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09月19日 星期四

证监会原副主席高西庆:证监会被埋怨因权力太多

  • 发布时间:2016-03-12 10:42:23  来源:新京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张少雷

高西庆 全国人大代表、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新京报记者 李飞 摄

  去年6月至7月间的股市异动、今年1月初的熔断机制等股市大事件,使各界对证券法修改充满期待。日前,张德江作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时表示,证券法修改今年将提上日程。

  证券法修改对于证券资本市场能起到多大作用?导致股市异常波动的主要因素都有哪些?就这些问题,新京报专访了全国人大代表、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高西庆。

  高西庆是我国资本市场的创始人之一,曾任证监会副主席、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等职务。在他看来,证券法对于规范证券市场会起到一定作用,但是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一部证券法难以解决所有问题

  新京报:各界对于证券法修改充满期待,你觉得修法会给证券市场带来多大改变?

  高西庆:在整个法律框架中,证券法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整个民事行为是一个民法的范畴,民法范畴里分出民商法,商法里面又分出来公司法,公司法里再具体分出来上市公司,上市公司中公开发行证券的,才是证券法的调整范围。因此,证券法对于规范证券市场会起到一定作用,但是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新京报:哪些重要问题是证券法这一部法律难以解决的?

  高西庆:比如怎样厘清政府和市场之间的关系。就证券法而言,其本身的很多规定都是技术层面的,不应该指望证券法能够把政府和市场的全部关系都表达出来,这不是证券法的任务。

  那么规范政府和市场关系的任务落在了哪里?落在了《宪法》里,党的决议中。从十八大公报,到十八届三中全会、四中全会、五中全会的决议,说得很清楚。三中全会提出:“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证券市场要搞好,首先就是落实这个规定。

  新京报:厘清政府和市场之间的关系,这方面的问题在证券市场表现得突出吗?

  高西庆:表面看来,证券市场似乎这方面的问题比较突出,可是我觉得,证券市场不算是最差的,因为存在的问题基本都显现出来了,证券市场的市场化程度还是比较高的。比如,一些干预会对指数的波动有影响,可是这些干预并不能决定指数是多少,这是做不到的。

  证监会总被埋怨是因为权力太多

  新京报:20年前你就提出过推行注册制,去年底的全国人大常委会也通过了关于注册制的授权决定,可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并没有提及注册制,对此你怎么看?

  高西庆: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推行注册制,当年的老同事就打电话问我,你是不是很高兴?我说,第一我很高兴,第二我觉得没有那么快。因为注册制不是撤掉(证监会)发行部这么简单,而是整个公共治理的问题,在整体公共治理的一些矛盾没有解决之前,不能指望它在证券市场上单兵独进。

  新京报:亟待解决的是什么问题?

  高西庆:问题的关键是由市场来做市场的事,政府来做政府应该做的事,让市场来对资源配置起决定性作用,这是最基础的原则。前几天,有人问我,为什么证监会总被埋怨?我说是因为证监会的权力太多。其实官员们都很辛苦,一天干十几个小时,周末还经常加班,经常开会,结果呢?仍然按下葫芦浮起瓢,为什么?因为管的事太多了。这是我们整个政府治理的机制存在这样的问题,不是证监会自己想要把权力抓在手里。

  新京报:那么哪些是证监会该管的?哪些是不该管的?

  高西庆:监管者的职能是非常有限的。20多年前在证监会工作时,我就说过,证监会相当于警察,只管秩序。所以,证监会应该加大力度查处内幕交易、市场操纵。另一方面,可以由市场来做的事,审批也罢,市场每天的涨落也好,应该后退一步,不要管这些事。这样政府资源就可以更多地放在监管市场上。

  新京报:你的意思是说,证监会不应该对指数涨跌负责。那么救市呢?

  高西庆:我在证监会工作的时候,证监会曾经几次公开表态,不以股市高低来决定我们的业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就要求,政府不要因为股市的一时波动,就发言、表态、干预,使股民错觉,对指数的涨跌、跌到了哪里,政府是有底线的。当然,如果出现了金融危机这样的大问题,政府进行干预,国际上也是有先例的。

  调查股市异动可由独立第三方负责

  新京报:有关方面表示,证券法修改要吸取股市异动的经验教训。你觉得应该吸取哪些经验教训?

  高西庆:我刚才说了,第一位的就是政府明确你自己的责任是什么,在市场中该做什么。第二位的就是厘清监管部门的责任,监管部门现在有两个问题,一个是在资源分配方面权力太大;另一个是在打击内幕交易等方面权力太小。证监会如果把主要力量放在监管上,我相信用不了两年,在中国证券市场敢做坏事的人就会大大减少。

  新京报:你觉得,引发去年6月至7月股市异动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呢?

  高西庆:我其实已经公开呼吁过几次了,希望能有中立的来自第三方的研究报告。可到今天为止,大家都是用推理的方式、用直观的方式,总结出来各种各样的原因,场外融资、杠杆等等,一些机构也作出了一些研究报告。但这些报告一般都是几家证券公司根据自己的情况来写的,没有一家能够拿到整个数据,因为数据没有公开。拿不到数据怎么去研究?只能隔靴搔痒。

  从1987年开始,我研究过很多国家的股灾,他们是怎么做的呢?首先要搞清楚,股灾是什么原因造成的?那么他们会选择谁来调查呢?首先会排除有利益关系的人员,不能让调查人员先想办法择清楚自己,所以不会选择监管部门;再有,不能让直接参与者参加,所以不会选择某个券商公司。因此,调查人员会由诺贝尔奖获得者、经济学家等没有直接利害关系的人组成。

  新京报:那你认为在我国,这个问题可以怎么解决?

  高西庆:我建议,我们可不可以由全国人大或者其他部门牵头,成立一个调查组,授予其获取全部数据的权力,限期查明股市异动这类事件的原因,比如认为是场外配资造成的,那么就要调查场外融资怎么形成的,钱从哪来的,怎么进入股市的。

  熔断机制没问题是具体设计有问题

  新京报:今年一开年,熔断机制实行一周就被叫停,原因是什么?

  高西庆:熔断机制是美国1987年股灾之后推出来的,当出现大的波动之后,把所有的电脑停了,故意把速度降慢,停一分钟,停三分钟,停十分钟。而我们第一停得很多,第二国外的熔断点一般定在20%、30%,我们定在了5%。这些都是技术问题。

  新京报:也就是说,熔断机制本身没有问题,而是我们的具体设计有问题。

  高西庆:是的,我们不希望有黑天鹅事件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这类事件仍难以避免,所以就有了熔断机制。熔断机制是为了预防黑天鹅事件这样的偶发事件,所以熔断点不能太低。对一般性的波动,不能动用熔断机制应对。

  新京报:一些股民很愤怒,认为朝令夕改。

  高西庆:朝令夕改当然不好,不过,公平地说,证监会马上决定停止,这总比继续执行错误的决定要好。马上停止错误的决定,这是一个积极的态度。

  新京报:有人认为,中国证券市场存在的问题之一就是股民不成熟,你认可吗?

  高西庆:我特别反对这个说法,什么叫股民不成熟,股民成熟与否是和你这个市场本身发育有关的。我考察过很多国家的股市,平均来讲,中国老百姓的炒股能力,计算的能力、花的时间,在全世界我觉得都可以排进前十名。到了外国去炒股,中国人炒得好的很多。

  ★新闻内存

  熔断机制实施一周即暂停

  2015年12月4日,上交所、深交所、中金所正式发布指数熔断相关规定,设置5%和7%两档阈值,于2016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

  今年1月4日,2016年首个交易日,出现连续暴跌5%和7%,两次触发熔断机制,导致A股25年来首次“提前收盘”近一个半小时。三天后,沪深300指数再一次接连跌穿5%和7%的阈值,触发熔断导致提前收盘。对此,市场普遍认为熔断机制加速了股指的暴跌。

  1月7日晚间,三大交易所发布通知,自1月8日起暂停实施指数熔断。证监会也连夜对此作出回应,熔断机制不是市场大跌的主因,但权衡利弊,目前负面影响大于正面效应,因此决定暂停熔断机制。

热图一览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