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12月04日 星期六

财经 > 证券 > 上市公司 > 正文

字号:  

焦作万方乱局:一份业绩承诺失败引发的“混战”

  • 发布时间:2015-11-24 07:08:33  来源:千龙新闻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杨菲

  焦作万方(000612)与其大股东西藏吉奥高之间的表演式闹剧最终招来了监管部门的问询函。23日,深交所公司部对其发出关注函,要求公司董事会详细说明万吉能源实际业绩与承诺业绩差异巨大的主要原因,以及未选择继续履行股权转让协议的主要考虑因素。

  简单回顾可见,这是一起充满疑惑的资本运作:2013年5月,焦作万方成功溢价定增募资近18亿元,神秘资金借用五家机构通道主动“买套”;当年7月,公司原实际控制人中国铝业宣布不再是实际控制人,表明退意;2014年10月,公司以17亿元现金收购吉奥高旗下万吉能源,同时约定由吉奥高溢价接盘一年前参与公司定增的机构所持大部分股份;今年年初,中国铝业公开寻求转让方,洲际油气(600759)接盘1亿股入局;11月,吉奥高通过司法手段寻求解除转让协议,公司反诉但却在事实上认可了吉奥高的请求……

  参与定增机构“买套”的底气何在,是否当初就已经有了回购约定?吉奥高未能兑现的超额业绩承诺,受不可抗客观因素的影响究竟有多大,为何入局一年多都没有派人进入董事会?如果合约得以解除的话,吉奥高的持股又将如何处理?半路入局的洲际油气其意图又是什么?种种运作中,中小投资者的利益又在哪里?

  有接近公司的知情人士介绍,乱象背后,其实质是在中国铝业决定退出的背景下,多个利益主体对焦作万方的壳资源展开争夺,公告中披露的一系列看似不合常理的事件,不过是争夺过程中的各施手段,从目前的情形来看,吉奥高与其背后的刘坤芳或许已经选择了放弃。

  超额业绩承诺成炸弹

  大股东面临被赶出场

  在业绩对赌已经成为常态的上市公司并购重组中,焦作万方或许将创造一个先例:将未能完成业绩承诺的大股东赶出场

  11月19日,焦作万方披露,经公司申请,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冻结了大股东西藏吉奥高持有的公司股票2.11亿股,其中轮候冻结9261.4万股,冻结期限为36个月,另冻结了吉奥高的银行存款6.65元。一个多星期前的11月11日,焦作万方披露收到焦作中院的传票,吉奥高起诉请求解除双方于2014年8月15日签署的股权转让协议,理由是吉奥高当初承诺的利润额已经确定无法实现,另吉奥高所持部分股权被国税部门强行冻结(9261.4万股,已被公司申请轮候冻结).

  尽管6.65元的冻结金额被部分投资者讥笑为“冻结了一个烧饼”,但启动司法程序已清楚地表明双方的态度。有券商人士介绍,此前A股市场上也曾有过大股东未能完成业绩承诺的案例,如借壳上市的某光伏公司,其做法是由大股东提出新的补偿方案,征求中小股东的“谅解”,并最终保住了对上市公司的控股地位。

  回看焦作万方和吉奥高当初签署的协议。由焦作万方以17亿元的现金收购吉奥高持有的万吉能源100%股权,吉奥高用该笔资金购买焦作万方的股票。吉奥高承诺万吉能源在2014年至2017年度,实现的净利润和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额分别都不低于3000万元、3.5亿元、5亿元及8.2亿元,吉奥高以其所持公司股份为万吉能源的业绩承诺提供担保。

  根据协议,如业绩承诺期内,万吉能源经专项审计确认的截至任意一个年度业绩考核期满,全部实际实现的净利润之和低于对应的年度承诺净利润之和的50%,或全部实际实现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额之和低于对应的年度承诺净现金之和的 50%,则公司有权在两个月内以1元的总价回购西藏吉奥高所持有的全部标的股份及标的股份所派生的股份,西藏吉奥高已获分派的本公司全部现金分红亦应全额返还。如净利润和现金流达到承诺的50%以上但未达到目标,由吉奥高以其所持有的公司股份进行补偿。

  很不幸的是,吉奥高已经确定不能达到业绩目标,且差距相当大。在焦作万方11月10日披露的诉讼公告中,吉奥高提出,协议签署后的客观情况与双方订立该协议时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国际油价大幅下跌,万吉能源生产经营深受影响,导致原告承诺的利润额已经确定无法实现。此前,焦作万方已对此有所提示,在10月22日的一份公告中,公司披露,万吉能源承诺2015年净利润不低于3.5亿元,按照相关合同规定,2015年9月末万吉能源应收到2015年全部勘探服务费。截至本报告发布之日,万吉能源尚未收到2015年的任何勘探服务费。另据焦作万方半年报,万吉能源上半年净利润为亏损47.61 万元。

  “从目前的情形来看,万吉能源已经很难完成承诺净利润的50%,根据约定其所持公司的全部股份将被以1元的总价回购,万吉能源也将被公司赶出场。”前述接近公司的知情人士透露,正是在此背景下吉奥高主动启动了司法诉讼,希望用解除合约的方式减少损失。

  溢价收购屡遭质疑

  开创“自找”大股东戏法

  “愿赌服输”,对于吉奥高如今面临的困境,有投资者认为其纯属咎由自取,“既然敢卖17个亿,那就得保证公司确实值这个价,不然钱那么好拿的?”但也有投资者认为,吉奥高未能完成承诺自然该承担后果,但作为收购方的焦作万方,在签署股转协议前是否已做充分的尽职调查,是否考虑过相关的风险,也需要向市场作出解释

  事实上,焦作万方17亿元收购万吉能源的方案出炉后,一直受到市场各方的广泛质疑。回查资料,万吉能源是为了该笔交易而成立的平台公司,注册于2014年6月,截至2014年7月底,其资产总额为1000万元,净资产994.28万元,对应17亿元的收购价,溢价率高达高达170倍。另从其业绩承诺来看,万吉能源2015年净利润较2014年增幅达到11.6倍,且2016年需继续增长40%以上。

  焦作万方也曾在一定范围内对市场的质疑作出回应。公司解释,万吉能源的主要资产为无形资产,即勘探服务合同,具体为蒙古国和摩洛哥王国油气区块提供勘探服务并享有合同权益。公司时任董秘贾东焰还曾对媒体介绍,万吉能源的核心价值不在于资产,而在于其技术。“公司之所以愿意出那么高的价格收购,主要是因为吉奥高投资的勘探技术可以极大地缩短勘探开发周期。以前需要三年以上,而新技术在几个月就可以完成。”

  回头来看,当初的质疑最终被事实所证实,而公司的解释则成了空话。

  即便未能完成业绩承诺,要想将一家公司的大股东赶出局,也不是一件容易事。在市场人士看来,焦作万方之所以能这么干,与吉奥高尚未能进入公司董事会有关。公开信息显示,焦作万方现任9名董事中,除了3名独立董事外,蒋英刚、黄振彬、马达卡和卢东亮等四人来自中国铝业,周传良和宋支边则属于焦作市国资方面的代表。

  此外,吉奥高能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也是得益于一系列特殊的资本运作,不排除其间有其他的约定。

  回查相关公告,2014年8月15日,在公司收购万吉能源100%股权时,公司同时披露,吉奥高投资已拟按每股8元的价格协议受让本公司2.06亿股股票(总价款为16.52亿元),占本公司已发行股本总额的17.2%,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2014年9月底,公司披露,吉奥高在二级市场增持了公司94.8万股,合计持股比例提升至17.247%,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吉奥高收购公司股份的资金,正是来源于公司向其支付的万吉能源收购款。有投资者戏言,“上市公司是用自己的钱,为自己找了一个大股东。”

  戏言并非空穴来风。进一步追溯,吉奥高所收购的17.2%的公司股份,全部来源于大成基金华夏基金、金元惠理基金和泰达宏利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而这些基金公司的持股,则又源于一年多前公司的定向增发。回查公告,2013年5月,上述四家基金及银华基金斥资18亿认购1.69亿股,10.64元/股的定增价格较当时公司的市价高了约10%,其主动买套也引起市场各方的广泛猜疑。当年三季度,焦作万方罕见地推出了每10股分配现金红利2.5元,同时每10股送红股4股并转增4股的“高送配”。

  以进出价格简单对比计算,这些主动买套的资金最终获得了约35%的浮盈。从公开披露的信息可以看出,这些买套资金并不属于公募基金,而仅仅是借用基金通道的特殊产品,其实际出资人一直隐身幕后。回头来看,吉奥高的出现帮助这些资金完成了快速套现,但吉奥高最终却将自己深套其中。以焦作万方昨日收盘价7元计算,吉奥高仍浮亏约12.5%。

  诉讼请求透露妥协意味

  二股东洲际油气有望上位

  业绩承诺显然已不可能达到,被赶出场似乎已不可避免,吉奥高的出路在哪儿?针对近期吉奥高和大股东先后披露的诉讼,有市场人士认为这是双方的彻底翻脸,但也有市场人士认为,这只是一起闹剧式的表演,其目的是帮助吉奥高减轻处罚,对那些借基金通道参与了上市公司定增的资金而言,吉奥高虽然现在落难了,但其当初曾作为接盘者帮助套现,得到利益的相关方需要给予道义上的帮助

  回看双方披露的诉讼公告。吉奥高一方的诉讼请求为,解除双方于2014年8月15日签署的股权转让合同,将万吉能源的股权还给吉奥高,返还万吉能源2014年度的利润加摊销款共计3931万元,由焦作万方承担诉讼费;焦作万方的反诉请求是,要求吉奥高返还公司为收购万吉能源股权支付的转让款,返还该款项期间的利息损失,由吉奥高承担诉讼费。

  简单对照不难看出,焦作万方的反诉请求虽然未明白写出来,但已在一定程度上暗示其同意解除双方的股权转让合同,这也引起深交所的密切关注。在昨日的问询函中,深交所提出,你公司拟请求法院判令吉奥高全额返还公司依据股权转让协议支付的转让价款和相应利息损失。请详细说明你公司作出上述反诉请求的决策过程及依据,未选择继续履行股权转让协议的主要考虑因素,是否损害公司及其他股东的利益。

  在前述知情人士看来,解除合约对吉奥高显然最为有利,根据目前的情形,如果严格执行当初的转让协议,吉奥高不仅无法拿回万吉能源的股权,其所持全部股份也将被以1元回购,而解除协议后,其虽然有义务偿还17亿元股权转让款及相应利息,但所持股份仍然存在,这批股份的最新市值约14亿元,另外其还可以拿回万吉能源的股权。

  一个问题是,妥协能否达成,还需要听听其他股东的意见。正如焦作万方在公告中所说,西藏吉奥高起诉要求解除合同,对此是否提出异议,公司尚需获得股东大会的授权。

  在此背景下,今年3月入局的二股东洲际油气的作用凸显。今年3月,洲际油气以10.03亿元的代价从中国铝业手中接盘1亿股,占焦作万方总股本的8.3%。洲际油气的前身是正和股份,于2013年年底转型进入能源行业,经过一系列的并购,公司已在哈萨克等国拥有多个油气田资产,其主营业务与万吉能源有较强的协同性。

  前述接近焦作万方的知情人士介绍,立志于做大能源业务的洲际油气,在当初介入焦作万方时,意图之一即是获得万吉能源的勘探技术。据焦作万方公告,今年4月至6月,吉奥高曾与上海隆仓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就股权转让事项进行了深入探讨,由于存在较大分歧,双方未能达成一致。有消息称,上海隆仓的背后,就有着洲际油气的背景,但该消息一直未能获得证实。

  焦作万方一则蹊跷的人事变动也透露出洲际油气在公司的地位。今年7月,公司披露董秘贾东焰因违反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制度,擅自发布停牌公告,经公司董事长蒋英刚提议解聘,同时解除其副总经理职务。深交所此后披露的信息显示,贾东焰当时申请停牌,正是接到第二大股东洲际油气的通知,但未获得公司董事长的认可。身为律师且有着10多年董秘经历的贾东焰,为何会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

  有资深市场人士指出,在当下A股市场并购重组依然风起云涌、如火如荼之际,这个当初看似颇为高明的资本运作最终因业绩对赌失败而发酵成一场股东混战,颇值得并购重组各方镜鉴,美妙的业绩对赌游戏或许会迎来更严格的监管与规范。

焦作万方(000612) 详细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