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1月24日 星期一

财经 > 新闻 > 地方经济 > 正文

字号:  

中关村沉浮录:商户大规模迁移 电子城或成历史记忆

  • 发布时间:2015-12-07 03:54:49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贾丽  责任编辑:张少雷

  商业巨子在中关村发迹、消费电子类产品交易的火爆、创业园的兴起,这是你所看到的二十年前的中关村。那时,中关村是中国最大的电子卖场,是北京的地标、中国的硅谷。

  如今的中关村则有着截然不同的境遇,到处是一派冷清的景象。电脑城大多关门歇业、3C连锁巨头节节撤退......包括商户、PC厂商、连锁巨头在内,整个中关村都在谋划着转型,并经历着阵痛。

  从兴旺、颓废、变革、转型,三十余年沉沉浮浮,如今的中关村在摸索一条夹杂着互联网、机器人、创客等多元素的创新之路。

  自饮失信苦酒商户流失超60%

  卖场被迫关停或全线消亡

  现状

  “不知道去哪,可能搬到河北,也可能不干了。”眼神呆滞地望着远方,对未来充满未知,几天前被通知将被鼎好强制“清扫”的经营电子配件的李先生,如今已经以低价处理的方式将柜台里的产品清空了大半。对于未来,他没有计划,所能做的就是将手里剩下的电子产品和配件赶快处理出去。“电子产品更新周期短,货积压的时间越长越没有价值。”

  与李先生有着同样境遇的人很多,在中关村做着小买卖,经历过风浪,甚至熬过了金融危机最困难的那段时期,如今却面临被迁移的问题。

  “在这里卖电子产品的商家,几乎都是从‘小白’到人精一步步成长起来,相当一部分人都是干了十年以上的,也有人因这几年市场受到冲击,转型不顺利坚持不住转而进入其它行业。”一位在中关村经营电子产品近二十年的刘老板称:“营业额从几年前的几千元到现在的不挣钱,甚至有时还亏本,实在让人提不起兴趣。”他告诉记者,要不是有几个老客户照顾生意,他早就打包不干了。

  “在电脑城里折腾十余年,承受着多少人的‘踩踏’,在金融危机的时候曾一度感觉撑不过去了,但之后也能慢慢的浮上来,尽管很累,但从没有放弃。”叹了一口气,另一位即将开始搬迁的钱先生说:“昨天市场管理的人突然叫我们搬走,实在不知道该去哪、该不该继续下去。”

  从2006年中关村地区房价均价只有每平米几千元到如今的突破7万元,短短几年中关村房价涨幅之大是很多人想象不到的。如今留在中关村的大多是做买卖和创业的年轻人,老北京人基本迁居它地。但很多创业者的梦想在这里萌芽也在这里破碎。突然而来的搬迁,让他们彷徨。

  不仅是鼎好,中关村具有代表性的海龙、科贸两大电子市场大量商铺均处于空置状态,很多商户或被迫转行或自行将商铺搬迁至周边或者郊区租金更低的市场。

  而与鼎好仅有一街之隔的e世界似一座“鬼楼”,与周边繁华的闹市区景象格格不入,底下几层的商铺早已人去楼空,大门紧锁,只有带红袖章的保安不时地来回走着。《证券日报》记者看到,海龙也出现整层柜台搬空了的景象,鼎好的部分商家已开始大规模迁移,在科贸空位招租的铺面也随处可见。由于交易惨淡,商户流失,柜台租金价格从1000元/月到3000元/月不等,比往年减少50%-80%。

  曾几何时,中关村电子城鱼龙混杂的环境,几乎让每一个进去过的人都心有余悸,大多数消费者有过受骗上当的经历,再次进去都会保持高度警惕。在电子城繁荣的同时也充斥着骗局,大量的纠纷和报警,让原本经营状况不好的商户雪上加霜,市场的管理难度增加。记者了解到,近两年,鼎好的商铺流失率约在60%。中关村的各大电子城曾一度将商铺七折出租,但还是有大量商铺空置。

  相对其它业态,电子城的诚信水平过低成为其最大问题,随着不同产品的科技含量降低,市场出现翻新品、劣质贴牌产品等。随后,卖场诚信、顾客体验、外部业态的强烈冲击等等问题愈演愈烈。如今大量的媒体和消费者曝光亦让导购和商户经营者非常反感。记者在鼎好地下一层走访时,一阵争吵声引发了围观,一个导购与消费者因对方打开了产品包装而争吵了起来。当记者举起手机拍照之时,导购威胁道:“再照就把你手机砸了。”

  一位海龙大楼管理人士告诉记者,多年来中关村电子城积累大量的诚信问题正在发酵,“每天商城客服部都收到十几个投诉和纠纷,有的消费者甚至报警。”但对于商家的处理,他也无奈表示大楼的物业有租赁和私人两类,情况不同物业处理方式不同,但这次搬迁带来的损失大多需要商户自己承担。

  “e世界办公区以下的商铺已经全部搬完,海龙的柜台也清了大部分,鼎好商户的搬迁也可能就在这两年内完成。”中关村相关人士表示:“中关村整个地区发生巨变,未来几年电脑城可能全部撤光,引入新业态。”

  作为中国最大的电子产品零售市场,中关村每一个变迁都曾经见证了我国电子产业的发展,然而随着电子市场环境发生巨变,九年前,中关村电子市场开始走下坡路。2009年,海淀区政府发布了《关于加快推进中关村西区业态调整的通告》,不再鼓励电子卖场、商场、购物中心、餐饮等业态在该区域发展,逐步调整传统商贸业规模,为高端产业发展腾出空间。随着传统电子卖场的褪色,电子产品经营的这一群体将逐步瓦解。如今,电脑城正加速消亡。

  记者了解到,截至去年底,中关村商业面积已经减少40%,批发零售商家比2009年减少60%。如今,对于e世界空置的场所如何安置还没有人能说的明白。e世界物业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能够实现统一经营的业主还在招募中。”

  如今在e世界大楼上你可以看到国际创客中心、大数据云孵化等广告,门口挂着一条赫然醒目的红色横幅“业主统一经营签约处。”

  鼎盛时期,市场份额占据70%以上。中关村也因此成为中国最大的终端电子产品集散中心。

  然而近年来,笔记本以其无与伦比的价格优势和庞大的需求人群大规模冲击台式机市场,但只有台式机可以组装,故攒机生意越来越惨淡。在原本这一产业最为红火的太平洋数码、海龙,记者也几乎没有找到一家专业从事组装电脑生意的门店,大部分店面以品牌机的销售为主,顺带攒机。

  同时,近年来联想、同方等PC巨头销售萎缩,台式机的份额减小,致使电脑城整体容量缩小。记者在几大电脑城调查发现,联想、同方品牌在台式机市场占比达70%,其它份额由方正、海尔等占据,有较好售后体系的品牌笔记本仍是销售的主体。

  “攒机需要大量的沟通成本,配件成本也高,利润低,卖电脑品牌相对简单些。“海龙的导购小孙告诉记者:“现在攒机客户大部分是中小企业,机器用来办公,个人消费者很少。主要是售后不能得到保障,容易引起纠纷。”这个月,小孙所在的商户组装电脑生意只做了两千元,租金都不够。如今,攒机生意正在变成“鸡肋”。

  与之相反的却是品牌厂家直销和电商的兴起。记者注意到,在鼎好内部已经设立品牌厂家的直销点,集中在一个卖场之内,各种品牌各式型号应有尽有。一位销售人员告诉记者,他们可以提供厂家的发票和合同,也可以提供组装机。品牌电脑网上的销量反而比实体店更好。

  除了品牌电脑的代理商选择电商渠道,很多商户和小商贩也选择自己开网站或者将产品信息挂在别人的网站代卖。

  不同于以往走在电子城里可以感受到的热情,如今的导购多了几分懒散。记者走在几个卖场里看到,商户的卖家大部分都是低着头在看手机,偶尔打下电话。找到一个倚在门口看手机的导购,记者与他攀谈起来。他告诉记者,以前来的人多,基本拉到人就能上门买。现在是来的人少,看的多,看到的产品实物还要和网上价格进行对比,最终还是决定在网上买。“吃力不讨好的活谁愿意干?我自己开了个网站,你扫我下微信,我把链接发给你,有需要的随时找我。”

  他说:“除了组装机的客户需要看实物,其他的散户,我都建议他在我的网站买,价格比实体店更优惠,又能走量,省去谈价环节。实体店的产品就变成展示品。”

  “电商的快速发展,正在迅速改变电子城的营销和生态模式。台式机市场急剧萎缩的过程已基本结束,目前平板电脑和笔记本占据市场份额70%。攒机生意的衰落是致使中关村电子市场萎缩的一个重要原因。同时,电商的快速发展重击电脑城等实体店,电脑城遭受电子连锁巨头与电商的双重夹击。虽然电脑城曾一度希望向IT卖场‘商场化’的模式进行转型,但效果并不明显。” 产业经济观察家梁振鹏表示:“品牌厂家早与专业的连锁渠道建立直供合作,今年双11苏宁、国美的PC生意高速成长,两大连锁巨头的消费电子产品增速全部在100%以上。这些渠道和销售方式的变革都加速小商户的消失。”

  “电商带来的消费模式转变震荡整个零售市场,加速电子卖场行业的没落。中关村不再定位为传统电子产品交易市场,开始从零散的柜台转型为电子产品大型旗舰店转型。然而难度很大。”一位IT分析人士告诉记者。

  而中关村电子城的IT卖场模式也开始遭到诟病。所谓IT卖场,是商户向卖场主办方租赁场地进行经营,商户和卖场主办方共同承担经营、管理和服务责任。这种业务模式,在中国一般被称为市场经营方式或者市场模式,诸如科技广场、数码广场、电子商城等。IT卖场是电脑数码类产品投入市场的主渠道,其对全球商业业态模式也作出了重大的贡献。然而IT卖场的变革因其庞大的体量、复杂的利益纠葛、繁冗的历史原因,而变得极其困难。

  为了实现中国“硅谷”的愿景,中关村IT卖场的经营者也在经历着“腾笼换鸟”的阵痛。近年来,中关村IT卖场一直在转型的探索中。九年前,中关村卖场就曾围绕IT产业发展配套服务业。2006年,中关村海龙电子卖场对面的中科贸,将2万平方米的摊位改做“中关村科贸服装商品城”。2007年,e中芯数码城彻底退出电子卖场竞争,改为写字楼,同时引入上品折扣销售服装。但这一改变并未阻止中关村的衰败。

  此后,将IT卖场现代化的模式再次被探讨。海龙集团董事长鲁瑞清曾经表示,中关村IT卖场需要打造现代卖场,变电脑城为现代卖场才能有立足之地。科贸负责人也表示:”电脑城转型后,将启动O2O模式,探索线上与线下实体店体验相结合的一种新型模式。”

  与此同时,政府出台一系列政策帮助,鼎好、海龙也开始了内部结构调整和转型,抛弃原有传统零散的商户形式,而选择规模化管理。鼎好曾被视为中关村商圈内转型较为理想卖场之一,清华科技园、创新工场、国美网上商城及国际技术转移中心都已进入。鼎好相关负责人表示,鼎好改革的方向是将小商户、小企业商铺逐步转移,配合中关村整体布局引入大型孵化器。然而旧卖场的不良风气令许多企业不愿进驻,转型效果并非如愿。

  2011年,太平洋电脑城关门歇业,拉开了中关村电子卖场再次转型的序幕,之后周围的海龙、鼎好也相继成为写字楼。2015年1月,中关村e世界电子市场底层商铺全线撤离,e世界宣布将以整体或整层的方式出租,统一经营,并不再从事电子卖场的业务。曾为中国电子卖场最大代表的中关村地区开始正式向智能化、规模化全面转型。

  “目前看来,IT卖场‘商场化’效果并不明显。由于原本物业存在形式复杂,商家利益可能存在纠纷,卖场要实现彻底转型难度依旧较大,随着行业内部外部的竞争愈加激烈,中关村电子城要走向以IT服务为导向的卖场之路也遇到诸多挑战。”上述分析人士认为,他们在寻找新的方向。

  攒机客户大规模减少

  卖场经营者“腾笼换鸟”

  原因

  中关村电子市场的繁荣,一度受到攒机产业火爆的带动。如今,攒机规模的迅速缩减,供给过剩、竞争加剧,中关村电子市场失去往事的繁华景象,然而电商的冲击,加速了电脑城的萎缩。

  “装电脑吗,比品牌的要便宜七八百元。”刚走进鼎好,一个年轻的小伙之拦住了记者,并递出一张名片和一张报价单。记者看到,名片上印着中关村组装机超市、技嘉板卡一级代理、华硕板卡显示器一级代理、承接网络监控工程等多个头衔。

  从一层到四层,他带着消费者身份的记者辗转走了多个地方,介绍了多家组装电脑的店面,期间不时地有店面老板出来与记者攀谈。有意思的是,无论这个店老板说的如何天花乱坠,下一个老板总会否决并且告诉记者其中的猫腻,让记者不要受骗上当。看记者要求较高,话语中充满质疑,最终他把记者带到一家技嘉主板的批发店,告诉记者这里所有的配件在组装时都能亲自看到。整个过程将近一个小时,却没有消费者前来询问或购买。

  组装电脑在中关村电子市场内部行话被称为“攒机”,早期攒机产业的火爆带动了电子市场的繁荣。20世纪90年代,动则一两万元的笔记本,让普通家庭难望项背。而价格低廉的组装电脑,成为很多个人消费者尤其是学生的首选。据业内人士估算,组装电脑

  生存空间受到挤压

  3C连锁卖场转型

  转型

  生存在中关村这片商区之内的,除了IT卖场之外,还有家电连锁巨头和宏图三胞等3C消费电子连锁卖场。如今,他们或撤退、或转型。在中关村IT卖场大规模转型的同时,中关村的家电连锁卖场在抢占电脑城份额的同时,自身生存空间受到挤压,另寻自救之法。

  以国美、苏宁为代表的中国的家电连锁卖场(3C卖场)诞生时间和IT卖场差不多,都是在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起初,两类卖场保持着“井水不犯 河水”的关系,家电、电脑各自分管一摊。而后国美、苏宁等家电连锁巨头上市,进行新一轮攻城略地的网点扩张、企业兼并,从而扩大经营实力、增强话语权。家电连锁巨头大有要成为IT卖场的终结者之势,且家电企业为寻找利润空间也大规模渗透到IT产品经营,以电脑城为代表的IT卖场市场份额受到挤压。

  作为国内3C行业的领军人物国美和苏宁从2006年就开始全力进军PC产品市场,虽然目前增势尚稳定,但尚不足以替代IT卖场,不过还是对消费者群体里起到了一定的分流作用。虽然国美、苏宁曾复制了中关村IT卖场、数码广场的品牌集群效应模式,家电产品和数码产品在渠道、产品更迭等方面的差异还是让家电连锁巨头吃尽了苦头。以北京为根据地的大中,成为中关村撤店最早的家电大卖场。而国美、苏宁也

  开始大力发展线上。

  如今电商借他们一臂之力,3C产品在期线上线下渠道布局中销量快速增长。

  与e世界毗邻、原本位于北京海淀区邮政大楼宏图三胞中关村旗舰店也面临生存之困,开始探索互联网+商业领域转型。

  宏图三胞进驻北京之初,对手并非放在国美、苏宁身上,而是中关村电脑城,其将DIY生产线搬到门店,将攒机品牌化,建立自己品牌的一整条电脑生产线。在中关村的这家实体店,宏图三胞一度曾想将其打造一间真正意义上的无干扰、无偏向导购的IT产品商店,并计划在北京实现扩张,抛出大跃进计划,与国美、苏宁、大中贴身肉搏,欲成为中国最大的IT分销渠道。

  宏图三胞以连锁经营中的直营连锁为主要模式,2000年在南京成立,在短短数年内,宏图三胞大肆跑马圈地迅速成为国内知名的IT直销店。其将连锁经营统一,诞生了一种更适合中国IT消费市场的“大规模、标准化、连锁直销模式”。这种体系曾让国美风光一时的“电脑城模式”全数覆灭。目前,受电商影响,以IT零售为主的宏图三胞无疑首当其冲受到冲击。

  从攒机品牌化、与IT制造企业建立直供体系到以超市模式卖电脑,再到专业的IT连锁卖场变身为专业的消费类电子产品和服务供应商,宏图三胞也经历几次转型。

  宏图三胞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宏图三胞在尝试做O2O,颠覆电脑城,将实体店面打造为全新的智慧生活零售平台。”

  与此同时,记者看到,在国美、苏宁的实体门店,其也正加强商品结构调整,减少台式机等产品比例,反之增加平板电脑、笔记本的展示空间,门店越来越演化为体验、展示的终端。

  “实体店的萎缩,房租店面年年上涨致使IT连锁企业不断从中关村退出或转型。IT商品标准化程度较高,不涉及安装,非常适合通过电商渠道进行销售,连锁巨头将越来越多地将3C消费电子产品搬到线上。”梁振鹏认为,无论是宏图三胞还是国美、苏宁,如今实体店扮演的角色更多的是渠道布局、品牌展示、售后中心。

  智能硬件高科技企业进驻

  中关村创新引入新业态

  未来

  在以海龙、鼎好、e世界为核心的电子商贸“金三角”以及3C连锁卖场系数转型的背后,是中关村发展规划的大规模跃进。

  被称为中关村“三驾马车”之一的太平洋电脑城在2012年7月宣布破产,是中关村电予卖场的破坏性连锁反应的导火线。但即便如此,中关村电子卖场“困境”也没有得到太多的注意。 反之,由于为了业绩的达成和维护利益,各个地方的IT卖场还是主动或被动选择继续坚持目前的业务模式。2011年10月,海淀区中关村新政策正式实施,将现有的IT卖场内的商铺停租,为大品牌的入驻腾出空间,并未大品牌实施入驻资金补贴,中关村小摊小贩迫于政府的强制执行而放弃经营。这成为IT卖场转型的强力催化剂。中关村中的其它IT卖场也都开始制定的转型计划。

  为了适应市场的发展和变化,2015年3月中关村出台了关于促进智能硬件产业创新的29条政策,从资金、技术、场地等多个方面,为智能硬件产业发展提供支持,不断推动创新要素在中关村会聚,提出到2017年形成收入规模超过5千亿元,具有全球影响力的智能硬件产业集群。

  在这样的背景下,会聚了7000个多个智能硬件创新创业项目,4000多家供应商和400万智能硬件粉丝的硬蛋平台入驻海龙,被业内视为改变海龙大厦传统卖场的历史、成为中关村展厅的重要推手。

  记者来到位于位于海龙二层的硬蛋空间,该体验店展示着众多智能硬件产品,涉及最热门的智能机器人、可穿戴设备、智能家居、供应链产业等。

  中关村管委会副主任宣鸿在硬蛋空间开业仪式上曾表示:“过去走在这里你经常被发小广告的人拉着,今天的中关村将有一个变化,我们要有原创。从清华西门到白石桥大概7公里,是我们要打造的创业大街,未来的这条大街,将是为中关村和创新创业全部产业提供支撑的有深度的大街,成为资源聚集的大平台。”

  “政府主导的变革本身也是双刃剑。在较高的门槛下采用优惠补贴政策是吸引有实力商家最好的手段,但是核心还在于入驻商家是否能适应消费。中关村的一些列改革可以辐射到全国的IT卖场,政府的规划、产业格局的规划需要深入的前期调研工作,要根据地区的消费习惯做到合理的调整,这需要更长远的目标并找到灵活有效地实施办法。”业内人士认为。

  中关村是中国的独特印记,留下中国IT发展的痕迹,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们能够看到这里再次出现奇迹。

中关村(000931) 详细

电子城(600658) 详细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