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12月04日 星期六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低通胀:欧元区挥不散的阴霾

  • 发布时间:2016-03-13 22:30:43  来源:国际商报  作者:杨舒  责任编辑:罗伯特

  论对低通胀问题的担忧,欧元区比多数经济体早了约一年多的时间,只可惜这提前一年有余的忧虑并未给欧元区在解决低通胀问题上带来什么先发优势,低通胀至今仍是欧元区挥之不散的阴霾。

  做得多见效少

  欧元区官方开始正视此轮低通胀问题可以追溯到2014年6月,正是在当月,欧洲央行宣布实施负利率,成为第一个步入负利率的主要央行。资料显示,随着同年年初爱尔兰、葡萄牙等重债国先后退出欧元区援助机制,欧元区也渐渐走出了困扰多年的债务危机,可孰知前脚刚拔出债务危机泥淖,后脚欧元区就陷入了低通胀的陷阱,债务危机期间投资乏力、消费低迷的问题仍然影响着欧元区经济的基本面。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欧洲研究部副主任姚铃分析称,当初为了还清债务,欧元区各国不得不紧缩财政,这客观抑制了消费者需求,随着债务问题逐渐可控,消费疲软带来的一系列问题凸显,以此计价的消费者物价指数(CPI)更一直徘徊在低位,与欧洲央行2%的通胀目标线相距甚远。

  为了刺激经济尽快复苏,欧洲央行执行了一系列货币宽松措施,包括进一步下调利率;从小范围内执行“量化宽松”,即实施购买资产抵押债券(ABS)的长期再融资操作,到对欧元区整体进行主权债务购买。

  在欧央行不惜代价一轮轮的刺激下,衡量通胀的数值指标CPI确实有了些许改善,这给了执行QE政策的欧央行些许安慰,但后期CPI接近却始终无法达到2%的预定目标,又让市场再次质疑欧央行和欧元区经济。

  对此,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副所长王朔指出,欧元区其实“不差钱”,问题是资金都停留在银行和国债市场而不愿且不能进入经济循环之中。一方面,由于欧元区经济增长前景不确定,银行对不良资产评估谨慎,惜贷;另一方面,企业自身也没有在恶劣经济增长环境下扩大生产的意愿。这直接导致QE执行效果打了折扣。王朔由此进一步指出,QE只是给欧元区争取时间,解决欧元区低通胀问题的真正办法还在于成员国和欧元区整体的结构及机制改革。

  外部环境“突变”

  祸不单行。就在欧央行用QE为欧元区经济走向良性通道争取时间和空间时,全球经济环境竟出现了“突变”,令欧元区本就难贯彻的结构性改革“雪上加霜”。

  就欧元区结构性改革,王朔曾表态称,结构性改革本就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如果此时经济大环境活力不足,这一过程还将更难推进。目前欧元区经济整体增长有限,要想加快结构性改革,不如寄托新兴市场需求,让外部增长红利通过出口环节为欧元区经济增长注入动力,推动结构性改革。

  然而现实情况是,新兴市场由于自身结构调整市场需求放缓,同时油价领跌全球大宗商品市场进一步加大了欧元区低通胀的压力。

  以欧元区经济增长重要引擎德国出口为例。德国联邦统计局3月10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德国1月季调后出口月率为-0.5%,低于预期值0.5%,连续第二个月环比下滑。德国工商联会分析师VolkerTreier表示:“德国经济今年开局疲软,中国经济增速放缓打压了德国出口,巴西和俄罗斯的需求也疲弱。”

  油价方面,姚铃分析,油价小幅走低或许会起到拉低生产成本、刺激经济增长的效果,但是油价大幅度走低就将导致工资水平下降,进而加剧通缩风险,之前所谓的给经济复苏带来的提振作用将远不足以抵消需求端消费下降带来的负面影响。

  可怕的是,截至目前,这两大会对欧元区CPI产生重要影响的外部因素并未显现出根本性改变的迹象。欧盟统计局最新一组数据显示,欧元区2月CPI同比下滑0.2%,为去年9月以来首次出现负值,不及预期。2月核心CPI同比增长0.7%,同样不及预期,创2015年4月以来最低水平。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