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2月14日 星期六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创业者说“双创”系列访谈之②——飞利信陈洪顺:合伙创业重在配合

  • 发布时间:2015-10-23 10:42:00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祝惠春  责任编辑:罗伯特

  

  飞利信创始人陈洪顺

  飞利信(300287):国内领先的?“视听控一体化”解决方案提供商

  北方交通大学旁,一座不高的四层写字楼,对于这最开始百十平米的办公地点,陈洪顺依稀记得那时租金在三块左右。那是1997年,北京飞利信电子技术有限公司成立。

  此时,陈洪顺43岁,从国企下海创业,时势所迫。当时他所在的东风电视机厂和牡丹电视机厂合并,安排他到牡丹厂却非所愿。国营单位人员分流,一部分同事下海自谋生路。但是年龄摆在这儿,陈洪顺没有勇气主动跳下海。这时曹忻军找到他,问是否对研发一个项目感兴趣。陈洪顺欣然接受,每天在家专注做研发,不上班,跟小伙伴“自己干事”,自然而然,就加入了飞利信。父母均有收入,爱人有正当工作,没有后顾之忧。飞利信开始创业的时候,就很规矩开工资。爱人看他“没白天没黑夜”的工作,都不知道他下海创业了。

  为攻克技术难关走到一起

  没有韩剧式的命定结合,也没有《中国合伙人》之间的曲折关系。飞利信的五个联合创始人通过一个研发项目,进行业务合作,走在了一起。大家凑一块,合计注册个公司踏实做,飞利信诞生了。这种理工式的专注和合作,从一开始就注入公司基因。“五个技术型人才,从开始创业就是在研发产品。”曹忻军,北京工商大学主修电气技术;杨振华,中国传媒大学主修电视与工程系信号与系统;王守言,清华大学主修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硕士学位;陈洪顺,强项机械制造;赵经纬,中科院研究院,主修软件。尽管如今赵经纬已经调走去学校教学,陈总说“这五个人一直在,一直都是”。

   从一个拳头产品生发

  从前政府工作会议使用的弱电产品,一部分是进口产品。但产品用户基本是政府机关,主要是人大、政协、党委机关,涉及到安全性,中文显示转换的问题。飞利信看准这个机会,五个创始人各自发挥所长,自主研发了飞利信音视频会议产品。“当时国家专业做这个东西的特少,没有拿它作为一个产业,一个市场来考虑。我们从开始就研制这个音视频会议系统,就看到这个市场,围绕这个痛点,把这个产品不断的研发下去,做起来了。”项目研发完顺利通过鉴定,公司成立第一年,挖到第一桶金200多万。“赶着机会了,也说明我们对市场的判断正确。”

  随着一张张订单的飞来,飞利信加入到人大机关、政协机关信息化,人力资源信息化等电子政务建设中,为人大、政协、军队、企事业单位等提供?“视听控一体化”解决方案相关信息化服务。

  创业十八年来,飞利信从单一音视频会议系统有了横向的拓宽和产品深入研发,还形成纵向的上下游全包服务。一些重大的国际性会议,包括人民大会堂的亚欧首脑会议,会议服务系统的集成,都有飞利信的身影。

  会议音视频是一个完整的系统,从产品研发,硬软件生产到维护服务,飞利信都有建立了相应部门管理。客户购买设备后,工程部门负责实施安装,后期有专门的运维服务部提供服务。另外,会议议程的管理需要软件控制,所以飞利信有软件部门,一些硬件需要自己制造,也在湖北等地建立了生产基地。

  音视频专业在整个办公楼设备里,属于弱电系统这个范畴。有的时候往往招投标的是弱电系统,无形中把整个楼控里面的安防、监控,还有门禁管理都揉在一起,就这样,飞利信的业务空间自然扩开了:“比如智慧城市,监控就是采集图像处理,数据做分析,而会议在现场也是扩声加上图像、显示,再通过后台的软件把整个会议的进程给管理起来,包括会议进程记录,技术上都是通的,所以我们很自然的就做下来了。”陈洪顺说。

  对飞利信而言,从弱电系统到大数据管理,也是一个自然的业务延伸。“实际上大数据共享、分析,还有数据安全的问题,是目前一个很新的产业。我们既有业务会经常遇到如何整合记录会议数据之类的问题。”自然而然,飞利信参与到政府大数据业务中,“平安城市”、“智慧城市”就是飞利信大显身手之处,平安丽江项目就是参与的项目之一。

   技术与需求密切结合

  飞利信的经营特色之一,就是对每一个客户深耕细作,用客户新的需求带动产品升级。“我们对客户的需求比较敏感,是飞利信一个最大特点。我们完全可以根据客户的需求给他定制,他提出的一些需求是否合理,我们可以给他做分析,可以给他建议。一般公司怕麻烦,但是我们恰恰愿意做这个事。我个人我还真愿意做,你提的需求越难实现,我们就越有兴趣。”

  技术与需求的密切结合,是飞利信经营的另一体会。对客户群的业务需求的了解,也是飞利信能够取得市场,跟客户长期保持关系的关键因素之一。“光有技术也不行,技术再先进,你做出的产品跟客户的需求如果有距离,这个市场客户不一定能认可你。我们会结合客户的成本,投资的能力,提一些建议。”

  飞利信在完全自有知识产权上有个香饽饽般的核心竞争力—流媒体实时总线技术(PRSMBus),不仅能高宽带传输,而且能够严格控制延时和传输优先权,尤其针对多路语言、视频高速同步并发传输是一种完美的解决方案,具备国际领先的技术水平。“中国过去是一个大加工厂,还不是一个制造厂,连制造厂都不如,现在要提倡中国制造转为中国创造了。我们争取这个技术不单在国内被认可,在国际上也能被大家认可。”陈洪顺笑着说。

  与此同时,飞利信自己有很成熟的施工的体系和售后维护体系来保证施工质量。“关键的时候一些关键岗位,必须我们施工人员做,别人会做也不敢让他做,形成一种习惯了。做这块责任挺大,风险也挺大,因为这个行业客户较集中。做得不好的时候,很快坏影响就扩散出去。”陈洪顺体会,对施工质量的技术要求、客户需求的定制、售后和维护也是至关重要:“我们是不做一锤子买卖,卖完系统挣完钱就走人,不这么做。我们要把系统整个验收完,取得客户的确认,甚至开过一两次会议,客户用得好了没问题了,按合同约定,我们才能按期收到全款。”

  长期形成的对产品质量,服务质量严格把控的管理特色,让飞利信的会议视频服务基本上没经历过意外情况:“一次会议合作时,选票箱用我们的,扩声和签到系统用另一家同行的。结果他们真是出问题,感觉会场马上要失控了,责任确实很大。我只能替他们惋惜,感觉挺难受的。”

  追求“人有我优”

  2012年飞利信上市了,几个老股东之间并没有特别庆贺。只是挂牌的头一天请了一些新闻媒体热闹了一下,第二天敲锣后,晚上大家聚餐,回忆一下创业之路,但是每个人心里还是挺自豪的。

  上市三年来,飞利信的收益基本上按照增长利润的目标走,没有冒进。尽量保持稳一点不失误,打好基础。公司从上市开始基本一直这么走下来,每年增长都符合预期。当我们询问股价时,他居然答不上来。显然,陈洪顺对股票价格显得“漠不关心”:“术业专攻、以实打虚。我不关心,也从来不玩股票。不如把自己公司的事情做好,股价肯定上去。我们能在产品研发这块,在行业里比别人做得好,这就够了。”

  说到创业之难,陈洪顺一个感受就是所有好坏经历,都在忙碌的公司发展中被搁置,连痛苦也是:“最痛苦的是,前两年在湖北建工厂的时候,常住那儿,生活也不习惯。不过现在回看,挺有成就的,几个大楼建起来了,看着有点“沾沾自喜”的感觉。”陈洪顺说,投入做事,抛弃了很多陪伴家庭的机会。

  说到找创业方向,陈洪顺说,互联网时代,想找某个你想做而别人想不到的行业,可能发掘起来很难了。但是分析一个原有市场,找到你能够完成的,跟别人不一样的东西,并让用户认可你,这个可以是发力点。“哪怕做一个保洁人员扫大街,扫得好,今后就可以管五六个人,甚至再好的话可以管几个片区,可以成为一个管理者。做得再好,你成劳动模范。关键是不是切实能做好,能吃这个苦。先不要想自己今后做到什么程度,把眼前的事做好,做得比别人好,我觉得就行,别人就会认可你。”

  合伙人相处重在配合

  在飞利信,几个联合创始人一路走开,风雨同舟。“核心股东很团结。我们几个人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离开,在利益上没有红过脸。”陈洪顺说:“我年龄在里面最大,对钱,对需求的奢望很低。人别过分,别贪,一贪准坏事,别说不义之财,包括自己应得的,差不多也就算了,不要在利益上看得太重。大家所有的人基本上也是这个心态,大家都是一心一意把企业做好,做得比别人好。”

  几个创始人之间除了经济上不计较,有一点就是相互之间配合的很好。什么叫配合?陈洪顺说,真正把事情做好,不光是做好自己的一环。要想到所做之事跟谁有关联,找到结合点,替搭档多伸手做一下,这就叫配合。双方都这么想,就交互了,干活就不累了。老想着这结合点我躲远点,他再躲远点,中间永远有一条沟,谁去填它去?比如,在工作中,尽管陈洪顺不懂软件专业:“从我的理解主动想到他会需要我去给他提供什么东西,做软件需要硬件平台,硬件平台什么时候运转起来?你要了解这个时间点。规定了十天以后,八天就给提供不就相当于对他是个支持吗?”

  第三点是专业上大家都互相信任:“在做机械这块,做结构这块,甚至我负责生产这块,他们都信任我,知道这件事大家说完之后,大家相信我能做出来。”

  平时真正生活上,大家交流感情反倒真不多:“反正我们这个团队不多,好像真没有。在一起吃饭,有什么困难,大家感觉对谁有什么意见,怕有一些错觉的事情,会交流一下。偶尔重大事情大家会通一下气,说一下,这个东西会要。在大家相互之间信任的时候,我觉得还是少一些形式上的东西好。有时候形式太重要之后就虚了。那些实的东西,真正的重点就会因虚打折扣了。我们很简单。”(经济日报记者 祝惠春)

  系列稿件:

飞利信(300287) 详细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