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6月27日 星期一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干尸男童生前的救助疑云

  • 发布时间:2015-06-15 09:32:12  来源:中国民航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走失半年找不到

  各个环节走过场

  ■特约记者 程喆

  原来体重90多斤的孩子在失踪半年后变成了一具皮包骨头的“干尸”,新闻一出,即引来媒体和网友的强烈关注,一时间事件真相扑朔迷离,社会舆论众说纷纭。目前,河南信阳“干尸男童”事件的赔偿方案已经给出,针对当地官方13万多元人民币的赔偿,受害者家属拒绝接受。对于官方的责任划分(受害男童承担70%责任),家属在不满之余,还发出伤心质疑,报了警为什么没有信息联网?儿子为何瘦成皮包骨头?儿子身上为何有伤?究竟是谁不作为?

  调查结果 走失男童“70%的责任”

  河南信阳“干尸男童”事件的赔偿方案已经给出,男童家属一共获赔133946.15元,“这13万多元,我们一分钱都不会要。”男童父亲称。

  让男童家属疑惑和不满的是,在信阳市政府出具的责任划分和赔偿清单中,男童王志强本身患病承担70%的责任,家属承担15%的责任,救助站管理过失承担15%的责任。

  男童已经去世,为何还要承担70%的责任?根据媒体报道,今年3月31日,男童被急救车送到信阳市第一人民医院,被诊断为营养不良、贫血、急性胃炎、低蛋白血症、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征等,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法医鉴定结果显示,孩子患重度营养不良(恶病质)伴褥疮形成,合并多部位结核病变,致多器官功能衰竭而亡。于是,当地政府认定“干尸男童”自担70%责任,是因为儿童自身患恶病质而死亡。

  目前,男童家属不满目前的责任划分和赔偿金额,其父表示,相关政府部门在儿子死亡事件中存在重大过失。信阳市政府工作组表示,如家属不满赔偿可以采取法律途径。

  步步惊心 派出所短暂停留

  据男童王志强的父母回忆,2014年10月2日,孩子和家里人说,门口玩一会儿去。一个小时后,午饭时间到了,孩子还没有回来。

  家里人在孩子经常去的地方找到第二天凌晨5时,都没有找到。两天后,夫妻俩到派出所报案,民警询问了孩子的年龄、姓名、身高、穿着等详细信息,还让他们冲洗了孩子的一寸照片。之后,将他们带到浉河区公安分局抽血。公安表示,一旦捡拾到孩子,要比对DNA。夫妻俩说:“分局的人说孩子走失的信息都是联网的,有了消息会打电话的。”他们至今也不知道当时公安的这些做法算不算是立案了,因为没有收到回执。

  夫妻俩一直没有接到派出所的电话,而在此期间,男童其实已经被警方找到。

  事后,联合调查组公布的事件调查结果显示,老城派出所在接到群众报案称有走失男童后,将该男孩带至派出所了解情况。该男孩说不清父母姓名、家庭住址等情况。于是,派出所将男童送到救助站。

  显然,两个派出所对于王志强的走失和找寻信息并没有汇集。事后,他们曾找过老城派出所,民警告诉他们,派出所之间的这种信息是没有联网的。

  两度辗转养老院

  据信阳市民政局通报的材料,2014年10月,男童被送到救助站后,就被转送到了新天伦老年公寓。一直到次年3月,男童一直在新天伦老年公寓内。今年3月,救助人员所住的三层小楼要装修,救助站安排大约100名人员转移到罗山县康馨社会养老服务中心。

  男童究竟是在何处、何时染病的,目前并无结论。2015年1月,养护院发现王志强身体不适,向信阳市救助站反映,救助站安排工作人员将王志强送至信阳市第一人民医院,诊断为急性上呼吸道感染。那是王志强第一次住院,前后共住了7天。

  2015年2月,养护院院长向前来查看的救助站工作人员反映,王志强不主动吃饭,身体瘦弱。3月底,他再次被送到医院,那时他的身体状况已经恶化。他被描述为“消瘦一月”,人体多器官已经有了衰竭的迹象。

  康馨社会养老服务中心和新天伦老年公寓的说法不一。新天伦老年公寓院长蔡正红说,孩子爱动、调皮,一开始饭量还不错。今年1月感冒后,“回来后明显吃得少了,之后的一个月瘦了下来。”蔡正红说,“但我们保证每天都让他吃饭。”

  康馨社会养老服务中心的张院长则说,今年3月,男童和100多名人员转移过来,印象中“身体像一直蜷缩着,几乎不能走路,从大客车上下来时,救助站工作人员是半扶半抱着他走下车的”。

  为何“消瘦一月”

  在信阳市第一人民医院就医18天后,王志强去世。男童家长依然没有从警方或是救助站方面得到任何消息。一位朋友称,在公交站台的报栏里看到《信阳日报》的一个公告。其中,一个孩子看上去很像王志强,说4月18日因病去世。

  男童家属在殡仪馆见到儿子尸体后,发现走失时90多斤的男孩变成了皮包骨头。男童全身似乎要蜷成一团,“不是舒展开的那种,感觉死前很痛苦”。男童父亲认为儿子遭到虐打和饥饿。

  根据媒体报道,在男童待在新天伦老年公寓的半年间,其身体状况每况愈下。据《南方都市报》报道,男童父亲称,有在新天伦做过护工的女士告诉他,“很多孩子被打”“打得可狠了”。再加上看到孩子的死状,男孩父母认为,其在养老院遭受了虐待。而信阳市民政局社会事务科了解的是,被救助期间,孩子没有受到虐待。但孩子究竟是为何生病,是自身原因,还是外部环境导致,目前并没有相关调查结果。

  屡次失之交臂

  更让夫妻俩不解的是,报了警为什么没有信息联网?儿子为何瘦成皮包骨头?儿子身上为何有伤?

  联合调查组调查结果显示,就派出所而言,老城派出所在接警并找到王志强后,没有对其进行采血和信息比对,也没严格按照规定安排其在派出所滞留24小时,而是直接将其送往信阳市救助站。

  另外,信阳市110指挥中心在接到浉河区公安分局民警询问市区内有无失踪人员情况时,接警员在没有查出警记录的情况下,直接回答“不知道”。

  这两个细节表示,派出所和接警员都存在工作失职的情况。

  另外,信阳市救助站在接收王志强期间,在接收、托养、治疗等环节上存在没有进行指纹采集、没有及时安排送医和发布寻亲公告,这也是失职行为。此外,在王志强第二次入院时,信阳市第一人民医院没有对王志强进行必要的病因检查和有效治疗,医院也存在失职情况。

  前前后后,从派出所到医院,因失职而被处分的人多达18人。

  王志强母亲刁秀反映,王志强10月2日走失前已走失过2次,一次是从儿童福利院找回,一次是民权派出所送回,虽然家长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也证明,按照程序,走失的孩子是有被找到的可能的。“问题反映到哪个环节,哪个环节都履行职责了。但是,没有任何一个环节能在履职时进一步追踪、比对、搜索失踪人员信息。或者说,过场都走了,程序都履行了,但是没有真正用心去做!这一次,王志强就这样和父母永远错过了。”一位知情人说。

  《

  下转10版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