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01月23日 星期六

药企代表委员称药价低吃不消 卫生部长隔空喊话

3月4日,卫生部长陈竺在驻地接受中国网财经中心采访。中国网记者 马艺文 摄

  中国网3月5日讯(记者 马艺文)新医改实施三年来,群众对药价虚高依然不满,药企却因药价虚低苦不堪言,卫生部部长陈竺在隔空喊话:医改驶入了深水区,但水再深也要跨过去。

  药企代表委员诉苦:六支青霉素才能买一份报纸

  全国政协委员、科伦药业董事长刘革新昨日公开表示,某些省份“医改变药改,药改变基改,基改变价改”的简单做法实不可取,惟有同时推进各项配套体制改革,才能保证国家基本药物制度的顺利实施,这是社会各界形成的广泛共识。“一支80万单位青霉素的中标价只有0.17元。换言之,六支青霉素才能够买一份报纸,这是非常离奇的,这种现象在全世界的医药市场都匪夷所思。”刘革新称。

  全国政协委员、正大制药集团董事长谢炳亦表达了相同的观点,他认为在某种程度上,当前的药价管理政策与房地产调控政策有异曲同工之处,即采用政策手段压低价格,令百姓“买得起”,但企业却“吃不消”。

  全国人大代表、石家庄制药集团董事长蔡东晨就新医改提出自己的看法,他认为打破利益垄断最简单的做法是“医药分开”,医院只收打针、开方的钱,患者能够自由的去买药。

  全国人大代表、羚锐制药董事长熊维政建议尽快扩大基本药物目录。他表示,解决基本药物招投标问题可从三方面入手,首先,基本药物目录数量太少,应该尽快从目前的三百多种扩大到至少六七百种;其次,基本药物应有一个统一的质量标准;最后,新药应该直接进入目录,起码要保持一定的比例进入目录。

  卫生部长隔空喊话:破除“以药补医”下了最大决心

  3月3日,卫生部部长陈竺在人民大会堂外接受媒体采访时强调,政府对公立医院改革,破除“以药补医”下了最大的决心,但目前来看水比较深,“不过即使再困难也要跨过去。”他坦言,任期最后一年最想做的事情便是推动医改。

  时隔一天,陈竺在驻地再次对中国网财经中心表示,“以药补医,包括加成部分、流通过程虚高部分,都必须革除,否则再多的钱也堵不了黑洞。”陈竺说,一定要改革,尤其是在招标采购环节,不仅是药物,还包括耗材。

  陈竺表示,解决以药补医难题,首先要对公立医院改革有个顶层设计,找到合适的路径。现在公立医院补偿渠道有三个:政府拨款、服务收入和以药补医。取消以药补医后,要加强政府对公立医院的投入,更重要的是要发挥好医保在支付制度改革中的关键作用。“要撬动价格机制改革,原来有以药补医,医疗服务价格被扭曲。现在要把过低的护理费、诊疗费、手术费提上来,有降有升,总量控制,调整结构。”陈竺说。

  在谈到2012版基本药物目录时,陈竺透露,新版增加了一些专科用药。“当然,基本药物的单子是不能太大的,应该是一个合理的规模。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大约是400种,我国还有中药,中药大约占三分之一。我们会有一张比较合适的单子。”陈竺强调,基本药物不是基层药物,它的定义是防治疾病必须的、安全有效的、公平可及的药。

  • 来源:中国网
  • 编辑:闻育旻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