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1月26日 星期三

财经 > 期货 > 期货资讯 > 正文

字号:  

中东格局生变 油价反弹有戏

  • 发布时间:2016-01-05 09:30:00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田燕

  横亘在阿拉伯民族和波斯民族的仇怨之火总是一点就着,这次两个“仇家”重揭疮疤的导火索是什叶派教士尼米尔。得知沙特阿拉伯处决尼米尔后,愤怒的伊朗示威者向沙特驻德黑兰大使馆发起冲击,沙特昨日宣布与伊朗断绝外交关系。长期对抗的中东两大国借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缓和关系的希望再次破灭。

  世仇难解

  沙特内政部称,该国司法机关2日处决了47名犯有恐怖主义罪行的囚犯,过去曾多次发起并参与反政府示威的什叶派尼米尔便在此之列,他是2011年沙特爆发“阿拉伯之春”示威活动的核心人物。

  “双面”尼米尔一边被沙特视为恐怖分子,一边在伊朗却备受推崇。哈梅内伊表示,杀害这样一名提倡去恶扬善、对宗教、充满热忱的饱学之士肯定是罪行。不仅是伊朗官方,2日当晚,许多伊朗民众也开始进行抗议,包围并且攻击了沙特驻伊朗大使馆,造成使馆起火、财物被毁。3日深夜,沙特外交大臣朱拜尔在记者会上宣布,沙特和伊朗断交,沙特驻伊朗外交官撤离伊朗,并且责令伊朗外交人员48小时内离开沙特。

  尽管上一次断交出现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沙特和伊朗这对宿敌明争暗斗却由来已久。教派不同是此次两国发生摩擦的直接导火索。在伊朗和沙特,伊斯兰教都是国教,不过伊朗是什叶派的代表,而沙特是逊尼派占主导。

  宗教派别的不同以及在地缘政治上谋求话语权的博弈,构成了两国多年来交恶不断。除了宗教派别不同,伊朗和沙特长期在伊核问题、中东其他国家如巴林和也门等地区问题上针锋相对。

  从更大的地缘格局来看,沙特是美国传统的亲密盟友,伊朗则相反。在经济方面,沙特和伊朗分别是中东的第一和第二大经济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数据显示,2014年沙特经济总量近7463亿美元,排名世界第19位。伊朗的经济总量近4165亿美元,排名世界第29位。

  变局丛生

  沙特处决什叶派宗教人士触发的地区紧张关系持续发酵。沙特宣布与伊朗断交后,巴林政府宣布断绝与伊朗外交关系,并责令伊朗外交人员在48小时内离境。同时,巴林决定关闭驻伊朗使馆并撤回外交人员。此外,苏丹决定驱逐伊朗驻苏丹大使。阿联酋召见伊朗特使,宣布降低对伊朗的外交级别。

  中国社科院西亚北非研究所助理研究员魏亮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表面看这次冲突是由于教派问题引发的纷争,实际上仍然是沙特和伊朗两个大国在海湾地区的实力角逐。借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域外的美俄两大国同步卷入中东乱局,区域内埃及、土耳其、伊拉克、叙利亚都面临国内政治势力纷争不止的巨大风险,今年中东将开启力量格局重构的漫长阶段。”

  2015年是伊朗“被崛起”的一年,随着美国取消制裁,伊朗在等待一次强势回归。美国2001年打垮塔利班政权,以及2003年推翻萨达姆政权,曾处在萨达姆政权和塔利班两大敌对政权夹击之下的伊朗地缘环境逐步改善。

  与此同时,阿富汗和伊拉克战后动荡不止,尤其伊拉克什叶派得势,使这两国不再是遏制伊朗的前沿哨所,相反中东隐然出现了一个伊朗-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真主党构成的什叶派“新月地带”,为伊朗崛起提供了难得的潜在盟友和“缓冲地带”。

  “下月伊朗将举行一会选举,这意味着保守派和改革派的斗争博弈会在今后一段时期更加激烈。此外,作为一个特殊政体的神权国家,事关推举精神领袖的专家委员会改选同样引人关注,今年涉核制裁取消的进程能否顺利推进都对未来伊朗国内局势产生影响。”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一直认为,美国和伊朗战略利益本质上没有冲突,1979年伊斯兰革命至今只是一段非正常时期。在伊斯兰革命之前,伊朗政权才是美国在中东和南亚的基石。沙特以及其他中东王室都明白这段历史,并且害怕历史重演。沙特最担心的问题不仅仅是伊朗的核能力,而且是核计划可能让伊朗追求的地区霸权最终合法化,而这在过去30年中从来没发生过。

   油价反弹

  沙特王室手中的王牌“石油”效力正在下降。新能源特别是美国本土的页岩石油减少了美国对沙特的依赖。在刚刚挥别的2015年,国际原油市场可谓惨淡,纽约原油期货价格和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分别下跌了30%和35%。

  中东地区两大重要产油国关系紧张,引发国际原油市场震动。消息传出后,纽约油价跳涨约3%,升破每桶38美元关口。布伦特原油也上涨超2%。魏亮指出:“地缘政治因素可能促使油价出现短期阶段性反弹,但全年来看,国际原油市场供过于求的总体形势没有改变,筑底反弹尚需时日。”

  一直以来,原油供应过剩是打压国际油价的根本因素。进入2016年,欧佩克继续维持高产、伊朗原油有望逐步解禁、美国原油出口“开闸”都会使油价进一步承压。去年12月,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法案,美国长达40年的原油出口禁令被解除。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此前研究显示,如果美国2015年解禁原油出口,到2020年,美国原油日产量将比不解禁多130万-290万桶。

  除了供应不断增加的压力之外,美元步入升值周期、资本市场投机基金集中抛售、全球经济增长乏力等因素进一步阻碍了国际油价回升的步伐。

  市场分析人士认为,原油市场矛盾的冲突点在于供给增加而需求乏力。当前全球经济处于低谷期,欧洲经济复苏缓慢,新兴经济体增速放缓,不过不安定的地缘政治因素依然存在,这可能成为刺激油价出现阶段性反弹的支撑之一。

  沙特伊朗关系回顾

  1979年

  伊朗爆发伊斯兰革命后,革命领袖霍梅尼奉行“输出伊斯兰革命”的外交政策,引起了邻国沙特的嫉妒与恐慌。

  1987年

  穆斯林圣城麦加朝觐期间发生朝觐者大规模冲突,导致402人死亡,其中275人为伊朗人,这一事件令沙特与伊朗关系一度濒临破裂。

  1997年

  以压倒性优势上台的伊朗前总统哈塔米着手修复与沙特的关系,结束了伊朗伊斯兰革命后两国关系近20年的紧张状态。

  2003年

  伊朗与沙特对抗重现:美国推翻萨达姆政权后令什叶派掌权,导致该国倒向伊朗;同时,沙特对哈塔米继任者内贾德推进伊朗核计划及攫取海湾地区主导权的趋势越发担忧。

  2011年

  “阿拉伯之春”运动令两国嫌隙加深,此后维基解密曝光沙特曾要求美国在伊核谈判中坚持强硬立场。同年,有消息称伊朗蓄谋暗杀沙特驻美大使,沙特称伊朗将为此付出代价。

  2012年

  沙特与伊朗的冲突在叙利亚战场上近乎白热化:沙特成为反对派武装的主要支持者,而叙政府军则受到伊朗支持下的什叶派民兵的大量补充和弹药援助。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