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7月15日 星期一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开滴滴的车刷uber的单

  • 发布时间:2015-07-20 15:32:24  来源:国际商报  作者:李子晨  责任编辑:罗伯特

  作为通向北京著名的后海酒吧街的必经之路,午夜的地安门外大街依旧车水马龙。

  “要想在这条路上打上车,全靠运气,所以我们叫快车吧。”准备回家的笔者朋友朱小姐熟练地打开滴滴打车App,下了单,此时滴滴快车的页面上20多个小车标密密麻麻的排在叫车页面上,可见有不少司机正在这片区域等待拉活。

  一分钟后,司机赵先生打来电话,他让笔者和朋友一直向南走,去找他停在地安门内大街路边打着双闪的黑色大众速腾,“掉头到地安门外接你们那得堵死。”

  上车后,赵先生连声道歉:“不好意思,让你们走了一段路。之前我本来也是接了一个uber的单在地安门外,就是不想过去,我一直摁取消,但平台那边还一直派给我,索性我就把uber给关了,打开了滴滴。”

  原来赵先生既是uber的司机也是滴滴快车的司机,这引起了笔者的兴趣。其实在移动出行市场风起云涌的当下,这种现象并不罕见,大多数搭上了滴滴、快的、uber、嘀嗒的司机都是身兼数职,在不同的平台上注册,也在拼车司机、快车司机、专车司机等角色间转换着。

  但赵先生显然是个老手了,他似乎也挖到了角色转换中潜藏的“金矿”。“你知道什么是刷单么?”赵先生神秘地对笔者说道,“就比如我在淘宝上花十几块钱买一个乘客信息,然后空驶几十公里,uber会给车主补贴2.5倍的车价,相当于能赚小100块钱。也就是说我不拉乘客也能赚到拉活儿的钱。”

  不仅如此,赵先生有3个手机,有时候他开着uber的单,也同时拉滴滴快车的乘客。“一边拿着uber的补贴,一边也有滴滴快车的奖励,这个活儿一个月能赚个上万块。”

  显然赵先生用几句话就给笔者展现出了一个移动出行市场业已形成的灰色产业链,而高额的补贴正是这个产业链如罂粟般存在的根源。在滴滴打车、uber等移动出行应用正在中国大地上上演争领地、夺司机的补贴大战中,不知道有多少司机正像赵先生一样觉得补贴钱“不赚白不赚”地在路上奔忙着。

  “一旦有补贴很难避免作弊的情况。刷单跟补贴的力度相关,如果平台的订单足够多,就不需要每一单都补贴司机。比如一个司机一天期待着能收入300元,而平台的订单不够多,只有30多元的订单,平台不补270元司机就可能不干了。”滴滴打车总裁柳青如此解释不断把融资的钱烧在补贴上的意义,没有补贴,司机兴致不高,这种模式也就难以为继了。但她也自称:“我们把刷单当作恐怖主义一样在斗争”。

  目前的刷单有两种模式,一种是犯罪团伙刷单,他们会通过使用模拟GPS机,制造巨大的虚假单量,一个月能刷几千万,对此柳青表示,一经发现必须打击,会交送公安局处理。还有一种就是司机的刷单,即用自己的另一个手机冒充乘客的,对于这种情况,“公司的基本原则是惩戒初犯,清理惯犯”。

  尽管平台对司机刷单的态度具有“包容性”,但坊间盛传交通运输部正在会同相关部门制定深化出租汽车行业改革的指导意见和《网络预约出租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或将对这类游离于法规边缘的移动出行市场现象,带来一次彻底的变革。

  据称,《办法》中将要求出租汽车经营者不得为排挤竞争对手或者独占市场,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倾销,扰乱正常市场秩序。此外还要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者在实行市场推广和促销奖励时,必须提前10日将奖励和促销方案向社会公告,否则最严重将停业整顿或吊销营业执照。可见,《办法》的以上约定将对各类移动出行发放的高额补贴进一步约束,也将从法规上打击消灭灰色产业链。

  对无序的市场行为加以规范无疑是让各种行业走向正轨的必由之路,但没了刷单,补贴也受到约束,像赵先生这样的司机们服务于移动出行市场的热情还会高吗?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