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5月22日 星期天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鲁迅、胡适与“鸟”

  • 发布时间:2015-11-14 01:30:49  来源:科技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人物纪事

  鲁迅和胡适还是有很多共同点的,鲁迅写了《中国小说史略》,胡适则有《中国章回小说考证》。我估计,他俩和洒家一样,古典小说中可能更加爱读《水浒》,为什么这么说呢?《水浒》中李逵的名言是:“招安招安,招个鸟安!”“杀到东京,夺了鸟位!”我有一个发现,两位新文化运动的大师,都爱用李逵们常用的这个“鸟”字。

  鲁迅是比较粗野的,他的书房即取名为“绿林书屋”,绝对没有士大夫那么雅致,虽然手无缚鸡之力,与“水浒”中人,似是同道。鲁迅的血液中,带有很强的野性。在厦门时,深更半夜,将尿的尿从楼上往下泼等等,这些“劣迹”是正人君子所没有的。所以,当瞿秋白说他是喝狼奶的人时,当瞿秋白发现了他的狼性时,他甚至感到心灵被照亮了,写下了“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这样的条幅相赠。这是两个一样有着野性的正统社会的叛逆者和掘墓者的心灵契合。所以,鲁迅“鸟”随口出,犹如天成。在《范爱农》中,留学生抵横滨,被关吏翻出一双绣花的弓鞋来,鲁迅“心里想,这些鸟男人,怎么带这东西来呢”,很是不满。好一个“鸟”字,既可读出鲁迅心态的年轻,还能看出他的野性。

  胡适留学西洋,不是长衫马褂,就是西装领带,衣冠楚楚,正人君子,属鲁迅说的“有身分的上等人”一类。可是,或许《水浒》看多了,耳濡目染,竟也出口成“鸟”了。

  1915年夏,一向温文尔雅、宽容大度的胡适,已确定转学哥伦比亚大学攻读哲学博士学位,一时心血来潮,做了一件事后心中“甚为懊悔”的轻率之事——当时驻华盛顿清华学生监督处的主办书记钟文鳌,热心于中国社会的改革,在每月给学生寄支票的同时,信封里总要插入一张小传单,印有:

  不满二十五岁,不娶亲。

  废除汉字,取用字母!

  多种树,种树有益。

  平时,胡适熟视无睹,总是把它丢进纸篓了事。而此时,他却在钟文鳌的小传单背面写上:“像你这样的人,既不懂汉字,又不能写汉字,而偏要胡说什么废除汉字,你最好闭起鸟嘴!”好一个“鸟嘴”,一向太过阴柔的胡适,骤然有了一股阳刚之气!

  有人说,这是文质彬彬的胡适一生中唯一一“鸟”(似乎是唐德刚说的),其实不然,我后来又发现了胡适甚至比鲁迅还多了一“鸟”。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初的一个“双十节”的前夕,上海的几家报馆约胡适做纪念文章,他因为时间紧,便做了一首诗,题为《双十节的鬼歌》,最后一节写道:

  别讨厌了,可以换个法子纪念了!

  大家合起来,赶掉这群狼。

  推翻这鸟政府,起一个新革命,造一个好政府:

  那才是双十节的纪念了!

  温和的一向主张改良的胡适当了一回“革命党”——他居然要“推翻这鸟政府”了!

  伟哉,胡适!

  台湾作家吴锦发写了中篇小说《消失的男性》,一个爱鸟者,把自己变成了鸟,身上长满羽毛,飞了——成了标准的“鸟人”。在现实生活中,我们骂“鸟人”时,多是念作飞鸟的“鸟”,电视连续剧《水浒》也是这么念的。这是错骂了,读错音了。查《现代汉语词典》,所谓“鸟”,同“屌”,“旧小说中用作骂人的话”。

  实实在在的骂人话,出自鲁嘴,不足为奇;出自胡嘴,真是胡说!

  “鸟”就“鸟”了,其奈我何?不亦快哉?“不须放屁,试看天地翻覆”!满嘴脏话虽粗俗,一生不“鸟”非丈夫,老舍说,“粗野是一种力量,而精巧往往是种毛病”,胡适终于克服了“毛病”,从而获得了阳刚的力量,终于像了一条汉子!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