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5月16日 星期一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炼钢炉前追梦人

  • 发布时间:2015-12-09 05:28:11  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锟是古代一种优质的赤铁。

  曹锟,一个有着硕士学位,从炉前工、操枪工、炉长、段长、调度长成长起来的车间副主任,生来就与钢铁结下不解之缘。

  练就火眼金睛

  早上7时40分,阳光下的武钢股份炼钢总厂看上去是金色的,地面上也有一层薄薄的金色粉末——这是炼钢产生的氧化铁皮。

  在有着7个液晶屏幕的调度室,记者见到了武汉钢铁集团公司炼钢总厂二分厂炼钢车间副主任曹锟。调度室的7个屏幕监控着钢铁冶炼的全过程,其中一个屏幕显示着炉口火焰的收缩频率和亮度。“这用来判断钢水的温度,我看火焰的收缩频率,就能判断出炉内钢水的温度”。曹锟介绍说,“如果温度不达标,这炉钢水等级要么下降、要么废掉,损失都是以数十万元甚至百万元计”。虽然有专业设备进行温度测量,曹锟却练就了这样一双火眼金睛。此外,他还能用肉眼判断出炉中翻滚的钢花的碳含量。在2010年第五届全国炼钢工大赛中,他凭此绝技,零误差判断钢水温度,碳含量误差也不超过0.01%,获得实际操作第一名。

  曹锟练就火眼金睛非一日之功。2006年7月,从武汉科技大学钢铁冶金专业研究生毕业后,曹锟被分配到武钢二炼钢厂工作,从此便扎根在炼钢炉前。初上炉台,他被那火热的炼钢场景、宏大的生产现场所震撼:操作室里上百个操作按钮在闪烁,各式各样的机器设备在轰鸣,奔涌的钢流在炼钢工的操作下铸成优质的钢坯,一切紧张而有序。

  刚迈出校门的曹锟意识到,要想在炼钢平台真正成就一番事业,就必须扎根基层,练就过硬的技术本领。“我的第一个导师说,要想成为一名合格的炉长,得沉得住气,从‘低’做起。”曹锟回忆说。从那以后,炼钢平台上多了一个勤学好问、刻苦钻研的身影。他先后拜车间高级工程师和车间资格最老的炉长为师,学技术、学管理,在短短两年多的时间里掌握了转炉合金、摇炉、加料、操枪和炉长五大工种的操作技能,完成了普通职工至少七八年才能完成的进步过程。

  从书生到炉长

  作为冶金专业研究生,曹锟理论知识丰厚,但在实际操作中,理论有时会不好用。在一次工序衔接中,他计算的理论时间与实际差别很大,结果要铸的钢水快浇完了,他这边的钢包车还没有推出去。炉长连忙协调将铸坯拉速降低,才将生产衔接上。一次交接班检查,他由于疏忽造成氧枪粘渣故障,刚炼到第二炉枪头漏水引起粘渣。那几天天气很好,不存在散装料潮湿不利于化渣的情况,这让他失去了警惕。炉长当时只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但那一眼令曹锟感到巨大的压力。

  他开始努力学习技术操作知识,一般新手一个月要出几次粘渣故障,但曹锟很快就再也没有犯过错,炉长第一次感受到这个炉前工的与众不同。适逢班组抽调人手支援四分厂,炉长便安排曹锟做操枪工。操枪工相当于炉前主操,炉长不在时就替炉长安排人测温、取样、加合金、兑废钢等。曹锟说话温文尔雅,还不习惯给他人安排工作。炉长过来一看,炉前乱哄哄一片!炉长怒吼一声:“曹锟,你的蚊子声音谁听得见?主操就是主操,该怎么安排就大声喊出来!出了事我在后面顶着!”

  这让曹锟深受鼓舞,这句简单的话改变着他固有的思维模式。第二天,曹锟略带腼腆地吼出了第一嗓:“加合金、上料!”一股令人慑服的气势从他身上发散出来,各岗位紧密配合,炼钢按程序运作起来,炉长大喜:就要这个调调!

  6个月后,根据武钢的人才培养战略计划,曹锟转岗到甲班,他相继熟练掌握了炉前、兑合金、加料、摇炉等各个工种,足迹踏遍炉台的每一个角落。2009年,30岁的曹锟以理论、操作双第一的好成绩,成功竞聘为车间甲班2号炉的炉长,成为炼钢二分厂建厂30多年来学历最高的炉长。

  曹锟想:我要当最好的炉长,炼最好的钢!可炉长是没那么好当的,刚上任,他就犯了一个低级错误!在转炉加废钢时,由于炉口小,炉前工和天车司机配合失误,6吨废钢料坠入渣车槽。当时曹锟脑袋“嗡”地懵了:那可是一堆废钢山啊!他和班组几个人站在渣道内喘着粗气,设法用钢绳去拉大的废钢块,小块的用手一点点捡拾。可到了晚上11时多,他们还没有干完,上夜班的人就快要来接班了!其他炉子上的人闻讯赶来,在交班后纷纷留下来帮忙,半小时后,终于将渣道清理完毕。

  这次教训让曹锟深深明白,要做好一名炉长是多么不容易,同时也懂得了团队配合的重要性!

  以创新精神抗“寒冬”

  2011年,我国钢铁行业受到原料涨价和市场过剩的双重影响,开始进入5年寒冬期。如何在市场上取胜?武钢决定转向高牌号取向硅钢、高强度汽车面板及高性能钢种的生产。作为炉长,曹锟深感责任重如山,逆流而上,不进则退。

  当时车间取向硅钢HiB钢的产量大幅提升,拿到冶炼标准后,曹锟感觉责任重大,从兑铁到出钢,有几百个数据需要严格控制,特别是这个钢种成分范围狭窄,比如Mn含量浮动必须控制在百万分之几,有些合金哪怕加错拳头大小的一块,都可能导致整炉钢水炼废。好几种合金加料每次必须精确到0.1公斤,相对于整炉百吨钢水而言,就像驾驶飞机高速穿越天门山,必须精准稳!

  曹锟带头对各项成分进行精确化,不断优化各项操作工艺,确保班组每个人跟得上炼钢标准的变化。在冶炼过程中,他保持清醒头脑,眼睛紧盯炉膛,观察各种成分不同温度下火焰的变化……功夫不负有心人,担任炉长期间,他实现了全年硅钢炼成率100%的目标,并连续70多个月实现无任何钢种的改钢和回炉,不断刷新班组纪录。

  随着武钢公司品种结构的调整,曹锟凭借过硬的专业知识水平,通过优化工艺,不断给熔剂成本“瘦身”。他带领团队在2号炉进行了18个炉次的试验,用部分石灰石成功替代了活性石灰。该试验推广后,全年可降低成本千万元。近年来,他还先后参与推广应用WESP工艺降低熔剂消耗、一键脱硫技术的应用与推广、取向硅钢底吹氮技术的开发与应用等37个科技攻关项目。

  在炼钢厂近10年的经历,给曹锟巨大的成就感——操控价值上千万元的设备,每炉钢水价值近百万元;算产出,一个月自己的团队能创造两三个亿的价值。如今,35岁的曹锟身上有很多称号——全国钢铁行业技术能手、中央企业青年五四奖章……他成了武钢年轻人中的“技术派”偶像,厂里新进员工纷纷向他学习,主动要求下到炉前工作。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