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1月21日 星期五

财经 > 证券 > 上市公司 > 正文

字号:  

李勤亮剑援军变对手 成都路桥上演逼宫大戏

  • 发布时间:2016-03-04 07:09:00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王文举

  在连续举牌成为成都路桥(002628)第一大股东后,四川达州商人李勤终于向成都路桥表示了自己的内心诉求,拟提名包括自己在内的6名人员为成都路桥的非独立董事,最终提案被成都路桥现任董事会以不符合法律规定为由不予提交,而这也预示着李勤与成都路桥原董事长、实际控制人郑渝力的股权争斗正式开始。

  现在的对手

  按照时间安排,成都路桥第四届董事会任期将在4月16日届满,这也是一直以股权投资为目的的李勤表露自己内心诉求控制成都路桥的导火索。

  2月24日晚间成都路桥发布公告称,公司准备在3月11日召开2016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大会的议程最开始只是准备审议增加公司经营范围和修改《公司章程》两项议案。因为此次临时股东大会离董事会改选日期只差一个月,刚成为成都路桥大股东的李勤正好想借这个机会上位,他于3月1日向成都路桥董事会提交了股东大会临时提案,提议2016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进行公司董事会换届选举,并推荐自己在内的6名相关人员出任公司第五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

  根据《公司章程》的规定,股东提名董事、监事候选人的临时提案,最迟应在股东大会召开10日以前,以书面提案的形式向召集人提出并应同时提交有关董事、监事候选人的详细资料,即2月29日为提交临时提案的最后期限,成都路桥董事会认为李勤的提案将导致公司董事会成员中没有独立董事,提案内容违反有关董事会成员中独立董事不得少于1/3的规定;李勤的提案资料中没有提名人以及被提名人对董事候选人任职资格的确认,据此董事会认为该临时提案不合法。

  更戏剧性的是,成都路桥现在的掌舵人郑渝力和其控制企业成都路桥股东道诚力也提出了类似提案,但是提案提交时间正好是2月29日,刚好符合公司章程,且提名的人士资料都齐全。

  市场人士表示,如果在2月29日成都路桥就收到郑渝力的临时提案,为何2月29日晚间、3月1日都不进行披露,而是要等到3月3日?这让市场质疑郑渝力的临时提案是否是在看到李勤临时提案后而匆忙提交的。而在时间上,郑渝力提案掐点提交是否走了现任董事会的职责便利?对此北京商报记者多次致电成都路桥,但是公司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曾经的援军

  对于李勤的到来,成都路桥的许多小散是非常欢迎的,因为他的到来稳定了公司的股价,李勤第一次买入成都路桥股票是在2015年8月26日,当时沪指正处于大跌后的一次阶段性底部,李勤在成都路桥其他股东都没有出手维稳的情况下出手。

  此后到2016年2月17日,李勤共计17次买入成都路桥股份,大盘在2015年12月28日-2016年1月27日之间再次出现大跌,沪指在此期间共下跌了24.6%,共有1584只个股在此期间跌幅超过30%,2288只个股跌幅超过20%,但成都路桥却逆势上涨14.21%,区间涨幅排在两市第40位。

  数据显示,在2015年12月28日-2016年1月27日期间,李勤共买入成都路桥7500万股股份,约占总股份的10.18%,而李勤买入的方式都是通过集中竞价交易的形式,很大程度上在股市大跌中稳定了成都路桥的股价。

  按照7.87元/股的均价计算,李勤期间共花费了约5.9亿元,而在此期间,郑渝力或许因为履职期间涉嫌单位行贿罪被检察机关进行审查起诉等不便,一股没有增持,李勤算是在郑渝力危机时刻充当了外援,帮其稳定了公司的股价。

  李勤其人

  公开资料显示,从股权投资变成拟入主成都路桥董事会的李勤1977年生,今年39岁,郑渝力1963年出生,今年53岁。相比于此前通过举牌入主*ST金路董事会的刘江东,李勤则显得一点也不神秘,其经常出席各种活动,并接受成都当地媒体人物专访。

  2015年12月3日,郑渝力涉嫌单位行贿罪将被审查起诉,其也在2016年2月6日辞去成都路桥董事长职位。郑渝力出现的变故对于李勤来说可以称得上锦上添花,如此也坚定了其继续举牌的念头。

  虽然李勤相比之下年轻,但是其背后的实力背景却一点也不差,其在成为成都路桥第一大股东前已经是四川商业地产集团中迪禾邦集团董事长,并直接持有该公司33%股权,中迪禾邦集团主要经营酒店、商业广场以及物业等业务,虽然在国内不算出名,但是在四川省内还算是小有名气。

  成都路桥业绩逐年下滑

  郑渝力和李勤的股权争斗必定将对成都路桥未来的经营造成一定的影响,而这对于业绩逐年下滑的成都路桥来说可算是雪上加霜。

  成都路桥主营公路工程施工,财务数据显示,公司在2013年实现3.15亿元的净利润后开始业绩一年不如一年,2014年实现净利润1.38亿元,而据2015年业绩快报,成都路桥预估2015年全年实现净利润1870万元,同比下滑86%。对此,成都路桥表示是因为当年承接的项目毛利率较低且承接的项目也在减少。

  成都路桥2011年11月开始上市,上市之前,郑渝力直接、间接共持有成都路桥3914万股,占总股份的31.31%。成都路桥在2010年完成改制,从国有企业变身为郑渝力控制的股份制公司。

  上市后,成都路桥又进行过几次增资扩股,从1.67亿股本变为7.37亿股本,上市后,郑渝力及其一致行动人道诚力没有主动增持公司股票也没有减持公司股票,二人合计持有成都路桥19.85%的股权。

  可通过投票反击

  就目前来看,3月11日很快就将到来,按照成都路桥的说法,因为已经错过了临时提案最后的申请日期,李勤想要提名董事会成员的提案很难上到成都路桥2016年临时股东大会,但他可以行使表决权。

  李勤目前持有公司20.05%的股权,如果在3月11日之前继续举牌增持,持股还有增加的可能,如果他再联系其他非郑渝力方的股东一起在股东大会上否决郑渝力方提名的董事候选人,最终很有可能扳回一局。

  目前看来,郑渝力是想通过阻止李勤方提交提案,再自己提交提案实现快刀斩乱麻,再掌控董事会三年,但是从以往的A股其他上市公司案例经验上看,政泉控股入主方正证券,刘江东入主*ST金路,“野蛮人”通过举牌最终入主公司董事会是大概率事件,毕竟这些入侵者也是花费了大笔的资金。

  “他在这次股东大会上只能表决,无法提出议案。如果他持股超过10%,可以召集临时股东大会审议其议案。”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说道。也就是说,李勤还可能通过自己的持股权自行召开股东大会审议自己的提案。

  对于郑渝力方来说,要想拿稳董事会控制权,最好的方式还是自己拿钱增持。

  北京商报记者 马元月 彭梦飞/文 韩玮/制表

成都路桥(002628) 详细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