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0月24日 星期四

财经 > 证券 > 上市公司 > 正文

字号:  

*ST博元:一只“不死鸟”的不归路

  • 发布时间:2016-03-23 10:11:08  来源:人民网  作者:赵一蕙 邵好  责任编辑:苏杭

  “开异地上市先河,走前无古人之路”,*ST博元的前身浙江凤凰股票发行八周年时,在公司特别印制的金属股票纪念卡上,写着这样一句话。近十八年后的今天,这句“前无古人”竟然又有了另一种解读:A股市场首家因重大违法退市公司。是耻是讽,是叹是怨,个中种种,都浓缩在了“600656”这个代码以及30个交易日后留给市场的背影之中。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回溯“600656”的“一辈子”,除了上市之初的几年好光景,其剩余约20年的A股生涯几乎都围绕着“壳”在运转,一波又一波的资本玩家、一次又一次的低劣炒作,演绎出了跌宕起伏的无奈轮回。

  值得玩味的是,那些曾染指“600656”的资本玩家,最终都没能在A股市场上生存下来,他们或是遭遇股权拍卖,或是个人涉嫌犯罪。在一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过后,其最终都付出应有的代价。

  对资本市场来说,今日的*ST博元或许只是微不足道的一员,但其“前无古人”的退市,无疑将会对整个市场的生态环境起到深远影响。

   一只“老八股”的二十五载蒙尘

  “600656”的沧桑与变迁,不仅仅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苦旅、几个资本玩家的成败,而更多的还是与之一起浮沉的中小投资者的伤痛,他们有过期待、有过无奈、有过愤怒、也有过绝望

  “再见,浙江凤凰!”2016年3月21日,上交所做出了对*ST博元的终止上市决定,当晚的网络上,有人发出这样的感叹。

  然而,记得公司最初名字并为之感叹的投资者可能只是少数。其实,从1990年12月19日上市至今,与上交所 “同龄”的*ST博元曾经也有过意气风发的燃情岁月。

  凭借着上市后的第一个标签“老八股”,也是A股市场首家异地上市企业,浙江凤凰一经上市,就比另七只上海本地股受到更多的市场关注。

  但岁月流逝、产业更迭,从1992年开始,由于日化行业开始受到外资冲击,投资项目又未见收益,浙江凤凰1993年的账面利润只有201万元,不到年初计划的四分之一,名列全国上市公司倒数第一。

  面临管理层的黄牌警告,浙江凤凰和地方政府都急于为公司寻找出路,以扭转被动局面。也正是就此开始,“600656”开始以其“上市平台价值”活跃于A股。

  很快,康恩贝(10.260, -0.01, -0.10%)进入了公司的视野。1994年6月,在地方政府的撮合和推动下,兰溪市财政局将其持有的2934.615万股国家股中的2660万股以每股2.02元的协议价格转让给同处兰溪市的康恩贝公司,后者由此以50.01%的持股比例成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彼时的康恩贝只是一家生物制药公司,缺乏跨越并购日化行业的经验,收购方虽然努力实施了资产注入,但始终没有达到双方预期的效果。康恩贝由此选择急流勇退。

  三年后,康恩贝将所持上市公司3830.4万股以协议方式,分别转让给中国华源集团和浙江交联电缆有限公司,前者以1.925元每股价格,受让2711.78万股,由此华源集团成为公司最大股东,持股量29.09%。至2001年3月21日,由于更名为“上海华源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简称变为“华源制药”,主营业务为维C原料药、中成药及天然脂肪醇的生产销售。

  然而,被寄予厚望的华源集团最终未能给华源制药带来更多资源支持,随着华源系骤然崩塌,华源制药亦深陷财务数据巨额造假漩涡,2006年,公司更名为“*ST源药”,2007年5月,公司被暂停上市。

  从最初的国资股东兰溪市财政局,到随后短暂迎来康恩贝入主,再到为时近十年的“华源时代”,*ST博元的“前半生”可谓磕磕绊绊,尽管在旅途上遇到过“有缘人”,但始终没能迎来一个好结果。在暂停上市后,无论是财务状况还是市场声誉,都不复往昔,尽管公司2007年保壳成功实现逾1亿元净利润从而恢复上市,但无奈已“元气大伤”,公司此后被拖向了更深的泥潭。

  恢复上市后,以股改为契机,“600656”离开了国企的怀抱。凭借着一份股改与资产注入方案,“红顶英雄”麦校勋和“资本大鳄”许志榕粉墨登场,在承诺了巨额预期盈利和良好的环保产业前景后,两位“传奇”人物顺利接下了上市公司控制权。

  但仅不到两年,一度被视为改变公司命运的麦、许二人分道扬镳,以颇为狼狈的姿势清退出局。紧随其后的则是大名鼎鼎的“中技系”,2010年4月,华信泰通过竞拍获得4000万股公司股份,占比21%,获得上市公司控制权。华信泰的实际控制人为余蒂妮。据媒体报道,余蒂妮丈夫李晓明正是“中技系”旗下另一上市公司*ST国恒的控股股东深圳市国恒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的董事长。

  可惜,“中技系”非但没有给公司更多支持,反而将其毁于一旦,使之成为自己的“殉葬品”。

  在“中技系”坍塌后,“600656”基本上就进入了“垃圾时间”,去年4月24日,华信泰所持股份被司法划转至自然人庄春虹名下,此后庄春虹进行了减持,最终持股仅占2.63%,为公司第一大股东。至此,上市二十五载,数次更名、频繁易主的上市公司已无实际控制人。

  此后,尽管来自深圳双开颜集团的许佳明等人曾进驻上市公司,并实际主导了日常运作、信息披露以及后续恢复上市事宜,但一切为时已晚,按照交易所的现行规则,其告别A股的时间已到。

  “对于这只‘老八股’,我们还是蛮有感情的,毕竟,它在A股市场上存续了近26年。”一位熟悉公司的投资者对上证报记者感叹。

  事实上,从最初的沪市“老八股”之一到如今首例重大违法退市,“600656”的沧桑与变迁,不仅仅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苦旅、几个资本玩家的成败,而更多的还是与之一起浮沉的中小投资者的伤痛,他们有过期待、有过无奈、有过愤怒、也有过绝望。

  公司饱经蹂躏 炒家无一“善终”

  无论是麦、许二人,“中技系”,还是华源集团,其在染指过“600656”之后,都没能全身而退

  峥嵘岁月廿余载,几度枭雄尽消散。在从国有体制中被释放出来的那一刻,“600656”就如同资本市场的一枚刻下诅咒的顽石,无数资本玩家向往其斑斓色彩,而最终皆落得烟消云散。

  回看民资的首次接手,麦校勋和许志榕2008年时意气风发,承诺公司当年业绩不低于4500万元,2008、2009年两年累计净利润不低于1亿元。

  超高的业绩承诺加上转型环保领域的技术储备,使更名为“ST方源”的公司走出了一波颇为精彩的上涨行情,并一度被视作“环保概念股”。

  股价的飙升并不意味着公司运营的改善。2008年,公司虽实现盈利4503.7万元,但到了2009年,却亏损约4.72亿元,麦校勋也因此需向上市公司支付承诺款约5.27亿元。

  “整个重组过程中,麦、许使用的招数非常‘高明’,仅仅花了72万元现金便进驻上市公司,之后便再也没有掏过一分钱,而是不停地用资产、股份来‘玩转’上市公司。”一位市场资深人士如是总结麦、许的做法。

  需作承诺补偿时,已债务缠身的麦校勋根本无计可施,只得任由股权被司法拍卖。不过,整体计算下来,麦校勋依然在把控“600656”的两年中赚取了逾亿元收益。

  紧随其后,“中技系”的玩法与麦、许二人几乎如出一辙。据媒体报道,当时被拍卖股权的估值在8000万元左右,却由余蒂妮以1.85亿元收入囊中,溢价之高,尽显“壕”气,市场一度对其来头充满想象。

  但实际上,那并非资金实力雄厚的表现,而是捉襟见肘时“空手套白狼”的赌徒心态。在完成股权交割后,余蒂妮将刚到手的全部股权质押给了国联信托,知情人士透露,这正是为了偿还近2亿元的“买壳”借款。

  在市场人士看来,这些资本玩家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把上市公司做好,利用“新概念”,炒作“壳资源”,是他们自始至终的诉求。只是,从信息披露来看,为了将炒作尽快变现,他们已经不顾法律边界,纷纷铤而走险,一再造假瞒天过海。

  例如,根据协议,为了兑现麦、许二人吹过的“大牛”,余蒂妮承诺由“华信泰”代“勋达投资”履行所拍得股份相对应的股改承诺。并在2011年4月29日宣布,股改业绩补偿款已支付到位。

  然而,所谓的“股改业绩补偿款支付到位”被证实是个谎言。2014年6月18日,公司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行为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证监会行政调查结果显示,上述公告中股改业绩承诺资金逾3.8亿元未真实履行到位。为了“圆谎”,公司更是通过多种手段,不断进行财务造假。

  不仅如此,“中技系”还一度试图将天瑞酒店、金泰天创、中信安泰、上海震宇等多个空壳、劣质资产装入上市公司,继续抽取早已风雨飘摇的“600656”的血液。

  事实上,早在“华源时代”,上市公司就曾因财务数据失真等问题遭到交易所的公开谴责。2006年4月,彼时的华源制药承认,发现公司确实存在财务数据失真、会计处理不当、收入不实、虚增利润等问题。如果按照自查结果进行财务数据追溯调整,公司2001年、2002年、2004年净利润应为负值,2003年净利润将调减为3000万元左右。同年6月5日,上交所就此公开谴责公司及多位高管。也正因此,华源制药在2006年5月17日更名为“*ST源药”,从此一蹶不振。

  造假问题“爆发”后,曾有华源内部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说,一方面,大股东要求公司每年必须有几千万的盈利,另一方面是转型更需要资金支持,要想活下去必须获得再融资机会,但一副烂摊子根本实现不了这个目的,用会计手法是“不得已而为之”。

  值得一提的是,无论是麦、许二人,“中技系”,还是华源集团,其在染指过“600656”之后,都没能全身而退。如麦校勋在股权悉数拍卖后,最终被曾经的合作伙伴、余蒂妮的丈夫李晓明举报,并被警方以“合同诈骗”刑拘。2010年,其一手创立的方达集团也因最后一块资产被拍卖而关门。同在2010年的拍卖中,许志榕所持股份被司法划转至黄铮等三名自然人名下,其也彻底淡出“600656”。

  同样,“中技系”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随着集团公司轰然倒塌,掌门人成清波也在2014年锒铛入狱。2015年10月份的公告中,*ST博元坦言,公司原董事长余蒂妮女士目前已被珠海市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长期南征北战的国企华源集团同样没能坚持到现在,2005年初,其因资金链趋紧而陷于整体危机,最终因债台高筑被华润集团“收编”。

  谁还在“刀头舔血”?

  *ST博元暂停上市之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为2015年5月14日,公司最新的前十大股东全部为自然人

  回顾“600656”的历史,自首次滑向退市边缘起,公司便几乎离不开“*ST”的帽子,直到被宣布退市的最后一刻。然而,即便如此,由于曾如“不死鸟”般长期苟延残喘,使一批A股“拾荒者”甘愿“刀头舔血”,为股价的上下翻飞推波助澜。

  2008年4月,已处于暂停上市状态的公司发布了2007年年报,在2006年亏损逾7500万元的情况下,给出了盈利1.3亿的喜报。而此前,在2007年10月31日的公告中,公司还预告全年亏损。对此,公司的解释是,2007年12月底,公司股东大会通过了股改方案,潜在实际控制人麦校勋及第二大股东许志榕将所持方达环宇环保公司51%的股权无偿注入公司作为股改对价,上述工商变更登记已于当年12月29日完成,该公司纳入合并报表,由此产生了1.45亿元的营业外收入。

  由于2007年度扭亏,2008年7月1日,公司股票获得恢复上市,股票简称亦变更为“ST源药”,由于恢复上市首日不设涨跌幅限制,股价呈现了巨震。当日跳空18.95%高开,随后一路飙升,最高冲到7.75元,涨幅达56.25%,最后收盘时收于5.44元,涨幅仅9.68%。

  至2011年,由于大股东变更,公司名称变为“珠海市博元投资股份有限公司”,9月16日起证券简称变更为“ST博元”。2012年,公司扭亏为盈,由于不再涉及当时的股票上市规则中关于退市风险警示及其他风险警示的情况,2013年1月30日,公司股票简称变更为“博元投资”。从2012年12月下旬开始至2013年1月31日盘中创下9.39元的近年高价,公司股价可谓强势,股价涨幅达到63.7%。

  最新的季报显示,即使在公司被启动退市程序之后,依然阻挡不了“牛散”们的趋之若鹜。*ST博元暂停上市之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为2015年5月14日,公司最新的前十大股东全部为自然人,其中除了通过司法拍卖获得公司股权的第一大股东庄春虹,还有历来“押宝”ST股的陈庆桃等熟面孔。

  陈庆桃可谓投资ST股的“职业玩家”。除了持有117万股*ST博元,剩余持股中不仅多数为ST,甚至还包括了其中的“极端案例”,例如其曾投资\*ST长油800万股,同时在2015年半年报中持有\*ST新亿(1.870, 0.00, 0.00%)460万股,2015年期末持有\*ST安泰(5.000, 0.09, 1.83%)1100万股等等,持有的都是风险极高的*ST类企业,甚至是已经退市的公司。

  又如公司第二大自然人股东黄冠辉的投资记录包括了霞客环保(10.87, 0.35, 3.33%)、黄海股份,两家公司均曾有*ST履历,前者已在2015年结束前披露了重组方案,被纳入协鑫系的资本版图,后者则一度戴帽更名为“\*ST黄海(11.350, -0.09, -0.79%)”,而后实施了重组,如今已更名为“天华院”。

  这些A股“拾荒者”的逻辑,往往是选择问题多、包袱重,不得不改革的公司下手,因为“僵尸复活”、“绩差逆袭”的极端个案,往往从这些公司中产生。这一次,他们集体选择了*ST博元。

  不过,纵然此前曾有过无数的侥幸,*ST博元在A股市场的曲折离奇的K线马上就要画完最后一段。这一次,当“不死鸟”的传说终结,其最后的30个交易日,又会以什么方式演绎?

退市博元(600656) 详细

热图一览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