风口浪尖上。香橼认为,Valeant的涨价行为恰恰掩盖了其增长乏力的真相。

  此外,香橼公布的几个药店名字,包括了R&O药房,后者与Philidor共享一个电话号码,在网站上的文字描述也类似。

  针对上述指控,Valeant公司回应称,“PhilidorRX”服务是一家在宾夕法尼亚州持牌药房,向其他药店如R&O药房提供后端服务,包括呼叫中心,理赔裁决,IT和物流支持,以及合规/HIPPA法规指导。

  Valeant公司辩称自身与专业药店的关系是分销自身的药物,并称被拿来和安然公司做比较是毫无根据的,Valeant表示,只有当药物送至患者时,销售才会被记录。

  Valeant急跌惨亏者阿克曼:“矢志不渝”做空抨击康宝莱传销

  如果从年初算起,截至今年8月,Valeant股价累计涨了83%,但若以年初迄今来看,其股价累计跌去17%。在过去52周里,Valeant最高股价出现在今年8月6日,当时报263.8美元。截至周三美股收盘,股价已滑落至88.5美元。

  随着Valeant股价的暴跌,一大串带着“顶尖投资者”光环的股东名单随之浮出水面,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这份名单包括了对冲基金明星比尔·阿克曼以及红杉基金的管理者。

  根据高盛一份报告,Valeant公司一直备受美国对冲基金经理青睐,截至今年二季度,Valeant出现在了32家对冲基金前十大持仓股名单中,平均持股比例占其整个投资组合的10%。

  截至今年6月30日,Valeant最大流通股股东为“RuaneCunniff及Goldfarb公司”(管理着81亿美元的红杉基金),持股比例达9.93%,T.RowePriceAssociates紧随其后,持股占比6%,比尔·阿克曼执掌的潘兴广场以5.71%持股比例位列第三大流通股股东。

  如果假定上述机构自第二季度结束没有改变其仓位,那么据此计算,“RuaneCunniff及Goldfarb公司”账面损失达49亿美元,阿克曼执掌的潘兴广场损失28亿美元。

  另据华尔街见闻9月16日刊文报道,三年了,华尔街激进投资者比尔·阿克曼(Bill Ackman)为做空康宝莱还在孜孜不倦的努力着。

  康宝莱国际公司英文名字Herbalife(英文的意思是“草本生活”),总部设在美国洛杉矶,成立于1980年。康宝莱中国总部设立在上海,康宝莱在海外采用直销模式销售产品,是全球主要的直销企业之一。

  阿克曼作为2014年华尔街“最牛”基金经理,管理着规模190亿美元的潘兴广场资本,他曾在今年9月份发表了一份29页长的PPT,将营养保健品公司康宝莱(Herbalife)和维玛(Vemma)进行比较,认为这两家公司极其相似。而后者近日正被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控告存在非法传销、不道德招聘、非法获利等行为。

  阿克曼早在2012年年底就指责康宝莱是在运作一个金字塔式的传销骗局,并给出了目标股价:0美元。他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亲口或发表报告唱空康宝莱。

  阿克曼领导的Pershing Square基金曾公开持有康宝莱至少10亿美元的空头头寸。不过事与愿违,随着丹.勒布(Dan Loeb)、卡尔.伊坎(Carl Icahn)及索罗斯等对冲基金巨头纷纷加入做多康宝莱的行列,该公司股价扶摇直上,2013年涨最大幅近190%,这令Ackman一度巨亏至少5亿美元,不过他本人依然对做空康宝莱信心满满。

  2012年12月20日,阿克曼用了三个半小时陈述他做空康宝莱的想法,引发了康宝莱股票下跌;去年7月时阿克曼发表了自称为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一次演讲”,称已投入5000万美元做调查来证明康宝莱是传销组织。当时他在演讲结尾时甚至饱含热泪,情绪激动地向康宝莱CEO喊话称,“康宝莱在伤害美国辛辛苦苦的百姓。是时候关门了!”不过这回讽刺的是就在他长达3小时的演讲过程中,康宝莱股票反而暴涨25.45%。

  除了公开喊话和发表报告,阿克曼为做空康宝莱也是挖空了心思。在2013年9月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发去一封长达52页的检举信,并花费至多361万美元“赔偿”一位康宝莱内部员工,让他敢于出面指控康宝莱的问题。

  康宝莱也显然会否认阿克曼一切指控,该公司称潘兴广场资本质疑康宝莱商业模式,纯属污蔑,潘兴广场资本是因为自己做空了康宝莱股票才不顾一切抹黑康宝莱。

  不过事实上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和联邦调查局已经从去年开始正在调查这家康宝莱的商业行为,目前还没有得出结果。

  根据2002年6月6日美国国会通过的《反金字塔式销售法案》。该法案在第2款(1)规定了“金字塔式销售”的定义:“(A)给参与者的回报来自于新加入者所付出的金额;(B)向新参与者作出许诺,给其投资以巨额回报;(C)使用诈骗或欺骗的销售方式,导致资源有限的、不知情的个人受害。”

  “今年被联邦贸易委员会定罪禁止的"Fortune Hi-Tech"公司在不少方面和康宝莱极为类似。现有的法律足够认定康宝莱从事"金字塔式销售",我们需要的只是执行法律。” 阿克曼曾表示。

  不过也有专家表示,监管机构认定“金字塔式销售”,需要确认人们购买直销商品的原因是希望通过发展下线购买商品来致富而不是需要产品本身。监管机构希望看到产品本身拥有价值。而康宝莱做了很多文件来证明其销售的营养品是很好的产品,证明康宝莱确实有真正的消费者客户。

  直销界最著名的案例,是1979年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对安利的最终认定。经过几年的争论,联邦贸易委员会认定安利并非金字塔式传销公司,做出这一决定的依据有:没有要求直销商交纳人头费用;直销商没有存货负担;直销商没有从发展下线获取奖金;直销商手中未销售出的可卖商品可以被公司买回。

  阿克曼自2012年5月开始首次向保健品公司康宝莱发难,2012年末康宝莱股价曾短暂跌至每股27.2美元,随后便一路上涨,2014年的1月股价冲至每股88.18美元的历史最高点。最近半年多里,康宝莱股价逐渐从年初30美元的低点回升至55美元附近。

  阿克曼这位现年49岁的激进投资者在2014年表现不俗。去年,他的基金回报高达40%,而对冲基金平均回报率仅为3.78%。同期,标准普尔500指数上涨了13%。

  据彭博报道,针对突如其来的Valeant暴跌,阿克曼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回应称,他没有卖出手中任何Valeant公司股份,反而在周三买进了200万股,耗资2.3亿美元。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