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5月28日 星期六

财经 > 新闻 > 国内经济 > 正文

字号:  

新常态下谁来支撑经济增长:靠产业转型靠消费

  • 发布时间:2014-12-09 16:38:39  来源:中央电视台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姚慧婷

  新常态下谁来支撑经济增长?

  岁末严冬,股市燃起的这把火给进入经济发展新常态的中国经济加上了一个生动的注解,新常态已成当前最热的经济关键词。那么,新常态新在哪里,常在何处?未来中国经济发展该如何适应这种新常态?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沈竹和特约评论员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著名财经评论员张鸿共同评论。

  经济新常态“新”在哪里?“常”在何处?

  向松祚:新常态是新速度、新亮点和新思维三方面的“新”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我个人觉得,新常态至少有三个方面的新。一个是新速度,过去几年我们增速非常高,都是8%以上,甚至有几年是两位数,现在我们的增长速度会逐步的放缓。其实下降很多人是不太适应的,因为速度的下降,它意味着比如说企业的收入利润也会放缓,财政收入放缓,甚至有很多其他指标也会受到影响,那么有很多人不太适应这个新速度。第二是新亮点,我们指的新常态更主要的是中国经济一个的大转折,过去支撑中国经济的一些传统行业可能已经不能再快速增长了,比如房地产等行业会慢慢进入到非常低速的增速。那么新的增速就靠新的行业,比如说新的服务业、新能源、新科技等等。这个新常态是从传统的行业转到这些新的行业,同时区域也会发生非常大的变化,比如说东部沿海地的区域增长速度显然会于低中部和西部地区。第三个就是新思维。当增长速度稍微缓一点的时候,政府和企业要有新思维,以及我们对整个中国经济的看法的根本性转变,我认为这在整个新常态里面是最重要的。

  其实现在进展得不错,今年马上就要结束了,那么在前11个月,服务业对面今年GDP的贡献已超距60%,从行业来讲你可以看到,传统的比如说农业和制造业,它的经济贡献也在大幅度下降,服务业在上升。第二个,你会看到我们整个的经济规模仍然在非常快速的扩大,但是这个规模里面增长的量的内容是不一样的,过去三架马车里面的投资、消费和出口,显然现在投资和出口已经很难再拉动中国经济快速增长了,那么就是靠消费。

  张鸿:我们从原来的传统制造业开始向创新转型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在这个数字背后,其实我们看到的是什么?是一个结构的调整,就是一个新的增长方式或者新的发展模式,过去我们是什么样的一个发展模式?比如说我们的经济增长,其实我们是投出来的,不管是民间投资还是政府投资。2009年以前是很多民间来投资,然后2009年以后,我们政府大力的投出来。接下来可持续性遇到了问题,那怎么办?我们靠花出来,就是靠消费。

  还有一个,我们的方式应该是从原来的中国传统的制造业真的开始向创新开始转型,因为现在我们整个的消费已经成了第一大产业部门,这其实使我们的整个结构带来的。我们过去担心说,为什么我们担心从两位数到现在的一位数,甚至再往下滑我们会担心,我们最担心的其实是失业,但是我们看到现在,从我们前9个月已经新增了1000万人就业,这就能够看出来,我们的经济在背后其实是某种转型,就是我们一个GDP带动的劳动力,其实是在增长。

  向松祚:我们过去的快速增长中存在着很多问题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客观上讲,中国经济增长速度进入新常态或者速度持续的下滑,与国际市场环境是分不开的。现在欧洲前三个季度的经济增速几乎没有增长。日本安倍经济已经宣告失败,日本的经济增长,第三季度和第二季度基本都是负,而且负增长分别达到6.5%和7.4%。美国和英国的速度还可以,但是也没那么快。再看新兴市场国家,俄罗斯、印度、巴西等等都在快速下降,那么这些国家的经济增速放缓的时候,必然会影响我们的出口,现在我们能维持5%的增速已经难能可贵。

  日本在70年代变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以后,经济增长速度马上下降到5%以下。为什么我坚信中国还能够再很多年里维持7%左右的增长速度?原因很简单,因为中国太庞大了,我们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当我们要人均收入赶上美国、赶上日本、赶上欧洲的时候,中国的经济规模至少要是五个美国,至少要是十个日本,因为我们的人口是它的十倍,所以我们当然有巨大的空间增长,这也是外国投资者仍然看好中国的原因。

  现在我们必须要思考我们的问题,我们过去快速增长有很多问题,比如说我们过去主要是靠投出来的,投出来这里面就有很多的问题,比如说我们依靠消耗能源、消耗资源,依靠低成本的劳动力,我们现在要治理污霾,我们现在要治理环境的污染、水污染,我们就不能靠过去的高能耗的投入、高资源的投入,我们现在要改变这个方式。

  其实我的结论就是很简单,虽然国际环境是不太好,但是我们现在这个进入新常态,更主要的是我们内在的客观条件决定的。

  张鸿:有新常态是因为旧常态不可持续了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为什么有新常态?是因为有旧常态,旧常态不可持续了,所以我们就要寻找一个新路,这新常态不可持续在哪呢?首先那些发达经济体的旧常态不可持续了,他原来都高杠杆化的,都是拼命花钱的,鼓励消费的,然后福利也特别好,自己不挣钱,他们只要花钱就行。只要他们有钱,我们就能挣钱,因为我们有这么多劳动力,我们有低成本优势,然后生产东西给他们,所以你看进出口曾经一度占到我们GDP的67%,量特别大,但是他们首先停了,他们旧常态过去了。所以外边的压力和内在的压力使我们不得不结构调整。

  我们现在净劳动力,就是纯劳动的绝对数字已经开始减少了,因为劳动力不够了,然后现在劳动力的价格就不断的往上涨,那王苗这个优势也没有了,然后环境的影响越来越大,它不是一个有质量的增长,那我们要寻找有质量的增长,那就是一个新的路径。

  向松祚:思维方式和经营策略的转变最为关键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其实这里面核心是两个东西,一个东西是我们各级政府的思维的改变,我们现在其实说白了,仍然是我们政府希望一个比较高的速度,那么现在在我们没办法大规模的投入能源,消耗能源、消耗资源的背景下,要高度增长,还得要想去一些投资,那么这还是想走老路,所以每当速度一降低,我们无非看到两个呼声,一个呼声就是上项目,他不管这个项目是不是真正长期有效益。一个就是拼命的希望搞贷款,扩张信贷,那么这个思维方式不改变的话,其实我们未来会造成很多的浪费,过去这些年我们其实有教训。

  第二个思维方式改变就是企业,我们最近到江苏、到浙江、到广东做过一些调查,很多企业仍然还是有侥幸的心理。其实很多企业明明知道,他这个行业,无论从他的产品质量、从产品的品牌还是从他未来的国际市场、国内市场,他是没有前途的,但是他不愿意放弃。那么习总书记反复强调,要有战略的新常态的思维,这是什么意思?其实就是我们政府首先要转变过来,到底什么是增长,什么是财富,企业也必须要转变思路,这里面思维方式的转变、经营策略的转变在我们这个新时代最为关键。对企业来讲,要从粗活转为做细活的。比如房地产,现在房地产其实已经进入一个过剩时代,那么细活就是你要把房子管理好,当然这个来钱慢。对政府来说,政府要从快活变成慢活,什么叫快活?过去就是上项目、上钢铁厂、上水泥厂、上汽车厂,那当然快,一上一个项目,GDP马上就几千个亿、几百个亿,那么现在你要搞医疗、你要搞教育,你要搞服务业,这当然也很慢,短期是看不出效果来的。

  张鸿:原来的高速路走不了了我们现在要走一条新路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原来的那条高速路现在不通了,走不了了,现在要走一条新路,这条新路速度没那么快,怎么走?我们都知道一个人形成一个良好的习惯大概21天,有这么一个理论,但对于一个政府来说,对于一个国家的这种道路来说,它可能21个月都不一定能形成一个好的习惯,这个时候、这个过程一定是痛苦的,就是大家整个都得转变,就是除了我们在认识上,认识到这条路走不了了。重要的是,我们在应对办法上要不能再用原来那个办法。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