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2月25日 星期二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常州“毒地”事件波及江山股份

  • 发布时间:2016-04-25 01:50:19  来源:新京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常州“毒地”事件持续发酵引发社会强烈关切,同时也在资本市场引发震动,其中一个遭遇这件黑天鹅事件的上市公司即是江山股份

  这家中化集团旗下的公司正在展开新一轮的资本运作,而交易标的恰恰正是此次“毒地”事件漩涡正中央的常隆化工。

  在监管层发函表示关注之后,拥有央企背景的江山股份会否顺利收购常隆化工,本次重大资产重组能否顺利推进也被打上了一个问号;而押宝江山股份及其资本运作的众多机构也将面临是走是留的抉择。

  收购常隆化工引发深交所关注

  3月28日,江山股份宣布拟以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方式收购常隆化工部分股权,不过随着4月17日常州“毒地”事件将常隆化工牵涉其中,交易也引发交易所的关注

  4月17日,“江苏常州外国语学校近500学生身体异常”一事被央视曝光,迅速引发外界关注,导致学生身体异常的一片“毒地”原系三家化工厂,其中最大一家即是常隆化工有限公司。值得注意的是,常隆化工当前正处于两家上市公司实施资本运作的关键节点。

  主营农药业务的常隆化工于2000年在原国有常州农药厂和常州有机化工厂的基础上改制组建而成,2013年7月实施资产优化重组,被纳入号称“中国农药第一股”的诺普信旗下,后者目前持有常隆化工35%的股权,但目前正筹划将其出手。

  常隆化工可能的下一个主人是另一家农药板块的上市公司江山股份。3月28日,江山股份董事会审议通过,公司与诺普信等方面签署《重大资产重组框架协议》,拟采取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方式收购常隆化工部分股权。

  与前两者相比,江山股份的背景更为显赫,其隶属于央企中化集团旗下,官网上自称为中国历史最悠久的国家农药重点骨干企业之一,2001年上市。

  在常州“毒地”事件曝光之后,深交所已经向诺普信发来了关注函。

  市场普遍关注,常隆化工是否应为本次“毒地”事件埋单。关注函表示,如果常隆化工需要承担“毒地”事件的赔偿责任,诺普信须说明该事项对2016年经营业绩的影响并提示相关风险。此外,对于江山股份和诺普信之间的这项交易,关注函要求说明该交易可能因“毒地”事件受到的影响。

  江山股份公告称,公司将在交易洽谈过程中更加审慎地论证标的公司的各种风险,并在协议中明确标的公司资产交割日前的风险归属,以确保江山股份及投资者利益不因此受到损害。

  业绩疲弱 江山股份屡谋并购

  随着草甘膦泡沫破灭,江山股份业绩大幅下滑。2014-2015年,江山股份的净利润从2.02亿元骤降至0.11亿元,堪称断崖式下跌

  对于江山股份来说,收购常隆化工起因自其本身主营业务的持续低迷。

  梳理年报看到,江山股份业绩在2013年经历爆发式增长。2013年营收仅仅从30.08亿元小幅增长至31.63亿元,但净利润却从3332万元暴增至3.02亿元。

  公司表示,2013年,公司主产品之一的草甘膦受需求拉动及国家环保核查力度的加大等因素影响,草甘膦行业景气度较高,出口价格高位运行。

  随着草甘膦泡沫破灭,江山股份业绩大幅下滑。2014-2015年营收分别萎缩至29.76亿元和26.77亿元,净利润在2014年下滑至2.02亿元,去年降至0.11亿元,堪称断崖式下跌。

  在收购常隆化工之前,江山股份也曾尝试过在其他领域谋求并购。

  2012年底,江山股份宣布拟出资不超过2.1亿元收购泰国本土农化巨头LADDA集团90%的股权。其后,江山股份还宣布,出资50万新币(约243.5万元人民币)在新加坡设立全资子公司,进一步拓展公司海外业务。

  然而,江山股份的并购之路并不平坦。江山股份2013年6月公告称,因未能就股权收购相关条款达成一致,决定放弃收购泰国LADDA集团。

  众多机构押注江山股份

  江山股份年报显示,众多机构均在2015年买入江山股份。而随着交易标的常隆化工遭遇“毒地”事件这一“黑天鹅”,押注江山股份的机构也面临是留是走的选择

  2015年9-10月期间,伴随着股市的大幅震荡,江山股份却持续涨停,公司在这两月密集发布了多份有关股价的公告和回函,内容无一例外,均是澄清目前并无重组计划。

  到了当年年底,市场预期成功兑现,江山股份2015年12月26日表示,因筹划重大事项而停牌。

  2016年3月28日,江山股份董事会审议通过,公司与诺普信等方面签署《重大资产重组框架协议》,拟采取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方式收购常隆化工部分股权,从而掀开了此次重大资产重组的神秘面纱。

  新京报记者梳理江山股份年报看到,众多机构均在2015年买入涉及此次资本运作的江山股份和诺普信。而随着交易标的常隆化工遭遇“毒地”事件这一“黑天鹅”,本次资本运作能否成功也被打上了一个问号。

  年报显示,截至2015年年末,交银成长混合A、交银先进制造混合、交银蓝筹混合、交银国企改革灵活配置混合均跃居2015年公司十大股东之内,并不同程度加仓江山股份。截至一季度末,上述机构仍保留了2015年年底时的仓位。

  其中,交银成长混合A在2015年持股数量从零跃升至968万股,持股比例4.89%,位于第三大股东。而交银成长混合A的年报显示,江山股份为其第三大重仓股,占其净值比例为6.29%。

  除了基金之外,国家队也在去年“押注”了江山股份。2015年第三季度,汇金和证金双双跻身公司十大股东之内,持股比例分别为2.06%和1.61%。不过,证金公司在年底退出了十大股东行列。

  目前,江山股份仍处于停牌当中,对于此次黑天鹅事件的影响,公司公告称,将持续关注相关事件的进展,更加审慎地论证标的公司的各种风险。

  江山股份未回复新京报记者的采访函。

  □新京报记者 赵毅波 北京报道

江山股份(600389) 详细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