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5月21日 星期六

财经 > 证券 > 证券要闻 > 正文

字号:  

证监会半年查逾百大案 “股市异动”倒逼监管转型

  • 发布时间:2015-10-26 07:57:47  来源:大河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杨菲

  180天查处106案,证监会“拼了”。

  “这次股市异动带来了什么?”“改变了什么?”在经历四五月份的暴涨、六七月份的暴跌之后,这两个问题萦绕在不少市场人士的心头。一个可以看到的改变是,异动期间市场对强监管的急切需求,让存于理念层面的“监管转型”在实际中大大加速。

  自2013年底,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启动以来,证监会从侧重审批到加强事中事后监管的转型就已经开始。不过,2014年全年,证监会对55家机构、416名个人作出了行政处罚,罚没款金额仅4.68亿元。

  从4月24日启动“证监法网”至10月24日的6个月中,证监会就查处7批共106起重大案件,被限制出境的涉案人员近百人,查处数量级速度都远超以往。罚没款总额创历史新高,仅最新公布的12起操纵案罚没款总额就高达20多亿。

  “以前按照常规推动,节奏和强度没有这么大。但是这一次,有明确规定的时限,要求两周查一批、一周有突破、两个月之内查结。”熟悉“证监法网”行动的监管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证监会领导对监察链条各环节都提出了要求,处罚委批量审、听证会批量听,全部大批次进行。

  重罚操纵

  “今年形势比较严峻,尤其是股市异动期间的市场操纵,已经到了肆无忌惮的程度。”证券诉讼律师、上海华荣律师事务所许峰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股市异动对市场秩序影响非常大,这也是为何证监会今年将内幕交易和市场操纵作为打击重点。

  何等肆无忌惮,从最近的一批案件可见一斑。

  上周五,证监会宣布将对12宗市场操纵案作出行政处罚,罚没款金额总计超过20亿元。这些案件特点鲜明,比以往都更加复杂。参与的主体既包括个人,也有多家投资类公司卷入,既有境内公司,也有境外公司。有的操纵并非独立事件,而是多个市场主体合谋进行。

  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邓舸表示,这一批案件,涉案金额巨大,手法新颖,当事人通过滥用交易规则,以不正当手段干扰和影响市场机制和作用的正常发挥,对证券市场起到了“助涨助跌”的作用,加剧了股市的异常波动。

  例如自然人肖某东,一人操纵12只股票价格,违法获利高达7223万元;再如自然人吴某乐,与深圳市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合谋”操纵“特力A”、“得利斯”股票价格,深圳公司从中获利1.47亿元,而吴某获利更是远超于此,达到1.74亿。除操纵股票价格,还出现了操纵ETF、利用QFII操纵B基金、利用融券机制操纵市场等多种新型手段。

  违法获利金额频频刷新纪录,相应的处罚金额也连创新高。根据行政处罚告知书,肖某乐将被没收全部违法所得,并面临2.17亿罚款;吴某乐面临罚金更高,超过5.2亿元;前述深圳公司被处以4.42亿罚款。

  不过,对此有业内人士认为,处罚还“不够重”。

  《证券法》第二百零三条规定,违反本法规定,操纵证券市场的,责令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证券,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以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对于这一批市场操纵案,证监会作出了3倍罚款的要求,但还不是定格处罚。”一位业内人士对本报表示,在今年如此特殊的行情下,没收全部违法所得、顶格5倍罚款,都是可以接受的。

  据《第一财经日报》了解,操纵市场者所面临的“惩罚”可能并不仅仅如此。许峰对本报称,操纵金额这么大、违法所得这么多,后面也必然面临大量股民的索赔。

  正常情况下,投资者索赔,必须在证监会公布行政处罚决定书之后,这是法律规定的前置程序。之前,从下发告知书到下发决定书时间不确定,有的案件拖得时间较长。而从目前监管进度来看,各项程序在加快,索赔前提很快具备。

  “与内幕交易类似,市场操纵也没有投资者索赔胜诉的案例。”许峰预计,这一轮股市严打,或许恰恰能够催生一批案例出来。

  平均两天一案

  第一批12起、第二批10起、第三批12起、第四批16起、第五批10起、第六批16起、第七批30起。180天106起,平均不到2天查一起案件,强度和频率空前。

  案件几乎覆盖全部领域,从信披违规、内幕交易,到造谣传谣、市场操纵等,在股市异动期间,证监系统全部39家办案单位全线出动,速查速办,稳定市场。

  这就有一个问题。为何今年的监管稽查人员“格外卖力”?是因为以前违法行为少、今年违法行为多吗?

  证监会上市部、机构部、地方派出机构承担市场日常监管职能,其他沪深交易所、协会等承担自律监管职能,主要的稽查工作由稽查局负责。

  目前,中国的证券期货市场有近2800家上市公司、2600家新三板企业、12000多家私募机构、近百家公募基金、一百多家证券公司以及大量的期货公司、咨询机构,800人的稽查队伍捉襟见肘,证监会如何调动监管资源就成为一个问题。

  早在2014年1月,证监会主席肖钢曾在全国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上,专门以“大力推进监管转型”为主题发表讲话。这篇13000多字的讲话稿,为证监会监管转型的做出了明确部署。就在监管转型潜移默化地进行时,六七月份的股市巨震,对监管提出更高的要求。

  “今年查处案件大量增长,有多方面原因。股市异动,投资者关切问题高度集中,市场亟需稳定。”接近监管层人士对本报表示,在这种背景下,证监日常监管部门增加了向稽查部门移送线索的数量,事中与事后的监管逐渐衔接;内部工作机制发生变化,证监会高层对案件查处设定明确时限,批量处理,节奏和强度大大提升。

  稽查局也逐渐从幕后走到台前,发现线索,直接冲到一线。“有异动,背后就可能有违规。”带着这样的想法,稽查部门主导进行了清理配资、严打操纵的案件。“证监法网行动,也在硬推着会里各部门往前走。”

  证监会相关负责人曾公开表示,这轮股市异常波动,进一步暴露了我国股票市场不成熟、制度不健全、监管不适应,以及上市公司和投资者结构不合理,短期投机炒作过多等问题。

  证监法网行动已经查处案件7批106家,但相对于问题众多的庞大市场,显然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下一步,证监会还将以“专项执法”与“常规案件”相结合的执法方式,对各类违法违规高压查处。

  法网行动,未止步。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