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6月04日 星期四

财经 > 证券 > 上市公司 > 正文

字号:  

银广夏归来 突围之路能走多远

  • 发布时间:2015-10-26 11:05:51  来源:新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杨海波

  伴随着一份“重组有条件通过”的审核公告,在13年后,曾经的“造假王”银广夏终于获得重生。不过归来之后的银广夏已经没有了造假前的风光和荣耀,只剩下客观存在的披星戴帽。重组方案的最终落定,给了*ST广夏(000557)一次重生的机会,*ST广夏也似乎铆足了劲要重新正名,一条包括铁路资产、新能源以及葡萄酒业务多元化发展的经营思路已经渐渐清晰,不过,在新的机遇面前,*ST广夏不可避免地也将面对更多的风险和挑战。一方面如何抹去在资本市场曾经留下的黑历史,另一方面公司三条业务线的潜在风险也不容忽视。

  绝对主营现增长瓶颈

  根据重组方案,在宁东铁路成为*ST广夏的全资子公司后,它的业绩将合并入*ST广夏的财务报表,而收入也将成为归来后的*ST广夏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因而从某种程度而言,*ST广夏归来能否走好主要在于宁东铁路的发展。然而,*ST广夏未来的盈利支柱,却因受宏观环境的影响,近年来出现了业务增长瓶颈,净利润逐年下滑。财务数据显示,2012-2014年宁东铁路合并报表净利润分别为4.83亿元、3.15亿元和1.58亿元,净利润下滑得很明显。

  实际上,宁东铁路盈利能力下滑与盈利模式有关。宁东铁路作为一家地方铁路公司,主要承包了宁东能源化工基地铁路建设和运营管理的工作。据悉,宁东能源化工基地以煤储量270亿吨的宁东煤田为核心资源,而宁东铁路的主要工作就是为宁东能源化工基地内各大企业提供配套运输服务,当运送货物经过自有产权铁路时,宁东铁路对客户收取运费和杂费。

  “运费主要根据自治区物价部门批准,宁东铁路对于区内电厂电煤运输执行的运价为0.23元/吨公里(不含税价),对于不属于此范围的货物,宁东铁路可根据货物品类、市场情况在基本运价的基础上,上浮30%和下调不限,具体运价由供需双方协商确定。”*ST广夏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对经过宁东铁路古窑子车站轨道衡的整车收取整车货物过衡费,标准为0.7元/吨(不含税价)。

  由此可见,运费是宁东铁路的主要收入来源,而运价的单位是吨公里,也就是运输货物的运量以及运输里程越多,宁东铁路能收取的运费就越高。但是近年来,受到煤炭整体需求的减少,宁东铁路货物发送量增长缓慢甚至出现下滑,2012年完成3600万吨货物发送量,2013年完成3835万吨货物发送量,2014年1-11月,宁东铁路的货物发送量为3172.42万吨,*ST广夏也表示2014年全年预计货物发送量将低于2013年。

  货物发送量增长的缓慢直接导致了宁东铁路收入的下滑。同时,为促进煤炭销售、稳定经济增长,宁东铁路承运的区内电煤运价自2014年7-12月由0.23元/吨公里下调到0.19元/吨公里(不含税价)以刺激需求,运量下滑加上运价下调导致了宁东铁路盈利能力出现增长瓶颈。需要注意的是, *ST广夏重组方案获得有条件通过的同时,监管层就要求公司“结合铁路运力、运价及未来区域发展补充披露重整计划预测利润的可实现性,并做风险提示”。由此可见,监管层也对宁东铁路未来的盈利能力存在一定的不确定。而*ST广夏似乎也意识到了这点,正谋求着在已有的铁道网基础上进行转型,从单纯的铁路运输转为以铁路运输为核心,逐步向物流配送业延伸,使物流配送成为新的利润增长点。

  再生新能源领域存风险

  事实上,此番重生的*ST广夏在注入优质资产、深化物流服务之外,还准备切入光伏行业这一再生能源领域。根据*ST广夏公司早前公布的公告,*ST广夏子公司宁东铁路还以现金收购了内蒙古新能源公司——内蒙神州光伏电力公司,宣布择机进入光伏发电产业。

  公开资料显示,内蒙神州光伏主要开展太阳能等新能源发电项目的开发、投资、建设;此外,在可再生能源相关的技术咨询、服务、开发方面也有相关业务拓展,目前承担着多项国家“金太阳”工程及大型光伏电站项目的建设任务,已有30MW光伏发电项目并网发电。对此,兴业证券在今年4月的一篇证券研究报告中指出,*ST广夏将通过这一切入点进入再生能源产业领域,进行多元发展并进一步增强公司盈利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新能源领域之一的光伏,因为技术、基础设施建设、市场等原因,发展并不是一帆风顺。资料显示,自2012年以来,欧美光伏“双反”(反倾销、反补贴)像一根导火索,让中国光伏产业的弊端悉数暴露。国内光伏企业全线亏损,半数以上企业停产或半停产,部分骨干企业面临破产、倒闭风险。近年来,伴随着国家各项利好政策的助推以及数年的产业结构调整和持续,光伏产业才通过技术创新,重新发掘国内外市场,再次确立了全球领导地位。尽管如此,目前各家光伏行业的上市公司事实上最近几年的业绩依然困顿,波动幅度都较大,像*ST海润在2014年上半年盈利的情况下,全年最终却亏损达9.48亿元。此番*ST广夏子公司宁东铁路切入光伏新能源业务,也具有着很多的不确定性。

  对此,一位不愿具名的光伏行业分析师表示,事实上,当前整个光伏行业上中下游的等级明显,只有做到最上游的企业,公司的毛利率才会比较亮眼。如果是一家之前从未接触过光伏业务的公司切入这个领域,在场规模增加缓慢,参与者过多,行业竞争激烈,业界大佬触发价格战等方面会面临较多不可控性。*ST广夏则在给北京商报记者的回复函中表示,公司切入光伏新能源领域的原因有两个方面,一是想通过产业布局,逐步分散铁路运输行业系统风险;二是通过介入清洁能源领域,打造宁东铁路新的利润增长点。对于公司是否有相关的风险预防措施,宁东铁路表示在计划介入光伏项目时,已对该项目进行了的调研和论证,对光伏行业可能存在的风险予以了充分关注。

  葡萄酒业务处品牌培育期

  此外,葡萄酒业务也是未来*ST广夏发展过程中最为重要的业务之一。而这项伴随着*ST广夏沉浮多年的业务,未来能否被打造成公司强劲的盈利利器,还是不确定事件。

  据了解,葡萄酒近几年来一直作为公司的救命稻草,勉强帮助公司维持运转,但业务量一直不大。以今年上半年为例,公司葡萄酒业务实现营业收入约455.8万元。

  “银广夏的葡萄酒业务很有潜力,走到今天的地步挺可惜的。”北京龙泽上谷葡萄酒总经理、城市窖藏创始人李欣新对于银广夏葡萄酒的发展感到一丝惋惜。据了解,*ST广夏此前曾经的核心品牌是贺兰山,但这款核心资产却最终易主。而*ST广夏也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由于一些历史原因,银广夏葡萄酒业务自2009年起一度停滞,原有品牌易主,直到2012年下半年才恢复销售业务”。而目前,为了重振葡萄酒业务,*ST广夏新注册了“詹姆斯酿”和“银广夏”商标。不过,公司方面也坦言,这两个商标均处于始创阶段,市场知名度低,推广仍须时日,且缺乏有效的品牌和销售渠道,加之葡萄酒行业充分市场化带来的市场竞争导致葡萄酒业务发展乏力。

  李欣新认为,*ST广夏发展红酒业务有利有弊。“地处宁夏产区、政府资金注入带来全新机遇,今年宁夏产区葡萄过剩的问题出现,在小酒庄大产业的格局下,需要几家大的公司来平衡产能。”与此同时,李欣新表示,宁夏种葡萄种得最好的是广夏,顶级葡萄园是最多的,它们的起步早,葡萄苗木水平高。而这都是*ST广夏发展葡萄酒业务的优势。但是由于此前的核心资产已经出售,现在要重新打造新品牌的压力很大。“银广夏的品牌在葡萄酒圈知名度很低,如何打造属于自己的品牌,快速得到市场的认可是个难题。”李欣新称。而另一位酒业分析师也表示,目前红酒行业仍处于低迷之后的回暖期,之后的红酒行业会竞争十分激烈,*ST广夏带着新生品牌想要立足,确实有点困难。

  在李欣新看来,*ST广夏想要做好葡萄酒业务,还必须保证在恢复生产后做到高标准的生产水平。“在国有企业的机制下,能否打造一支成功的酿酒师团队,如何建立有效的激励机制挽留住人才,也是企业将面临的一大考验。”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