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5月26日 星期二

财经 > 证券 > 上市公司 > 正文

字号:  

关联方占用资金量说法不一 *ST安泰坠落轨迹

  • 发布时间:2015-08-04 08:47:48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杨菲

  处在退市边缘的*ST安泰(600408.SH),在披星戴帽后又受到上交所的公开谴责,一时之间命运难测。

  上交所的公告显示,此次对*ST安泰公开谴责的原因是由于其与关联方发生非经营性资金往来以及关联交易应收账款逾期时信息披露等方面存在违规情形。根据公告显示,2014年度,*ST安泰与新泰钢铁等关联方占用累计发生金额73.45亿元,截至2014年12月31日仍被占用的资金为17.69亿元。

  事实上,2014年全年,*ST安泰就深陷债务泥沼,银行的债务预期、遭银行起诉以及大股东持股被冻结等债务问题突出,与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消息对*ST安泰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时代周报记者致电*ST安泰董秘办公室,对方以书面形式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称,目前关联方正在与*ST安泰积极协商制定还款方案,解决方案中的有关事项对*ST安泰构成了重大资产重组。“截至2015年6月底,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余额为14.01亿元。”根据解决方案,未来*ST安泰将与新泰钢铁等关联方通过资产置换的形式抵消相应的非经营性欠款。

  “煤炭行业已告别黄金发展期,未来也难有鼎盛时刻出现。另外,从国家大的政策导向来看,煤炭后期市场的发展一定会受到制约。”卓创资讯煤炭分析师张敏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行业持续下滑的情况下,*ST安泰连续亏损两年,如今债务问题又亟待解决,前途未卜。

  无名无实的关联交易

  日前,上交所发布消息对*ST安泰及其实际控制人李安民等相关责任人公开谴责。上交所查明,*ST安泰与实际控制人李安民控制的关联方在2014年发生数额巨大的非经营性资金往来,且公司在关联交易应收账款逾期时未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根据上交所公布的信息显示,2014年度,*ST安泰在无真实交易的情况下,先向供应商支付用于采购原材料铁矿粉和精煤的预付款,后由关联方控股股东下属子公司山西新泰钢铁有限公司(下称“新泰钢铁”)从上述供应商处拆借资金,与新泰钢铁发生巨额非经营性资金往来。

  根据立信会计事务所出具的资金往来汇总表显示,2014年度,公司与新泰钢铁等关联方占用累计发生金额73.45亿元,占2014年末公司净资产的489%。截至2014年12月31日仍被占用的资金为17.69亿元,占公司2014年经审计净资产的118%。

  “截至2015年6月底,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余额为14.01亿元。”*ST安泰董秘办公室在对时代周报记者的书面回复中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早前时代周报记者曾以投资者的身份致电*ST安泰董秘办公室,该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表示截至去年年底,关联方占用*ST安泰的资金还有30多亿。这与上交所及*ST安泰公布的数额并不一致。

  此外,由于经营情况欠佳,新泰钢铁未能按照*ST安泰与其签订的日常关联交易协议的约定,在下一季度末前将上季度的应付款项支付给公司。截至2014年12月31日,新泰钢铁累计应付公司及关联方日常管理吸纳交易价款共计18.19亿元,其中逾期支付的款项达12.55亿元,占2014年末公司净资产额84%,金额十分巨大。但*ST安泰在新泰钢铁未能按期支付款项的前提下,仍向其销售货物,且未及时披露前述重大逾期事项。

  因上述两项事项,立信会计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对公司2014年度财务报告出具了带强调事项端的非标准无保留意见,认为公司应收关联方款项金额较大,款项能否收回的结果具有不确定性;同时对公司2014年度内部控制出具否定意见,认为公司未能按照《企业内部控制基本规范》和相关规定在所有重大方面保持有效的财务报告内部控制。

  上交所指出,时任董事长兼总经理的李猛和财务负责人赵永梅因参与公司非经营性资金往来,对公司重大违规负有主要责任;时任董事的武辉、张德生、冀焕文、董事兼董事会秘书郭全虎仔履职过程中虽不够勤勉,但对于关联方新泰钢铁与*ST安泰供应商之间的资金拆借事项并不知情,对*ST安泰重大违规责任相对较轻,应付次要责任。

  基于上述情况,上交所决定对*ST安泰及其实际控制人李安民、关联方新泰钢铁、时任董事长兼总经理李猛、财务负责人赵永梅予以公开谴责;对时任董事武辉等人予以通报批评;此外,还将对时任独立董事李福林等人采取监管关注的监管措施。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次资金占用过程中,关联方新泰钢铁的董事长李猛即*ST安泰现任董事长,与*ST安泰前董事长、实际控制人李安民为父子关系。而*ST安泰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称,目前暂未考虑李猛等董事的更换问题。

  漩涡中的李氏父子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ST安泰现任董事长兼总经理为李猛,同时李猛也是公司法人,实际控制人则仍为去年10月辞去董事长职务的李安民。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根据*ST安泰公告显示,李安民辞去董事长职务的日期是2014年10月21日,而10月份正是*ST安泰债务问题集中爆发的一个月。其间,*ST安泰曾发出多则公告。

  根据*ST安泰发布的公告显示,由于公司经营业绩受到宏观环境的严重影响,以及期间公司高炉停产、焦炭限产的实际情况,公司流动资金紧张,致使部分银行贷款未能如期偿还,到期承兑汇票不能按期兑付。截至去年10月,*ST安泰有累计3.44亿元银行贷款等债务已经逾期。其中,包括流动资金借款2.1亿元,银行承兑汇票敞口8000万元,商业承兑汇票5362万元。

  此外,*ST安泰实际控制人李安民也牵连其中。李安民向上市公司在招商银行太原分行申请的授信业务项下的1亿元借款提供了担保,而这笔钱在李安民辞职前已经逾期。因此,在李安民辞职前,招商银行太原分行向太原市法院申请,将李安民所持有的*ST安泰全部3.18亿股股份及其孳息冻结,冻结期限为2014年9月30日-2016年9月29日。

  对于上述情况,*ST安泰在今年1月30日发布公告称,招商银行太原分行在今年1月撤回诉讼,李安民所持股份也解除冻结。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在去年10月爆发的债务危机中,还涉及此次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关联方新泰钢铁。根据*ST安泰的公告显示,截至去年10月,*ST安泰为新泰钢铁担保的银行债务中,有合计本金9624.98万元的银行债务逾期。加上此前的担保额,截至去年10月,*ST安泰为新泰钢铁合计提供了10.21亿元的担保。

  在债务问题集中爆发的时候离开,李安民辞职的动机引人猜想。

  在债务问题及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事件中频繁出现的新泰钢铁,根据工商注册资料显示,2005年由山西安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出资成立,注册资本20亿元,法人为李安民。经营范围为生产钢系列产品及合金钢帮材等。此外,时代周报记者发现,根据新泰钢铁在工商登记的资料显示,2013年6月20日,安泰控股曾认缴20亿元,并于当日实缴完毕。

  根据工商注册资料显示,安泰控股成立于2006年11月,注册资本为1亿元,法人为李安民,两个自然人股东为李安民和儿子李猛。经营范围为以自由资金对外投资、并对其子公司进行管理。换言之,新泰钢铁的管理方为安泰控股。

  此外,新泰钢铁的对外投资信息显示,其先后投资了山西安泰集团冶炼有限公司和山西晋商飞行俱乐部有限责任公司。其中,山西安泰集团冶炼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法人为杨锦虎,股东为*ST安泰和新泰钢铁,*ST安泰持有其51%的股份。

  上述李氏父子成立的“安泰系”公司中,除了山西安泰集团冶炼有限公司并入到*ST安泰的报表中,新泰钢铁、安泰控股等均未并入报表。

  根据公开资料,*ST安泰有比较浓厚的家族经营色彩。

  *ST安泰前身为山西安泰国际企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原公司发起人为义安焦化厂、义安镇洗煤厂和义安镇精煤发运站。其中,主发起人义安焦化厂的前身义安安民焦化厂是由李安民个人投资设立的个体工商户,成立于1984年。

  根据*ST安泰的招股说明书,*ST安泰的自然人股东中,李安民之弟李光明及妻弟范青玉都在列其中。李安民之子李猛,目前已稳坐*ST安泰董事长之位。

  退市边缘扭亏难期

  “(退市)肯定也有这个风险,但是这个风险不大。”时代周报记者以投资者名义致电*ST安泰董秘办公室时,对方工作人员如是解释道。

  不过,对于*ST安泰来说,当前首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在8月13日的复牌问题。

  “本次重大资产重组停牌以来,公司及有关各方积极推进重组相关的各项工作,组织各中介机构对相关资产开展相应的审计、评估、法律、尽职调查等工作。目前,上述各项工作尚在进行中,公司管理层将积极督促各方,争取早日完成本次重组并申请股票复牌。”*ST安泰在给时代周报记者的书面回复中,并未正面提及8月13日是否能如期复牌。

  *ST安泰董秘办工作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ST安泰主要着重于解决新泰钢铁此次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问题。根据解决方案,拟定为新泰钢铁的钢铁业务相关资产或股权,置出资产初步拟定为*ST安泰所拥有的山西安泰集团冶炼有限公司51%股权及部分对关联方应收款项,资产置换的差额将首先抵消关联方对*ST安泰的非经营性欠款。

  根据前述时代周报记者查询的信息,资产置换过后,新泰集团将持有山西安泰集团冶炼有限公司100%的股份,李安民父子将通过安泰控股间接持有山西安泰集团冶炼有限公司的全部股份。

  至于资产置换抵消差额以外的欠款,*ST安泰董秘办工作人员并未详细说明随后将如何补齐。

  “这是市场优胜劣汰的一个过程,适者生存。现在几乎所有的煤企微利的微利,亏损的亏损,盈利的几乎没有,不仅仅安泰,90%以上的企业都是在连续亏损。”卓创资讯煤炭分析师张敏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时代周报记者查询*ST安泰历年来利润表发现,*ST安泰首次出现亏损是在2006年的一季度,当年一季度*ST安泰净利润报亏2322.48万元。事实上,在2009年以前,*ST安泰都保持着较为稳定的盈利水平。

  根据*ST安泰历年的利润表显示,2009-2011年,*ST安泰连续三年亏损。连续三年亏损后,*ST安泰在2012年曾扭亏为盈,但从2013年开始再度陷入亏损。

  “产能过剩,经济不景气,高耗能行业对能源需求萎缩,下游终端需求增速在放缓,跟我们国际经济的基本面有很大关系。”张敏表示,“所有的大煤企,利润都在下滑,煤价也没有反弹的迹象,这种情况太普遍了”。

  金银岛煤炭分析师陈泉金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行业处于低迷状态,煤企会选择涉足其他行业。“很多选择去做旅游业、食品还有煤化工。转型后,煤化工属于新上的一个产业,投资比较大,但是回馈的利润和投资并不是很对等,转型并不是很稳定的出路。”陈泉金补充道。

  对于未来的扭亏规划,*ST安泰在给时代周报记者的书面回复中表示,公司已制定了一系列措施,“包括优化生产组织方案、抓好安全生产、制定经济科学的营销策略、大力开展节能减排、深化企业内部管理等方面。除此之外,公司还将围绕行业整合、产业升级、转型发展等长远规划,进一步延伸和完善循环经济产业链,拓展新的利润增长点,改善公司的经营业绩。”至于具体的措施,对方并未透露。

安泰集团(600408) 详细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