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6月20日 星期四

财经 > 产经 > 产经要闻 > 正文

字号:  

滴滴司机强奸乘客获刑 《警法时空》解读专车安全

  • 发布时间:2015-11-20 14:37:33  来源:中国网财经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马艺文

  【编者按】25岁的滴滴司机郑某于7月4日凌晨接了一张“顺风车”订单。在将单身女乘客王女士送到目的地附近后,采用暴力手段与王女士强行发生性关系。11月18日,海淀法院一审以强奸罪判处郑某有期徒刑4年。当日,《警法时空》节目连线当日旁听记者、知名法律顾问、新闻评论员给听众深度解读网络预约车的安全问题。

  主持人:欢迎收听《警法时空》,打开手机上的打车软件,输入手机号码稍等,就会有互联网约车平台的的哥跟您联系带你去目的地。有了互联网约车平台,大伙出行真的是方便了很多,不过就在日前北京市的检查机关公诉了这样一起案件,这个案件在海淀法院今天上午公开宣判,当然说的这个事也不是说和行业有关,而是有人,有组织,有人的地方他都有这种现象,那就是犯罪。有这么一位乘客就是在互联网约车平台上打了一辆互联网约车,结果在路上被这名司机强奸,而且这名司机他之前曾经有过劣迹。当然了,每个行业、每个领域都难免有违法犯罪的问题,只不过是看他的这个行为和行业本身是不是在管理上有些问题,这可能才是值得关注的。那么可能大伙会想有前科劣迹的人怎么就能够注册互联网约车平台的司机。平台不能发现,也能够允许吗?那么具体怎么管理,还有就是出租车是一个相对密闭狭小的空间,面对的是公共人员,大家对他的从业者,对他的具体的可以说开车的人的类似的身份还是有一定的需求的,因为他涉及到公共安全。那么这样的一个案件对于互联网约车平台如何更好的管理司机的身份,提供给乘客更放心的服务,能够带来什么样的启示呢?今天的《警法时空》咱们就说说这互联网约车平台上发生的个别案例,节目当中我请来了两位嘉宾,在直播室陪伴大家的是警法时空栏目的新闻评论员,财经媒体人韩 澄宇。一会还会听到我电话采访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的法律顾问赵占领。首先咱们接进热线电话,这个热线电话是本台今天上午在海淀法院旁听采访的记者 孙潇, 孙潇你好。

   孙潇:主持人好,观众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 孙潇,请您给我们大家介绍一下今天上午宣判的结果和这个案件本身的情况。

   孙潇:宣判的结果是,海淀法院以强奸罪判处郑某有期徒刑4年,那么在之前呢郑某也是赔偿了被害人王女士7万元,获得了被害人谅解。我们来回顾一下这个案件的经过,今年7月4号的凌晨,郑某是驾驶着轿车送孩子去儿童医院就诊,由于是他奶奶陪孩子看病,所以说郑某就闲来无事,打开了手机的叫车软件去接单拉活。凌晨3点多的时候,自己是接到了王女士的叫车服务,赶到了三里屯去接了王女士,并把王女士送到了海淀区附件的一个公交站牌,整个路程其实不是很远,等到王女士准备下车的时候,郑某就动了色心,在驾驶座把车锁了,然后爬到后座把正准备下车的王女士拽住,自己用手掐住她的脖子怕她出声,然后郑某就脱掉王女士的衣服,强行和王女士发生了性关系,这是整个事情的前后经过。其实这个事情相对比较简单。

  主持人:这个案件在检察机关公诉的时候,发现实际上郑某是有劣迹。当然他当时是行政处罚,不算前科,算劣迹。他当时是一个什么劣迹?

   孙潇:郑某2010年3月份的时候,郑某是因为嫖娼被西城公安分局行政拘留了4天。

  主持人:确实是和他再犯的罪行之间是有一个类型上的雷同。在今天的庭审当中面对4年,有没有民事赔偿呢?

   孙潇:他在之前已经赔偿给被害人王女士7万元,获得了谅解。其实是这样的,大家会觉得为什么他有前科劣迹,还能去接单拉活,其实郑某在接受检查官提讯的时候他就说他的滴滴约车的这个账户是他的老婆的手机号码注册的。但是这个账号就只能是用在叫车的服务上,而不能自己作为司机去接单拉活。那天晚上,他也是在网上搜索帖子,找到了一个车牌号码和车主性别。他用自己的驾驶证注册了作为司机的账号,然后他就立刻可以接单拉活,唯一的区别是什么?如果说郑某不再提供个人行驶本、驾驶人照片,他这个照片未送到网上约租车公司审核,那他的赚钱是不能转现银行卡里的,只有这个区别,但并不影响他接单拉活。

  主持人:也就是说,当时这个被害人付给他的是现金,是吗?

   孙潇:不,他付的也是从网上转账的,但是这个钱呢,是留在他这个网上约车的账户里,不能通过他的账户提现。如果是这个把他的照片和身份证照片,比如驾驶员的行驶证,驾驶员身份证,驾驶员证件照这些照片,给公司审核完毕之后,他就可以去吧账户的钱他到银行卡上,就这样一个区别

  主持人:也就是说,他就是用虚假身份注册的,而且还没有注册成功,但是已经过了司机身份的第一道坎,但是钱没到账户,可想而知他拉这单活压根就不是为了挣钱。犯罪,这是个社会现象,不是说行业问题。所以有的时候,媒体报道一些犯罪现象,引来大家对一些行业形象的质疑,倒也不至于。比如说,老师对学生一些伤害,或是个别医生等等,我觉得这个,凡是有人的地方就有犯罪现象,这不涉及到矮化或丑化某个行业,但是我们看, 澄宇,在这个案件中,郑某他能够大晚上,随便在网上,贴一个韩 澄宇的身份证号,一查,韩 澄宇三个字,身份证号,我申请一个司机,立刻就过。虽然这一单的钱没落兜里,也许我就不为了落兜里这钱,也许我也为。那怎么可能为呢,那银行卡的名字也得是韩 澄宇的呀,所以这个钱它是肯定落不到兜里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就能开车了,也就是说,我们的乘客在这样的情况下,就能叫来空壳黑司机。以前叫来的是黑车,现在叫来的是黑司机,它这个服务信息,给您提供的司机和车辆服务信息都是假的。我想, 澄宇,他就不是犯罪的时候有侥幸心理,他就是为了犯罪。我之前还认为,他可能用他爱人身份做伪装,他有临时起念犯罪的侥幸心理,我现在觉得他就是故意的,他是设计的,他就是为了逮那些晚归的,三里屯,你怎么不在大学门口等呢,您在北京女子社摔跤队门口等等,您试试,他也不等,警校门口等等,他也不等,他怕挨揍啊,他揍不过人家,他在三里屯门口等。这样目前的互联网约车平台,对于司机的注册信息和身份管理,他怎么就这么低,他到底怎么管的, 澄宇,我们一起来听听占领律师的介绍,现在互联网平台是怎么管司机的身份的。

  占领:各家网络约租车平台对司机和车辆的准入门槛大致是相同的,要求司机有一定的驾龄,比如说几年以上,同时,可能会要求不能有交通违章记录,特别是严重的交通违章记录,比如酒驾、醉驾或是危险驾驶。甚至有些平台可能还会要求司机本身不能露一些违法犯罪记录,个别有这样的要求,但大多数只是限于司机不能有一些重大交通违章行为,而没有要求他不能有犯罪记录,这是对司机的要求。那么对车辆的要求基本上是这么几种:一个是对车况有一定的要求,车龄几年以内,或者是对车的配置、车的价格,每家可能具体做法不一致。另外一个,是证件信息,无论是司机的身份证、驾驶证和行驶证都需要提供的,各家约租车的门槛都是这样的。自己制定的标准主要是考虑就是第一平台不能设置过高,过高可能会限制司机进入的数量。当然另一方面,他也需要介入一定的审查,以防止出现一些安全的问题。所以折中之下,需要司机提供没有违章记录的证明。对于犯罪记录证明,一定要去当地的派出所单独开具,给很多司机造成了困扰,我们知道约租车平台上的司机就是一些单独的个人,有些司机甚至只兼职开的,顺风车、拼车,这个司机他甚至不是以营利为目的的,在要求公安机关去开具无犯罪记录证明,他不一定会愿意去做。还有,这个公民无犯罪记录证明不是随便因为个人而开的,根据特殊的法律规定,一般是公务员召考过程中,律师在实习过程中办理律师执业证的时候开具。至于一般的公民个人,你要求公安机会去提供这样的证明 ,一般情况下是不提供的。车辆、司机与注册信息不符合这种情况,约租车平台是允许乘客投诉的。如果投诉一经核实,就会进行相关处罚。当然他也会利用GPS定位手段,为这种订单的信息、交易过程提供一些记录,便于公安机关及时的侦查。

  主持人:嗯, 澄宇,您听。实际上,互联网约租车平台充分意识到对你要求没有前科劣迹不涉及到就业,或者说参与到我这个平台的歧视,因为车内不是室外,是室内。戴安娜王妃因为车祸去世之后,英国的媒体联盟就形成一个全世界几乎都能接受的标准。那就是车外观是公共区域,里面是私人空间里。

  记者可以拍明星的车牌号、车体,不能拿着你的镜头照车里面,那叫室内。那可想而知,在这样一个封闭、私密的私人空间里,我对从业者有相关的更严格的特别要求,不涉及到就业歧视,这就是法律给予这个行业和从业者的特殊要求和门槛。

  那 澄宇您看,刚才占领律师说的很明白,不管是这个“滴”那个“滴”,这个“嗒”那个“嗒”,实际上要求的都是身份证、驾驶证,人都不用来。

  第三就是你要没有酒后危险驾驶、吊销驾照的记录。我想,如果有一个司机曾经醉驾过,我在想这个司机就写一个承诺,说“我没有”,你有没有能力去核实?可能也就只能是形式上审查。据我了解,神州专车有这样的规定:你到我这里当专车司机,你得拿着你的这些东西到现场来,而互联网专车也不需要。

  但是占领律师说的很对,它不可能要求这么高,它本来就是一个“大家帮助大家”的事儿。您让每一个人都到我这儿来,我也受不了面试。第二,公安机关也不可能给你开无犯罪记录,否则派出所每天就得给几千万、甚至上亿的人服务,这不可能,你也不是特殊的工作行业。第三,你自己写一个承诺,“我没有犯罪记录”,或者“我有”,我也没有渠道给你查。因为我不是一个公共服务机构,不是一个行政单位。我只能按照你说的。

  但是, 澄宇,说这些我都能理解,那为什么在这家互联网平台上,它连这个司机取钱的卡号,真实的名字开的卡,它都不要;它就着急了,只要你申请了,我就赶紧给你一个身份,你跑吧!它为什么门槛这么低?它就心这么急呢?

   澄宇:我们要注意到这个事情发生的时间节点是今年7月份。那么,在那个时间节点发生了什么,可能今天很多的朋友,尤其是对网络约租车市场很关注的朋友,应该很了解。当时是三个巨头在拼命地争夺市场,最大的是滴滴,第二个就是这个领域的美国鼻祖,进入中国市场的Uber,第三个就是神州。但是这三个公司采取的方式是不太一样的。前两个公司采用的是比较接近于美国的模式:放低门槛,用网络大数据的配对,然后希望通过轻资产的运作来提高效率,给更多的人提供出行的方便。

  神州走的是另外一条道路,它的车是自己的车,司机也等于是它自己的员工。也有人说神州的这种模式是更重资产化,在管理模式上跟前面提到的两家互联网特质比较明显的公司是有比较大的差别的。我印象中,神州当年还发布过一个以“安全”为主导的网络海报的攻势,还在圈内引起了很大的反应。有很多人在嘲笑他们,说安全怎么好做卖点,但从今天这个案子的角度来看,安全还是一个很不能忽略的问题。可能犯罪的几率是万分之一,小概率事件。但是,落到被害人身上就是百分之百,这个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就是说,你每天跑一万单,你可能只有1单出了问题,9999单都没有问题,那应该鼓励,这个没错。但是,这个万分之一的受害者,对他来说就是灭顶之灾。不能因为小概率而忽略这个问题。

  那当时我们知道,这三家公司的特点是什么呢?他们为了估值。我们知道,有些公司估值要百亿美元以上,120亿、150亿,那么他们怎后在亏损的状态下让风投不停的给出资呢?那么他一定是你有多少市场率,市场占有率,你每天能提供多少单的服务,你给我看你通过手机订制这个服务有多少GDP的值。所以他这个时候必须用最快的速度把量放大。但我们知道,我们10多年前,大家还记得吧,初次经历信用卡大战的时候,大家会发现在社区内、办公室和楼下摆张桌子,也不知道哪里跑来个银行说:“哎,给你个卡!“然后这个卡你拿着身份证,其实你当时是临时工还是正式工你工作多少年你的月收入,这些对于给你信用卡开多少额度的信息都无法核实的情况下,就大量发出了信用卡。这样的状态确实大力推动了信用卡在中国的发展,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一是僵尸卡的出现,开了卡但是人家不用,你是要承担这个成本的。用了,但是他没有这个偿还能力,最后导致了很多银行的贷款率是有上升的,以至于后来再回头对这些客户进行一个梳理,这个过程是很痛苦的。

  主持人:是的,银行还专门组织了要账队,还起诉了一大批人,被起诉的这些人还特别无辜。“我一个月就两千块钱,我哪儿知道这个延期三个月不还就要算半年啊。”你看,它实际上也在害人,他在误导。下面我们来听听本台百姓taxi的主持人李阳介绍一下同样是出租车行业,那么传统出租车是怎样屏蔽掉安全问题的。

  李阳:对,大家伙都知道,一说开出租,都有一个双证。首先一个证是出租车汽车的准驾证,一个是出租司机的服务监督卡,这两个卡都是在学校毕业之后就可以拿到。但是,能够保证我们的出租司机没问题,是合格踏实的,就在于第三个证。第三个是出租司机的治安证,这个是要到你应聘的公司之后,经过专业的培训、学习,是由公司来发给出租司机这个最后的证。他要求出租汽车司机要到自己当地的派出所开一个没有犯罪记录的证明。如果不开这个证明,当公司给出租司机要这张证的时候,一般的公司招人是招一批,那这一批司机,作为公司也会到相关的部门调查核实,没有犯罪记录的司机他们才会聘用。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当这些喜欢开出租的人经过了专业的审核之后,可以开出租了,那么在实际的运营过程中,有违法、犯纪,公司怎么会知道呢?如果有了大的违法犯纪行为,公安机关会通知到公司,公司就会知道了,我们说违法了,就是在行业当中、管理条例中有严重违章的这种行为,都会开除,而且5年之内不能开出租。如果没有公安机关通知,某些企业会观察,怎么回事呢,公司也会去调查核实,所以能够保证我们在从业中出租司机是没有违法行为的。

  所以我在想,互联网约车平台确实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效率和选择,解决了大家打车难的问题,确实功劳很大。但是当你进入一个传统的行业之后,越来越深入的发展,和消费者深入的接触的时候,一定会遇到传统行业它曾经遇到的痛点和问题,你能不能解决的比传统行业更好。所以我曾经在节目中说,传统行业也别太害怕互联网企业,互联网企业也别太慢待传统企业这么多年形成的专业精神和经验教训,要尊重和敬畏。那么,两者要互相学习对方的优点。那程昱,您是怎么看待互联网企业纷纷进入传统行业,但是呢,有些互联网企业在传统行业进入之后,依然没有很好的解决一些痛点,教训。

   澄宇:两个字:失控。21年前,著名的科技杂志《连线》的总编凯文·凯利有一本书叫《失控》,很多人看过,但是也有的人看了个大部头,实在是怕读不下去。我觉得这里面说的非常好,因为互联网去中心化,提升效率,大幅度的提升效率,利用技术的力量,利用创新的力量提升效率。但是,在提升效率的时候,一旦过渡,面临的就是失控。那么,这里面就有一个度的问题。过去,我们中国人讲中庸之道,其实他是有很深的哲学道理,就是说你不能太左,不能太右。那你追求效率,当然是我们所有人喜欢看到的情况,去中介化,提高我们的收益,单位时间的收益。但是,如果过度追求这样的效率,拆掉了本来这个社会中需要的防火墙的时候,由此引发的这种灾难性的后果,可能是效率不能够补偿我们的。

  主持人:嗯,商业模式也会被质疑,甚至摒弃。

   澄宇:网络约租车平台是一个,包括互联网金融。之前谈的非常之多。但是近两年关于P2P跑路的非常多,我们不否认P2P是非常好的创新产品,但是他讲究了效率,讲究了技术的创新,但是他在安全的问题上没有做好的话,一旦出现问题就会有非常可怕的后果。那么到底怎么来做,我觉得有两个路径:一、我们的行政部门是不是提供了足够的公共产品给这些互联网企业。美国人为什么能发明uber,因为美国人一张信用卡就可以把他所有的数据、把他一辈的东西都含在这张卡里。

  主持人:所以,Uber有一个互联网企业中唯一的要求,那就是没有犯罪记录,他敢提。

   澄宇:对,因为他能查到这个数据。那么目前在中国这个公共服务提供比较欠缺的地方,你让每一个兼职司机去跑派出所去跑街道,不现实,也增加了他的成本,约束了这个行业的发展。那么第一部分就是我们的行政部门是不是应该提供这样的产品。

  主持人:而且您要把互联网约车当传统出租车管理,那您是不是该提供这样基础信息的核实。

   澄宇:你提这样的要求就得提供这样的服务,这是第一点。第二个就是我们的互联网企业的角度来讲,效率当然要,收益也要,估值也要。但是,别忘了,传统企业他做这么多年一定有他非常深厚的积淀,一定有它绕不过去的那几个点。那么这些点其实也是这个商品社会中市场经济的一个痛点。我相信,如果网络约车犯罪事件频频发生,当安全成为一个痛点的时候,可能对你的企业就是致命的杀伤力。

  那今天的节目到这里就结束了,那么这绝对不是一个个案,这是一个消费痛点。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