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5月23日 星期一

多数银行平均薪酬普降 不良资产吞噬绩效奖金

  • 发布时间:2015-08-31 09:12:28  来源:人民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胡爱善

  在互联网金融的浪潮下,不少商业银行叫苦连连称自己为“弱势群体”。虽然不少商业银行的利润增速纷纷放缓至个位数,但是日进亿元仍是常态。不过,随着限薪令发出、不良资产的增加,商业银行的降薪潮真的来了。一方面,商业银行的高管薪酬受到限薪令影响,另一方面,商业银行不良资产的迸发需要分支机构业绩来抵,随之普通员工的薪酬就受到了挤压。

  多数银行平均薪酬普降

  随着上市银行半年报的披露,商业银行员工薪酬再次呈现在大众面前。北京商报记者计算后注意到,不少银行员工薪酬确实出现了明显下降。

  值得一提的是,在计算员工薪酬时,经常会由于采用的指标不同而出现偏差。据悉,计算员工薪酬经常会由于按照“职工薪酬实际列支”与“当年应付职工薪酬结余”两个概念导致结果不同。不少银行人士认为,计算口径应为当年银行职工薪酬实际列支÷银行员工人数,而所谓实际列支则为员工费用。

  以浦发银行为例,该行今年上半年应付职工薪酬为69.32亿元,其中员工工资、奖金和补贴为67.27亿元,占业务管理费的47.07%,同比减少5000万元,福利费有所增加为1.65亿元,同比增加了3300万元。同时,浦发银行半年报显示,该行上半年员工费用为87.38亿元,按照在职员工人数43645人计算,平均薪酬为20.02万元,而北京商报记者查阅了该行2014年半年报注意到,2014年上半年该行员工的平均薪酬为21.88万元。

  而国有银行中的农业银行,北京商报记者查询后发现,去年上半年员工平均薪酬为10.99万元,而今年该行员工费用为536.79亿元,平均员工薪酬为10.92万元,略有所降低。

  一般来说,银行支付的薪酬包括短期薪酬、离职后福利、辞退福利和其他长期职工福利等,其中短期薪酬包括工资、奖金、津贴和补贴、职工福利费、医疗保险费、工伤保险费、生育保险费、住房公积金、工会和教育经费、短期带薪缺勤等。

  需要指出的是,从半年报上来看,多家银行的高管薪酬有所降低。中信银行(601998,股吧)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获取的薪酬为1159万元,2014年同期则为1239万元,一共减少80万元,同时多家银行针对于管理人员薪酬的支出也大幅度减少。

  而一位股份制银行支行风控经理向北京商报记者直言,对于基层员工来说,所谓的薪酬下降一方面是,基本工资保持常态不见涨动,更重要的是,在经济下行过程中,不良资产量增多,很多窟窿需要分支行的业绩来抵,如此一来基层员工不仅面临更大的压力,一些应得的奖励也随之减少。

  不良资产吞噬绩效奖金

  其实,有不少市场人士表示,去年底不少商业银行员工平均薪酬都在40万元左右,为何今年上半年出现如此大幅度的下降。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之所以年底员工平均薪酬普遍走高,主要是其中包括了大量的高管薪酬,而在年中,这一薪酬没有得到充分的体现。

  对于银行薪酬出现下降的原因,“限薪令”成为影响大型商业银行的原因之一。根据2015年1月1日实施的《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包括中石油、中石化、中国移动等53家央企以及其他金融、铁路等19家企业负责人的薪酬水平,都必须在未来若干年内保持在适度合理的水平范围内。从目前的基本趋势来看,改革的方向就是降低基本薪酬标准,提高绩效工资的比重,并促使薪酬结构的调整和优化。工商银行建设银行等四大行作为央企,当然无法置身事外,也要受此方案的硬性约束。

  不过,不少银行业人士直言,限薪令并不是要降低薪酬,很多都是一种薪酬体制的改革。

  而对于普通银行员工来讲,一些隐性福利的减少可能是最直观的感觉。各家商业银行开始进行薪酬制度改革,对于一些福利的发放更加谨慎。

  另据公开消息显示,某国有银行近期调整全行的晋升规则和考核分配体制,员工普遍绩效降幅在30%左右。而有些分行因为不良率过高,绩效奖金几乎拿不到,只拿4000-5000元的基本工资。

  同时,在中国投资和出口驱动的经济增长模式下,当制造业出口受阻、国内市场饱和、国外市场不景气三种情形同时出现时,企业的投资率和银行的贷款率肯定都将出现下降。随着互联网金融的异军突起,和其经营和管理手段的不断创新,中国银行业面临的竞争压力将空前加大。在这种供求双重力量夹击下,中国银行业的利差将会缩小,银行不良贷款率上升将成为家常便饭。加大对绩效考核不合格员工的问责力度,落实调减绩效工资、降低工资等级档次以及降低职务层次等改革举措顺势发生,直接受影响的就是员工薪酬。

  弃“金饭碗”奔互联网公司

  虽然商业银行的盈利能力依旧惊人,但往日骄人的“金饭碗”反而有些烫手,所以逃离体制成了不少银行从业人员的一大选择。

  特别在上市银行不良资产冲击之下,商业银行的基层以及中层员工流动性大增。截至上半年末,工行不良贷款率为1.4%,比上年末上升0.27个百分点;农行不良贷款1595亿元,较年初增长约345亿元,不良贷款率1.83%,较年初增长0.29个百分点;交行不良贷款余额501.53亿元,较年初上升16%,不良贷款率1.35%,较年初增加0.1个百分点。越来越多的商业银行员工开始奔向互联网金融领域。

  北京商报记者从一家股份制银行风控部门相关人士处了解到,“正在寻求互联网金融公司风控部门的职位,现在银行降薪波及到基层部门,特别是不良增加,很多窟窿需要支行的业绩来顶,压力太大日子也不好过”。此外,上海一家P2P平台高管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自己曾在银行做了十多年,现在不少老同事也找过来想要转行”。

  高企的薪酬是主要驱动力之一,随着限薪令的实施,银行业的固有高收入预期被撼动,越是高管越能感受到由此带来的收入预期压力。而互联网金融等平台有更市场化的薪酬体系,而且不会面对限薪令。有从监管机构辞职投入市场化机构者透露,与过去相比,收入高了10倍。而对于银行业高管来说,在互联网金融公司能获得一定的股权、期权,也成为离职的动力之一。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银行一名基层员工的月薪就在1万元左右,如果跳槽至互联网金融公司,一些大手笔的企业可能给到2万-3万元甚至更高,而此前这些基层员工却背负着大量的考核压力。

  不过,一位银行业人士直言,虽然银行躺着赚钱的日子已经过去,但是商业银行的体量毕竟是互联网金融公司暂时不能匹敌的,所以随着商业银行的转型,稳定的收入仍然可持续。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