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10月06日 星期四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Uber之父:只要战斗不需打赢

  • 发布时间:2015-06-01 08:31:35  来源:中国民航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扩张到50多个国家 面对越来越强烈的抵制 他却依然乐在其中

  23岁那年,最让你烦心的是什么事? 考试没通过?被女朋友甩了?和Uber创始人克拉尼克同学一比,这些简直不叫事儿。 他在23岁时遇到了一个小麻烦:30多家媒体巨头联合起诉他的公司,要他赔偿2500亿美元。你没看错,是2500“亿”。这笔钱即便买下整个脸谱(Facebook)或阿里巴巴还绰绰有余。

  大学期间多次自主创业

  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读计算机本科时,克拉尼克认识了系里的几位志同道合的人。大家一起辍学开公司,做了一个叫Scour的P2P下载软件。

  Scour一经发布就火遍校园,大学生们欢乐地用它下着盗版视频和音乐,公司立刻获得了数千万美元的风险投资。

  然后,法院的传票来了。美国电影协会、唱片工业协会和音乐出版商协会起诉他们侵犯版权,要求赔偿2500亿美元。克拉尼克哪来那么多钱,于是公司破产了。不过,这挡不住克拉尼克爱折腾的心。他拉上几个高管立马又开了家新公司。最初一切都非常顺利,才花了几个月,他们就找到了投资人。在签合同前,双方决定开会确定一些细节。2001年9月11日,投资方代表在波士顿坐上飞机,准备去他们公司。

  然后,这架飞机撞上了世贸中心……

  投资泡汤,全国上下又乱成一团,克拉尼克同学的公司一下子陷入了财务危机。这时他想出一个天才的点子——不给员工交个人所得税,这样不就省钱了吗!

  然后,法院传票又来了。这次找上门的是国税局,他们给了克拉尼克同学两个选择:罚款或者坐牢。 这次克拉尼克同学只好认栽,凑钱交了罚金。公司折腾了几年之后,终于在2007年被一家网络巨头以2300万美元收购了。

  进入垄断的出租车行业

  换了别人,在获得人生中第一笔巨款之后,常常会选择花天酒地一番。而克拉尼克同学可不是普通人,他的选择当然不是花天酒地。他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周游世界。但到了第二年,他就觉得无聊了,决定还是得干点正事。于是,他继续出没于各种创业圈子找点子,最后把目标锁定在了出租车行业。

  在旅行中,克拉尼克发现许多城市都有打车难的问题,他认为这完全是行业垄断造成的。于是,他和几个合伙人决定开发一个打私家车的软件来打破这种垄断,他们给这款软件起名叫UberCab。

  最初他们在旧金山找了家汽车租赁公司提供服务。由于服务又好车又好,UberCab很快在当地IT圈火了。

  然后,政府禁令来了。

  发禁令的是旧金山交通管理局,他们给UberCab的运营挑了一堆刺儿,最后还说:“你们没出租车运营资质,怎么能叫UberCab呢(Cab是出租车的意思)?”

  要换别人,肯定觉得这买卖没法干了。没想到克拉尼克同学看到禁令开心得不行,见人就说:“他们要封杀我们,这个项目成了!”他决定根本不管禁令,生意照做,客人照拉。

  屡遭抵制却乐此不疲

  此后,克拉尼克将软件名称中的“Cab”去掉,直接改叫“Uber”。

  事实上,Uber在每座城市的扩张都是一场战斗,而这是克拉尼克最擅长的。

  在华盛顿,他从网上发动了数万名居民给市长发邮件,要求解除禁令。在丹佛,他甚至还发起了一场示威游行。 芝加哥最初试图发禁令阻止Uber进入,但当市长的邮箱被抗议邮件塞爆后,禁令也就不了了之了。 在伦敦和巴黎,愤怒的出租车司机举行了大规模的罢工,抗议Uber抢了他们的生意。而克拉尼克的对策是立刻宣布当地Uber打车免费。

  结果打不到车的居民只好纷纷下载Uber打车,罢工居然变成了Uber的免费推广。

  在一些被禁的城市,Uber甚至会偷偷组织培训,指导当地司机躲过检查。 通过各种非常规手段,Uber目前已经扩张到了50多个国家。虽然克拉尼克正面对着越来越强烈的抵制,但他却显然乐在其中。

  他在各种场合激烈抨击出租车行业和监管机构,宣称这个行业即将灭亡,而全球1000万名出租车司机很快就会被Uber车主取代。

  这些话带来了巨大的麻烦,但他毫不在乎。对克拉尼克的这类言行,马克·库班有句评价非常精彩:“他只是要战斗,而不是要打赢。”(本报综合)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