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6月06日 星期六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58到家美甲业务裁员迷局

  • 发布时间:2015-09-11 14:29:49  来源:中国民航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魏蔚

  一边是58到家美甲师因无故被解约而集体维权高喊“还我们血汗钱”,另一边则是58到家坚称“只是按章办事”。在O2O大潮中,手艺人慕名而来却不欢而散。美甲师苗女士称:“现在每个月公司的单量任务还在增加,9月不坐班的美甲师每月要做满50单,少一单扣100元。现在已经有很多美甲师被解约了。”孰是孰非?对于58到家和美甲师而言,如今为此对簿公堂,是双方没想到也不愿意看到的结局。

  “以后不会再去美甲O2O工作了”

  经过近10个小时的谈判,58到家美甲师苗女士无奈地说:“以后我再也不会去美甲O2O公司应聘上班了。”

  “去58到家之前,我自己开美甲店,看到一个老师在QQ上发的58到家招聘信息,想着去试试”,苗女士清楚地记得面试考试时,她选了最难的款式,“纯色、法式、粉色菱形格子和渐变蓝色的雪花。我们一起去了7个人,只有一个刚学成的美甲师没通过,其他人都通过了”。

  苗女士入职的时间是3月11日,经过两周的培训于3月28日开始正式接单,那时58到家上海的美甲业务刚上线不久。“一开始我们很有信心,因为入职培训的时候,公司说过美甲师每个月有保底工资。公司会派单给我们,不用我们担心单量的问题”,苗女士强调道,“这是所有美甲师都可以证明的”。

  不过,入职后单量却成了美甲师最操心的事。“3月28日~6月23日,公司给我派了30单,我自己原来美甲店的老客人下了41单,公司的地推活动有31单”。苗女士透露,“公司派的这些单大部分是5月公司搞‘5·8’活动时获得的,那时候做一个指甲5.8元,一下子来了20单,其他时间很少。”

  到6月23日以后,苗女士就一单业务都没有了,“6月底公司就电话通知我被解约了”。她还向记者展示了自己的工资短信,3月因扣3000元保证金实发1134元,4月工资5231元,5月5755元,6月5387元。

  “6月公司规定一个月要完成25单,完不成的话少一单扣100元,我6月的单量任务已经完成,所以那个月工资单上的惩罚是0元,但月底我还是被解约了。”让苗女士不解的是:“为什么我已经完成任务了,公司还要跟我提解约呢?”

  对此,58到家公关部回应称,“我们每个月都会对在职的美甲师进行考核,如果美甲师没有通过入职后的专业技能考核,58有权跟美甲师解约”。而苗女士则称,“58到家根本没有让我参加考核”。

  “就算退了押金,我也要继续维权”

  “他们弄的考核其实就是变相地让美甲师离职”,“90后”美甲师蕾蕾对于考核有自己的想法,“我在7月10日参加了公司的考核,也考过了啊,但公司还是要跟我解约”。当记者问及协议中有关解约方面的条款时,蕾蕾直言,“当时他们根本没有时间给我看协议,他们指哪儿我们就签哪儿、按手印”。

  “怎么会这样?”蕾蕾不禁发出这样的疑问,而在刚进58到家时,她对这份工作充满憧憬,“公司当时开的工资蛮高的,面试的时候58的人跟我说即使一单没有,在家待着,每个月也能拿到6000元,我还想着公司待遇好我就可以存些钱多买几件衣服了”。

  虽然对5月的工资蕾蕾还算满意,但6月她却对美甲O2O甚至是美甲行业的态度发生了转变。“公司忽然规定一个月要自己找25单活,去哪儿找啊?我就每天去附近的大学城,拖个箱子去学校里面转悠,那个箱子是很重的,学校一般又都没电梯,等我把箱子提到顾客的楼层,手上都起泡了,一点力气都没有,可是还要给人家做指甲,不过那25单我完成了”,蕾蕾说,“真的很辛苦,所以他们打电话要解约的时候,我自己也没有心情在58到家继续做了,对公司很失望”。

  “以后我不想再做美甲这一行了,我想转行,不过还是会维权,我要公司赔偿我单方面解约的损失和押金,我家里人也都很支持我”,蕾蕾对记者这样说,“反正跟公司已经闹成这样了,我想过了就算他们现在退了我的3000元保证金,我也要继续维权”。

  据记者了解,像蕾蕾一样积极维权的美甲师有近30人。

  “O2O模式没有问题,是公司的问题”

  关于所谓的保证金问题,58到家方面亦作出了解释,“首先我们跟美甲师是合作的关系,在法律上并不存在入职一说。为了提高用户的消费体验,我们会给美甲师提供一些工具,包括箱子等。这个箱子价值30元,我们不会收保证金,只是会在她第一个月的收入中冻结3000元,其实是为了这个箱子。如果美甲师在离职时箱子完好无损,3000元我们会还给她的”。

  不过,张伟赟表示最让他吃惊的是,“2月过年,我们放假11天,公司扣掉我近一半的工资,对待公司当时的两位美甲培训师也是一样的。我跟上面的领导反映过,他们就给我一句话‘全国都一样’”。

  与苗女士和蕾蕾不同,从业11年的张伟赟进58到家看重的不是工资,而是期待O2O模式对美甲行业带来的改变,更在乎公司的发展前景,“进公司前我跟别人合开一家美甲店和一个美甲培训公司,58的人找了我两次一起干,我是真想为这个行业做点事情才退出美甲店和培训公司,跟我老婆一起进58的”。

  “在58到家,我是做行业顾问主管招聘,公司每个月对美甲师招聘有任务,一开始上海这边只有5个美甲师,到5月底已经有580个~590个美甲师了。”张伟赟如是说。

  据张伟赟透露,“58到家上海公司在8月还因无证经营被工商部门查封,全国好多地方也都存在这种问题,现在广州、深圳、杭州、大连、武汉、苏州等城市被解约的美甲师也在和我联系维权的事情。我的诉求是58无故解约的赔偿、没有和我签劳动合同的赔偿、未缴纳的社保以及保证金和无故扣除我的节假日工资等赔偿”。

  事实上,在双方诉诸法律之前曾有过沟通,张伟赟透露,58到家方面曾派人与其谈过赔偿事宜,但是前者给他的答案是“不可能”。

  不过,即使是与58到家有诸多问题未解,张伟赟依然看好美甲O2O的模式。“如果有合适的美甲O2O,我还是会考虑加入的。”

  最后他告诉记者,“听说现在58到家上海负责考核的美甲培训师也离职了,因为‘受不了公司让她在考核时找美甲师的茬’”。

  (据《北京商报》)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