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4月03日 星期五

“魏则西事件”持续发酵 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公司

  • 发布时间:2016-05-03 08:30:46  来源:新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吴起龙

  22岁的大学生魏则西,因患滑膜肉瘤于4月12日去世。他生前在求医过程中,通过百度搜索看到排名前列的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下简称武警二院),因相信后者所推荐的“生物免疫疗法”,花费二十多万元后也并无明显效果。此事一经爆出,立刻引起了社会各界强烈的关注。

  昨日(5月2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消息,国家网信办会同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公司。而北京青年报记者探访武警二院发现,魏则西曾就诊的生物诊疗中心已暂时停诊。

  联合调查组进驻 百度表示“欢迎”

  昨天,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言人姜军指出,国家网信办会同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公司。对于调查组的进驻,“百度”公司则表示“欢迎”。

  昨天,姜军表示,近日“魏则西事件”受到网民广泛关注。根据网民举报,国家网信办会同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公司,对此事件及互联网企业依法经营事项进行调查并依法处理。

  联合调查组由国家网信办网络综合协调管理和执法督查局局长范力任组长,国家工商总局广告监管司、国家卫生计生委医政医管局及北京市网信办、工商局、卫生计生委等相关部门共同参加。联合调查组将适时公布调查和处理结果。

  对于调查组的进驻,百度公司表示,百度欢迎联合调查组进驻。网络信息健康有效,是包括百度在内的每个互联网参与者的责任。百度将全力配合主管部门调查,接受监督,不给互联网虚假信息和违法行为留下可趁之机。

  “生物诊疗中心”昨天已暂时停诊

  昨天本报报道了西安大学生魏则西之死引发网络关于武警二院生物诊疗中心的质疑。昨天,处于风口浪尖上的这个诊疗中心突然暂时停诊,对于停诊原因,武警二院工作人员称“此为内部事情”。

  昨日上午10时许,北青报记者来到魏则西生前做过四次“生物免疫疗法”的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以帮他人咨询病情为由,北青报记者试图挂该院生物诊疗中心主任医师温洪泽的专家号,挂号处的工作人员表示该院生物诊疗中心已经停诊,至于停诊原因和何时复诊,挂号处工作人员表示均不知情,建议北青报记者去医务处咨询。

  在挂号处工作人员的指引下,北青报记者随后来到武警二院的医务处。一名身着武警警服的医务处工作人员向北青报记者确认,该院生物诊疗中心已经暂时停诊。当北青报记者询问停诊原因时,他表示“这是我们医院内部管理的事儿”。北青报记者又问该科室何时能够复诊,该医务处工作人员表示,“这段时间他们科室都停诊了,什么时候复诊我不确定”。

  昨日上午在武警二院探访期间,北青报记者看到该院其他科室正常工作,有患者及家属出入。另外,北青报记者曾经于前日下午来该院探访,当时生物诊疗中心前台有护士提供咨询和导医服务,并且医院挂号处可挂生物诊疗中心的专家号。

  “魏则西官微”回应质疑

  希望捐5万元治疗费

  昨日,负责打理魏则西微博的网友发布微博称,开通此微博的本来目的是获得关注以求组织募捐,但无人问津,现在微博火了,也甚至招来了“你们是想要赔偿吗”的询问。微博表示,魏则西的父母只想安静地生活,希望媒体不再打扰。

  魏则西生前希望拿剩下的近五万元治疗费用去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并分享他的看病经历,让一些癌症、肿瘤患者在治疗上面少走弯路,把一些慈善机构的信息给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同时照顾好他的家人。

  话题

  百度该为“魏则西之死”负怎样的责任

  对于“魏则西事件”后,百度方面因竞价排名模式而遭遇众多指责。昨天有法律界人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百度方面是否负有相应的责任,要看其是否尽到了必要的审核义务,另一方面,如果医院存在虚假推广等问题,要看百度在知晓后,是否采取了必要手段。

  为什么人们会去指责百度

  当魏则西的经历呈现在公众面前时,百度在医疗信息方面竞价排名的模式再次遭遇了公众质疑。

  “百度推广”曾发布声明, “我们第一时间进行了搜索结果审查,该医院是一家公立三甲医院,其提交给百度的资质齐全”。微博中,“百度推广”还附上《武警部队单位对外有偿服务许可证》复印件。

  在华北电力大学教授王学棉看来,“魏则西事件”发生后之所以百度会遭遇众多指责,公众在潜意识里认为竞价排名属于广告,认为竞价排名在这起事件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百度竞价排名并不算广告?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同样认为,百度之所以遭到指责是因为,按照不少人的理解,百度的竞价排名属于广告。

  但是现实的状况是,根据目前的司法实践,百度的竞价排名并不能算是广告,新修订的广告法没有将其纳入当中。各地法院也判过不少告百度竞价排名的案子,百度大多数都胜诉了。

  不过,去年实施的《互联网广告监督管理暂行办法》明确规定,付费搜索结果属于广告。但这只是个暂行条例,不能违背广告法。

  北青报记者查询了由北京高院发布的《关于网络知识产权案件审理指南》,该文第39条写道:“搜索引擎服务提供者提供的竞价排名服务,属信息检索服务。”紧接着其第40条对竞价排名进行了“约定”:“在提供竞价排名服务的过程中,搜索引擎服务提供者未实施选择、整理、推荐、编辑关键词等行为的,其对竞价排名服务中所使用的关键词等不负有全面、主动审查的义务,但明显违背法律、法规规定的除外。”

  同时,第40条也提到了搜索引擎服务提供者的责任问题:“搜索引擎服务提供者知道他人利用竞价排名服务实施不正当竞争行为,未采取必要措施的,应当与其承担连带责任。”

  在王学棉看来,单纯从现有的法律来看,百度的竞价排名相当于一个合同,搜索的时候负责将企业的信息排到前面,但百度本身是不负有审核医院是否承包出去、医院的医疗技术水平到底是什么水平诸如此类的义务的,只要对方是正规企业,是合法的法人或者组织,就可以进行竞价排名。“但从道德角度讲,百度要承担一些责任”。

  担责要看是否尽到审核义务

  长期代理医患纠纷的范贞律师认为,在谈论百度在“魏则西之死”事件中是否要承担责任之前,首先要对这件事情进行定性,要先核实医院在诊疗过程中是否有错,医院采取的诊疗方式是否有错,有没有采取这种诊疗方式的资格。

  百度在这件事里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要看它是否就医院所提供的资料进行必要的审查。“医院说他引用了国外技术,那他有没有把相关文件给百度,百度有没有审核这些文件,如果没有,百度就存在审核不严的情况。”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李俊慧则认为,搜索平台是否需要承担责任,一方面要看其是否尽到了必要的审核义务;另一方面,对于医院存在虚假推广等问题,在其知晓后,是否采取了必要手段,及时下架。平台是否承担责任,承担多少责任,与在相关侵权行为中所扮演的角色相关。记者 李铁柱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