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09月20日 星期一

财经 > 证券 > 上市公司 > 正文

字号:  

上海家化“扣非净利”11年首降 原董事长吐槽

  • 发布时间:2016-03-21 02:10:35  来源:新京报  作者:徐伟  责任编辑:阎明炜

  在历经长达两年内斗,高层集体换血后,上海家化联合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上海家化”)交出了新管理层稳定后的成绩单。

  3月11日,上海家化发布了2015年年报。年报显示,过去一年,上海家化业绩增速放缓,扣非后净利出现了11年来首次下滑;同时,以高毛利著称的化妆品板块毛利,也出现下滑。

  上海家化方面对新京报记者回应称,短期内,公司受大环境影响经营有波动,但是从长期来看,公司具有明确的长远规划,对研发、渠道、营销上的投入将助力公司在未来发展得更加稳健、扎实。

  “大股东不把家化搞好,无法交代”

  被看做中国民族化妆品产业旗手的上海家化,在新管理层交出的成绩单面前,略显黯淡。

  上海家化2015年年报显示,营业收入58.46亿元,同比增长9.58%,增幅创5年来新低。得益于出售天江药业的投资收益,上海家化2015年归属净利润高达22.09亿元,但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仅为8.17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下滑了6.38%。

  这也是上海家化扣非后净利润11年来的首次下滑。

  对于出售天江药业,上海家化的意图是聚焦主业,但一位专注消费品、医药的职业投资者称,天江药业出售的价格过于廉价了。在年报发布后,上海家化前董事长葛文耀在微博上表达了对出售天江药业的惋惜之情“天江是个‘现金牛’,卖掉了扣非每股收入下降2毛多。”

  在葛文耀看来,经营性现金流大幅减少,应收款、库存大幅上升,说明塞货严重,塞货造成的坏账坏货会严重影响今后几年的业绩,因为化妆品是有期效的商品。“大股东不把家化搞好,无法交代。”葛文耀在微博上写到。

  对此,上海家化方面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葛文耀针对公司应收账款、存货和经营性现金流而做出公司塞货的猜测并不正确。

  “应收账款的问题是公司根据行业及整体经营情况,在2015年初将部分加盟商向自营销售转换,在这一过程中,由于去年百货经营非常困难,导致回款相比以往延迟。”上海家化方面称,库存问题主要是由于公司因相关法律法规调整而对特定品类的产品进行了集中备货。

  “经营性现金流的下降,有应收账款等方面的原因。”上海家化方面称。

  去年上海家化人事动荡时,上海天强管理咨询公司总经理祝波善,表达了对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难磨合的担忧。

  “现在的情况已不是简单的磨合问题,而是反映了金融资本对于产业资本的驾驭能力方面的问题,因为目前已经是金融资本在主导着上海家化的管理运营。”面对上海家化2015年的业绩,祝波善说。

  毛利率下滑,“是一个预警”

  对于业绩下滑,上海家化将原因归于日化行业增速放缓以及商超、百货等传统渠道增速的下降。一位长期从事日化销售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上海家化旗下产品由于定位在高端,其铺货主要集中在百货渠道,而在大卖场、超市占比相对较少。

  上海家化旗下拥有佰草集、高夫、美加净、启初、六神、家安等。相对其他品牌,六神和佰草集较为知名,更是为上海家化发展开疆辟土。

  但近年来,韩系品牌快速渗入国内市场,与此同时,低端草本概念竞品亦迅速挤压佰草集市场份额。

  竞争环境的恶化与渠道低迷,上海家化毛利率由2014年的61.82%下滑至59.18%。其中,个人护理用品、化妆品、家用护理用品均有2%左右的下滑。以高毛利著称的化妆品成本增加了17.69%的同时,毛利润也下降了2.04%。

  前述职业投资者指出,高端消费品的关键数据在于毛利额,毛利额的增长是品牌建立后自然而然的结果,而有了足够的毛利额,才有充足的子弹去做营销,进一步拓宽品牌的护城河,“过去2-3年上海家化是在不断透支佰草集的盈利能力。由于缺乏相应的品牌投入,因此尽管利润快速增长,实际上护城河是不断被削弱。”

  中投顾问化工行业研究员常轶智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作为日化行业中高端消费品提供者,毛利率不仅表现企业的盈利能力,还反映出企业品牌价值。对于高端品牌而言,其产品附加值的大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品牌价值的高低,“上海家化去年毛利率有所下降,对公司是一个预警。”

  员工激励计划泡汤,高管报酬总额增7成

  2015年,上海家化对333名管理人员和骨干员工等实施了股权激励计划,目的是“吸引和稳定人才”。

  具体的实施方案是,以2015年至2017年三个会计年度进行行权、解锁。其中,2015年的业绩考核指标为:2015年营收较2013年增长不低于37%,且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达到18%及以上。

  2015年,上海家化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为46.5%,满足该激励计划第一期行权、解锁一项条件,但由于营收较2013年增速为30.8%,低于激励计划中的37%。因此,上海家化将回购并注销2015年6月19日授出的166.64万股股票。

  在此期间,上海家化还有21名激励对象由于各种原因与公司终止了劳动合同。面对公司业绩的下滑,有分析人士指出,第一期股票解锁失败,大有可能影响家化员工积极性,从而引发人事变动。

  上海家化方面称,公司正在检讨本期限制性股票和股票期权未能满足解锁和行权条件的原因,将根据行业发展和公司运营的实际情况筹划新的激励方案,并力争在2016年度落实新方案。

  在业绩没有大幅增长的情况下,上海家化的员工数却从2014年的1523人增加到了2080人。在人数增加4人的情况下,2015年,上海家化支付给全体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的薪资为1687万元,较2014年的994万元增长69.6%。

  上海家化在年报中解释称,2015年公司通过充分的市场调研,设计、推行了对标市场并具有竞争力的薪酬福利体系。

  原总经理王茁:“随它去吧”

  上海家化现任董事长谢文坚,曾立下五年发展战略的“军令状”,目标是2018年将实现营业收入120亿元、跻身中国市场份额前五位。这意味着上海家化未来5年的复合增长率将达到23%左右。

  谢文坚带领的职业经理人团队,是受大股东中国平安委派接手上海家化的。2013年,上海家化经历了长达两年的内斗,最终原董事长葛文耀、原总经理王茁被迫出局。

  “市场上新品牌层出不穷,大量欧美、日韩名牌强势入侵,国内消费主力逐渐年轻化,如何让老品牌焕发新生获得年轻人的青睐,是上海家化要面临的一个严峻问题。”常轶智说。

  上海家化方面表示,2016年公司将从内生增长和外延式增长两个维度进行开展工作:内生式增长方面主要从深化企业改革、调整渠道布局等方面进行努力;外延式增长方面,上海家化会继续积极寻求潜在的并购机会。

  有市场人士猜测称,大股东中国平安有可能将上海家化作为资本运作平台,把一些之前投资项目打包装入其中,进而实现股权投资退出的目的。

  但上海家化回应称,平安集团作为家化的大股东,对公司的业务发展给予充分的支持和信任,对家化的未来发展前景充满了信心,也对日化行业的未来十分看好。“我们并未听说所述大股东对家化的打算。”

  3月17日,新京报记者与上海家化内斗中出局的原总经理王茁取得联系,请他对上海家化去年的业绩做出评价。王茁只是回复了短短几个字:“Let it be(随它去吧)”,“四时行焉,百物生焉”。

上海家化(600315) 详细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