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2月09日 星期一

财经 > 证券 > 上市公司 > 正文

字号:  

抄底跌停板 金利华电投机者耍了?

  • 发布时间:2016-02-18 07:18:35  来源:中国青年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阎明炜

  复牌股跌停打开后就追反弹?投机者真得要好好想想再做吧。

  10月28日指数处于3400点左右高位的时候停牌,2月16日指数暴跌了近700点后复牌,金利华电(28.530, -3.17, -10.00%)(300069.SZ)复牌后的第一天上午收盘前,跌停板就打开了,收盘前也暴涨,2月17日再次跳空裂口暴跌,11点后跌停,之后有打开不过尾盘再跌停,经过两天超高换手后,某些被套的浙江游资成功出逃,“掩护”资金主要来自武汉和福州的游资,这批“掩护”资金在16日买入和17日卖出居然在一模一样的五家营业部。

  有不少资深市场人士称,对于一些停牌后复牌封死跌停板的股票,跌停打开就追入博取短线高额收益,是某些高风险投机者惯用的手法,不过对某些股票来说,这可能会被大资金狠狠耍了一把,这两天金利华电从跌停板被突然拉高连续两天放量的蹊跷走势,就给某些手法不够老辣的投机者上了好好一课;而事实上,过去中信国安(15.67, 0.12, 0.77%)、申万宏源(8.22, 0.03, 0.37%)等股票复牌都有过类似情况,这在A股也经常发生。

  武汉福州资金掩护浙江游资出货?

  金利华电2月15日晚间公告,公司股票将于2月16日开市起复牌。公告显示,公司拟向舟山信立、舟山橙思、舟山信传、老板电器(41.90, -1.29, -2.99%)、金投智汇非公开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其持有的信立传媒100%股权;信立传媒100%股权交易价格为67500万元。

  其中,60%以发行股份方式支付,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股份发行价格为22.20元/股,上市公司因此需发行股份总数为18,243,243股;另以现金方式支付27000万元,占标的资产总对价的40%。本次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将拥有信立传媒100%股权。

  公司表示,本次交易完成后,金利华电在原有的电器机械器材制造业之外,新增文化传媒细分广告传媒业务,成为双主业上市公司,初步实现上市公司双轮驱动的战略发展目标。

  金利华电去年10月28日停牌,当时上证指数还有3400点左右;2月16日趁着市场大涨复牌,虽然开盘位于跌停价26.87元,但是盘中被巨大资金撬开,眼看着收盘又要封回跌停,最后10分钟用近5000万资金狂拉16%。2月17日,以29元左右的均价交易了5.41亿元,换手率23.31%;16、17两个交易日有超过50%的筹码经过换手。

  17日收盘金利华电跌停,报收28.53元;交易数据显示,长城证券武汉关山大道证券营业部以及两家福州营业部在16日大局买入,似乎在掩护一批来自杭州的资金在16、17日撤退。

  16日买入与17日卖出者惊人一致

  2月16日撬开跌停板到底是谁?谁又顺利在高位“胜利大逃亡”?

  长城证券武汉关山大道证券营业部买入9349万元,东兴证券(22.780, 0.31, 1.38%)福州学军路证券营业部买入5801万元,上海证券福州五四路证券营业部买入1285万元,东方证券(18.060, -0.06, -0.33%)南京进香河路证券营业部买入1124万元,海通证券(12.700, 0.08, 0.63%)深圳分公司华富路证券营业部买入1008万元。上述前五名营业部卖出金额略多于300万元。16日金利华电换手率28.86%,成交6.6亿元。

  2月16日率先高位“割韭菜”的是一批主要来自杭州的资金,包括国信证券(14.94, 0.13, 0.88%)浙江分公司、中信证券(15.010, 0.18, 1.21%)杭州四季路证券营业部、广发证券(14.32, 0.13, 0.92%)杭州密渡桥路证券营业部、中信证券杭州延安路证券营业部分别卖出1.17亿元、7965万元、4136万元、3926万元;华鑫证券珠海海滨南路证券营业部卖出7056万元。上述五家营业部买入不到150万元。

  2月17日,则是武汉和福州的“掩护”资金顺利撤退,惊人巧合的是,卖出前五名的营业部跟2月16日买入的前五名一模一样,买卖金额也极其接近。17日,长城证券武汉关山大道证券营业部卖出9809万元,东兴证券福州学军路证券营业部卖出6175万元,上海证券福州五四路证券营业部卖出1344万元,东方证券南京进香河路证券营业部卖出1170万元,海通证券深圳分公司华富路证券营业部卖出1064万元。上述五个营业部买入金额不到280万元。

  由此可见,成功掩护杭州资金“胜利大逃亡”之余,上述负责掩护任务的资金还略有盈利,操作手法相当老练。

  “先涨价再促销”是否涉嫌股价操纵?

  对于上述主力来自武汉和福州的资金“拯救”浙江游资的做法,这跟零售市场上“先涨价再促销”很类似,这其实在A股市场上并不少见,有市场人士认为这涉嫌一定股价操纵,而涨跌停板制度也让这种操纵有空间。

  深圳一位资深私募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种情况其实很常见,第一天跌停板拉起干到涨幅6%甚至更高收盘,第二天低开砸跌停,这是拉高出货的操作,其背后的逻辑就是锚定心理,先疯狂涨价再打折促销,不少不懂行投机者就贪便宜追入;估计股价最终还是会回到跟随大盘的跌幅,停牌前套牢的相当部分投资者就高位出货了。

  正常情况来看,如果跟着同类股份走,金利华电应该最少有两三个无量跌停才回归到跟随大盘的正常价格;这种特有的情况,应该说是A股特有的涨跌停板制度造成,如果没有涨跌停而股价一步到位的话,这种情况会少一些;某些想卖投资者见到希望很小,就干脆不下卖单,考虑等第二天再卖,然而一旦封死涨停板的卖单不够,大资金就可以趁机拉抬股价,从而掩护大资金顺利出货,上述私募人士称。

  金利华电并不孤独,中信国安(000839.SZ)、申万宏源(000166.SZ)等股份在去年其实都有类似情况,分别是复牌后的12月28日和1月27日,之后股价继续暴跌,一批批投机者被深度套牢,也有不少大资金成功实现“胜利大逃亡”。

  深圳一位证券律师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种为了避免复牌后连续无量跌停,通过拉抬股价让大资金出货的手法,其实在A股市场上经常见到,利用资金优势持股优势拨高或者压低都是法律不允许的,这在证券法规定得很清楚,刑法也有操纵股票价格罪。

金利华电(300069) 详细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