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2月08日 星期天

财经 > 证券 > 上市公司 > 正文

字号:  

金地罕见高额分红 管理层与险资大股东分歧依旧

  • 发布时间:2016-05-03 07:55:00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曹霁晨

  4月21日, 金地集团交出了2015年的成绩单。期内,金地集团实现销售金额617亿元,同比增长26%。但当年的扣非净利润下降幅度高达52%,同时管理费用大幅增加。

  但无论如何,徘徊多时的销售额终于突破600亿元大关。与此同时,金地集团去年被大股东否决的跟投计划也在董事会上高票通过。

  然而在市场人士看来,金地管理层与大股东之间的分歧并没有和解的迹象。今年该集团罕见地将净利润的59.07%用于分红,也被解读为:管理层为即将到来的博弈,争取更多中小股东的支持。

  金地管理层与2014年底成为大股东的险资之间的分歧点何在?分歧会否影响这家龙头房企的发展速度与方向?

  迟到的600亿

  2015年,金地集团实现销售面积446万平方米、销售金额617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5%和26%。至此,金地集团终于实现了其2014年设下的销售目标。

  早在2014年初,金地集团就把当年的销售目标设为600亿元。遗憾的是,2014年1~12月,该集团累计实现签约面积389万平方米,累计签约金额490.4亿元,较原定600亿元目标差100多亿元,仅完成全年目标的81%。

  但2015年销售金额的突破背后,是金地集团的营收和利润出现同比下降。2015年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27.6亿元,同比下降2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2亿元,同比下降约20%。扣除非经常性损益之后,这一净利润仅为约16.7亿元,同比下降高达52%。另一方面,整体毛利率也因为今年部分低毛利项目的结算,同比下降0.34个百分点。

  对此,金地集团财务负责人韦传军解释说:“公司净利润下降有两个原因。除了2015年集团结转面积和收入下降的原因外,营销费用同比增长14.3%,管理费用也同比增长了45.9%。”

  “另一方面,2011年、2012年是房地产行业的小年,土地投资金额偏低,由于房地产从拿地到销售、竣工结转通常需要2年多将近3年的时间,使得2015年的结转收入会受到影响。不过,2015年底已售未结算金额(含表外)超过600亿元,而2014年已售未结算金额(含表外)不到500亿元,同比增长36%,为以后年度的结转收入、利润情况打下较好的基础。”

  虽然利润有所下降,但金地集团的规模却在去年实现大幅增长,总投资额和获取项目数量均为近年最多。2015年全年,金地集团共获取33宗土地,权益投资额113亿元,新增土储面积447万平方米,同比增长56%,各线城市的总投资额占比分别为39%、51%、10%。期末,公司总权益土地储备约1600万平方米。

  并据金地集团董事长凌克判断,今年下半年土地市场竞争情况较上半年会有所回落,尤其是重点的一二线城市。“接下来,公司在公开市场会视地价回落的情况择机投资,同时通过其他的投资渠道来补充合适的项目。”

  此外,按照金地集团的计划,还将于2016年开发约80个项目,计划新开工面积约500万平方米,比上年实际完成量增长8.7%。“去年公司获得了大量土地储备,通过加快开发节奏,今年将增加大量可售货值。以近期的4~5月为例,金地集团总计新推或加推26个项目,环比增加9个,大部分集中在长三角地区,包括南京、杭州、武汉等地。”

  罕见的高额分红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利润各项指标同比均出现大幅下滑,金地集团仍一反常态地给出了一份较高金额的分红方案。

  据金地集团2015年年报显示,在母公司净利润中按10%计提盈余公积金后,该公司以最新总股本为基数,将每10股派发现金股利4.2元(含税),现金分红总金额高达18.9亿元,分红数额占净利润的59.07%。

  此分红方案不仅比金地集团前两年的14.61%和19.82%的分红比例大幅增长,甚至超出了行业龙头万科。其中,富德生命人寿与安邦分别持有金地集团29.94%和20.49%股份,在此次分红中可以入账5.65亿元和3.87亿元股利。

  而这样的高额分红也被市场解读为,金地集团对大股东富德生命人寿、安邦的“补偿”。

  在金地集团此次财报披露的前一个星期,该集团曾发布公告称,该公司日前召开的董事会会议对上述议案进行表决,金地集团14名董事悉数出席,其中12名董事投了赞成票,生命人寿、安邦派驻的两名董事则以权属纠纷和程序正义为由投了反对票。最终董事会通过了关于《金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核心员工投资项目公司管理办法(试行)》的议案。

  事实上,早在2015年初项目跟投成为行业热潮之时,金地集团就曾试图推行核心员工项目跟投议案。但该计划在生命人寿、安邦的强烈反对下,反对票的股票数则高达22.45亿股,占比达到86.44%,最终不幸搁浅。

  显然,此次计划顺利通过,源于阵地转移,转到管理层话语权更大的董事会表决。本来按照公司章程,审议公司长期激励事项,需报股东大会批准。但此次议案,金地管理层删除了“激励运营团队”的字眼,并且调整了部分细则,最终使得程序由一年前的“自股东大会审议通过生效”,变为“自董事会审议通过后生效,并由董事会负责解释”。

  而金地董事会中12人为公司管理层,2人为两大股东的代表。所以即便是两大股东都投了反对票依然未能阻止计划的推进。兼任金地董事的安邦副总裁姚大锋明确提出程序异议,认为这属于长期激励事项,需由股东大会批准。显然这一提议无力改变局势。

  为此,《中国经营报》记者向金地集团发去采访函求证,该公司仅简单回复称:“项目跟投情况请以公告为准。”

  但据另一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向记者分析称:“此次高额分红一方面是变相补偿因项目跟投利益受损的大股东富德生命人寿、安邦,另一方面,金地集团也借高分红进一步拉拢其他中小股东,为以后和险资的博弈拉票,也便于其进一步推行转型措施。”

  而数据也显示,2014年以来,金地集团在保证资金满足日常经营发展的前提下,积极按照章程规定向股东分配现金股利。最近三年累计现金分红金额占公司最近三年年均净利润的比例为88.55%。

  股东与管理层的分歧

  2014年开始,险资开启了抢筹地产股的大门。金地集团、 金融街 、远洋地产、 康达尔 、万科等房企均被险资举牌

  经过一系列争夺,富德生命人寿与安邦最终成为金地集团第一和第二大股东,分别持有该公司29.94%和20.49%的股份。随后,富德生命人寿与安邦分别派驻一名董事,剩余的12席董事席位则由金地集团管理层组成。自此,险资与金地管理各自据守,生命人寿与安邦有股东会的表决权,金地集团管理层则有董事会的席位优势。

  险资的强大资金成为房企发展的有力后盾,金地集团的债务结构因此受益匪浅。2015年,该集团实际资产负债率为58.30%,净负债率为51.00%,手头货币资金150.01亿元。货币资金/(短期借款+一年内到期长债)为1,短期偿债压力较小,财务结构较为稳健。

  但险资的强势入主,也让这家规模房企的管理受到不小影响。据一位接近金地集团的人士对记者透露:“金地集团管理层和入股的险资(生命人寿和安邦)一直都有分歧。金地管理层和险资都太强势了,双方都对对方所享有的权力不满。而这样的博弈使得金地集团的许多改革和转型不能顺利进行。”

  险资入股地产一方面想要补充资本金,从而满足偿付能力的监管要求;另一方面也希望获取的持有企业的长期股票收益,对于公司的发展思路有其从自身利益出发的考虑。

  而金地集团管理层2014年以前对于公司决策有着绝对的话语权,在他们看来,部分利益让渡给职业经理人,能有效激发公司效率,但这类决策短期内可能会对股东利益造成影响。

  “金地集团曾想过要发展多元化:进行地产金融化、做大企业市值以及对其他行业进行财务投资。在金地董事长凌克的心目中,金地不仅要以住宅业务为核心并发展商业地产,同时还大张旗鼓地发展房地产金融业务。并且,凌克还曾去澳大利亚等地考察过能源行业,希望金地能涉足能源……但这些都未能成行。”前述人士续称,“但享有股东大会话事权的险资也不好受,他们想让金地集团转型养老地产,但金地集团认为周期长太难做而不同意。”

  “这种情况下,金地集团只能沿用既有策略进行发展,但市场瞬息万变,发展策略需要不时调整。可是大股东的掣肘,使得不少很好的手段不能及时实施,公司的发展速度一再放缓。”前述人士不无遗憾地说。

  而数据也显示,从2010年至2012年,金地集团已经连续3年未能按照预期完成年度销售目标,这3年金地集团完成的销售额分别只有283亿元、309亿元、342亿元。这样的掉队在2014年市场波动时更为明显。2014年1~12月,金地集团累计实现签约面积389万平方米,累计签约金额490.4亿元,较原定600亿元目标差近110亿元。

  “去年金地集团的业绩有所回复,但也只是得益于房地产大环境的回暖和二三线城市销售复苏。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金地集团如果没有新的革新,未来的增长空间有限。”该人士认为。

  虽然此次金地管理层先下一城,强行推动了变通版的跟投计划。但管理层与大股东之间如此大的分歧显然不利于公司发展。未来,一些无法绕开股东大会的重大决议将如何推进,双方的博弈会进一步加剧还是有所缓解,有待进一步观察。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