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01月28日 星期四

刘明康:不是银行嫌贫爱富 而是小企业良莠不齐

  在3月5日的政协经济界小组讨论会上,各位委员纷纷将中小企业融资难的原因归结为银行嫌贫爱富,并最终导致了多数企业只能选择地下钱庄和民间借贷。

  更有委员直言,地下钱庄这种灰色地带现在处于“无人管理”的状态,这不仅给中小企业的发展埋下了隐患,更给社会造成了众多不稳定因素。

  “嫌贫爱富”,说的是银行;“无人管理”指的是监管机构,一时间,场内气氛颇为紧张。

  此时,端坐在场内一直沉默的新任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原中国银监会主席刘明康终于有些忍不住了,他拿起话筒向在场的委员说,实际上,银监会从来没有任何提示,让银行在放贷的时候戴上有色眼镜对待中小企业。但从银行的实际运行情况来看,中小企业贷款的不良率是正常贷款的3倍,在这种情况下,银行自然积极性不高。

  刘明康说,其实银行也知道中小企业在技术创新方面也很强,可现在中小企业的状况确实是良莠不齐。

  话音未落,有委员冲着刘明康大喊,“刘主席、刘主席,现在一些银行对企业太苛刻,太过分了,您得管管他们啊。”

  刘明康回应说,很多银行的制度并没有问题,只不过在执行的过程中,一些地方的银行加入了很多附加条件,使得企业左右为难。

  “跑路”背后是官商勾结

  对于前不久温州的因为民间借贷而发生的中小企业老板跑路现象,刘明康坦言,“中小企业现在鱼龙混杂,泥沙俱下,我觉得这有很多问题,而且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

  刘明康曾经劝阻遇到困难的中小企业老板,别跑,更别跳楼,并建议他们依法破产寻求保护。

  “因为冲的账都是银行的账,银行会按照坏账来处理,银行有准备金,1万多亿的坏账准备金在那里,就是让银行发现不良贷款给予冲账。”刘明康直言。

  但奇怪的是,就有一些中小企业家就是不选择破产保护,而是执意要“跳楼”、“跑路”。

  “我问他们,为什么要跑外国,为什么要跳楼?他说,刘主席,我们私下跟你讲句话,你把枪抵在我脑门上,我都不会讲出我借了哪些人的钱和高利贷。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就是民间借贷当中出现了官商勾结。枪抵在我脑门上都不会说出我借谁的钱,因为这些人都是非富即贵,权贵,他的太太给我的钱,我怎么能说得出来呢?因此我还不上,我只能一死了之,只能把这条命搭上。我说,为什么要死呢?他说,我跑不掉了,已经被跟上了。”刘明康说。

  为何会出现众多中小企业不惜一切代价从民间融资的情况?刘明康说,在机制上,人民银行在利率优惠、货币投放,银监会在风险监管的权重上,都已经向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进行了倾斜,实际效果也有进步,而且这几年支持的力度比过去稍稍大了一点,但是受到了金融危机的冲击。

  “信贷一紧缩以后,(银行)从国有企业收不回钱来,比如说交通部门,最后收谁的?就收到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头上。你不是一年一度的流动资金贷款,到期我就不续了,有这种情况。”刘明康说。

  银行不给中小企业续贷款,逼着一部分中小企业到民间借很高利息的贷款。

  并非大银行不支持中小企业。刘明康说:“我们没有办法告诉银行,你每年要放多少钱给中小企业,这就是行政干预了,但我们鼓励银行贷款给中小企业,而且鼓励大家不要歧视民营企业。”

  银行缘何不愿贷给中小企业,刘明康认为,还是缺乏诚信和法制。在他看来,目前中小企业呈现两极分化,糟糕的特别糟糕,好的也在注意自己的声誉,也在发展。

  对于有关银行利润率的问题。刘明康说,银行业的高利润和利润率,要看具体每家银行是怎样得来的。建议对每家银行的财务报表进行具体分析,看高利润是通过出色经营与节约资本、金融创新得来的,还是过于依赖利差收入得来。

  “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总体来说,给大家留下一个能赚钱的银行业,与留下一个亏损的、要大家救助的银行业相比较,能赚钱还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刘明康说。

  •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 编辑:蓝宇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