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7月06日 星期三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教授称低收入者可合娶老婆 李银河:这事没问题

  • 发布时间:2015-10-26 15:18:00  来源:中国广播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新安晚报 安徽网讯昨天下午,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李银河携带自传《人间采蜜记》在合肥纸的时代书店与合肥读者交流。作为一位颇有争议的社会学家和作者,李银河接受新安晚报、安徽网记者采访时直言,很多问题有争议是很正常的,“因为这是我的研究领域,我对这个领域中发生的事实了解得比较多,而且对于某一些问题上的理论,熟悉程度和怎么来评价,比一般人要多,所以在这些辩论中我还是挺自信的。”

  小说不是只有一种写法

  谈及书名《人间采蜜记》中的采蜜,李银河笑着表示这算是自己的人生哲学,“ 就是说人生中,一个人在花丛里采集一点精华,其它的东西就不去追求,这是我的一个基本的人生态度。” 李银河表示这是自己20岁的时候,从号称“革命青年教科书”的车尔尼雪夫斯基的《怎么办》里的一个职业革命家那里学来的,“ 这个革命家有一个说法,看书只看最好的,交友只交最优秀的,当时看的时候就印象很深,还做了很长的笔记,慢慢成了生活中待人接物的一个想法。”

  李银河表示,在这个时候写这本自传,就是因为退休之后闲下来不用再做一个接一个的课题了,“ 其实我还真没好好想,就是有点像编年史,从小到大一直到现在,我经历过的我认为比较值得一写的事情吧。我还真像自说自话,蒙田不是讲嘛,有可能的话,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完全的自说自话。”李银河坦言,书中也有点与卢梭的《忏悔录》类似的东西,会写到一些隐私啊,“ 我这个里面也写了我小时候性欲的形式,写的时候没有特别的目的,达到什么效果,就是有点生活的白描。”

  一生搞社会学研究的李银河透露,以后做作家的成分会越来越重。其实李银河写了三本虐恋主题的小说,都是中短篇小说集,其中包括在《花城》上发表的《爱情研究》,李银河自言仍是瞎写,动机也不是特纯文学,“说得难听点,有点像是虐恋的社会学研究的文学形式的图解,有点这个意思。” 李银河直言不太在意文学界对自己的评论,就像当年方方选中《爱情研究》的时候说过,小说也不是只有一种写法的。谈及王小波对自己写作的影响,李银河几度陷入沉思,“ 我是非常喜欢他的小说的,我觉得他是文学天才啊,因为我经常是他的小说的第一读者么,所以更知道小说是怎么写出来的。”

  讨论不能只有一种声音

  日前有教授在网上发问探讨,中国3000万光棍如何消化的解决办法,一出来也是被各种抨击。李银河听后表示,“ 这事没问题,就是说这事肯定是要出了。”李银河表示一百个女童和一百二十个男童的性别比,这种高比并不是中国特有的,之所以在中国觉得特别重要呢,“因为中国人人都要结婚,像北欧国家百分之五十的人不结婚,日本百分之四十的人不结婚,所以性别比就不成问题。那中国究竟有什么解决方案,最终人们会自己创造出来的,船到桥头自然直。”

  李银河直言,性的问题在中国是一个大变革的时代,“ 婚前性行为,我1989年时候的调查是15%,婚前守贞是社会的普遍实践,最近看到清华大学的一个调查,婚前性行为已经飙升到71%了,必定会引发争论和焦虑,是道德啊是不道德啊,实际上道德都随着时空的变化而改变了。就说婚前守贞,这个道德标准是不是要变了。”李银河表示,作为社会学家一般只讲两件事,一个是“是什么”,一个是“为什么”,“一般不对它做道德评价,一般不会说这是进步还是退步,是道德沦丧还是怎么样。”

  对于舆论中对自己的质疑和批评,李银河认为有批评有反对很正常,而实际上自己在辩论中还是挺自信的,“ 因为这是我的研究领域,我对这个领域中发生的事实了解得比较多,而且对于某一些问题上的理论,熟悉程度和怎么来评价,比一般人要多,所以在这些辩论中我还是挺自信的。” 本报记者蒋楠楠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