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1月25日 星期六

财经 > 证券 > 上市公司 > 正文

字号:  

西藏旅游举牌方被查 大股东从天而降

  • 发布时间:2015-08-03 02:31:19  来源:新京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杨菲

  7月17日,西藏旅游被爆出遭神秘人胡波与胡彪突击举牌,此时两人已经收购公司9.59%的股份,西藏旅游旋即于7月20日停牌调查。对此西藏证监局下发监管书,称胡波与胡彪违反规定,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并暂停买卖行为。随后还爆出胡波与胡彪信披有瑕疵。对此,举牌方胡彪、胡波两人给出的解释是:违规举牌是因为不熟悉交易规则的具体规定,信披有瑕疵则是信息统计疏漏所致。在得到举牌方回复函后,西藏旅游于7月28日复牌。不过,二人不断增持的目的仍然不明。有股民分析,对于连年亏损且股价下跌的西藏旅游来说,现在买下其壳资源非常划算。

  天上掉下来个大股东

  投资者突然宣布大举增持了一家上市公司,必然会引起该公司的关注,并引发业界一系列猜测。

  7月16日早间,西藏旅游发出公告称,其在2015年7月15日收盘后收到投资者胡波及其一致行动人胡彪的电话,表示其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集中交易,截至2015年7月15日累计购入公司A股股票1813.7万股,占总股本9.59%。对方还表示,不排除在未来12个月内继续增持西藏旅游的可能。

  根据公开数据,彼时西藏旅游的第一大股东国风集团有限公司的持股比例不过16.10%,其控股股东身份岌岌可危。收到胡波及胡彪的电话后,西藏旅游当即停牌并开始核查。

  为保护中小投资者权益,《证券法》第八十六条、《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第十三条及《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业务手册》的相关规定要求,投资者及其一致行动人的持股比例首次达到5%时(不得超过1手以上),应立即停止交易并公告权益变动报告书。

  很显然,胡波和胡彪在增持到9.59%后才通知西藏旅游,此举已经涉嫌违规。

  根据7月17日胡波及胡彪出示的权益变动书显示,胡波、胡彪两人是从今年7月1日,西藏旅游股价开始下跌之时逐步增持西藏旅游。西藏旅游正是从7月1日起经历了连续8个交易日的暴跌,股价由最高点的31.77元一度跌至10元左右。

  在收到胡波及胡彪电话通知的当日,西藏旅游的换手率高达15.97%。7月14日,西藏旅游发布了股价异动说明,称其10日、13日、14日连续三个交易日涨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

  在7月1日至10日的8个交易日内,胡波和胡彪以9.17元至19.29元之间的价格买入约585.8万股股票。在7月15日,两人一日之内以1.9亿元的价格,巨量买入西藏旅游约1227.9万股,占西藏旅游当日成交总金额的40.43%。

  举牌方称不熟悉交易规则

  虽然有《证券法》等各项法规规定,但胡波、胡彪二人在持股比例达到5%时并未停止交易,继续增持至9.59%。

  7月17日,西藏证监局对二人发了警示书。7月24日,证监会下发《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决定书》认定胡波及一致行动人在增持西藏旅游股份时,违反了《证券法》第86条、《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第12条、第13条的规定,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并暂停买卖行为。

  胡波、胡彪于7月28日发布的监管书回复函中,表示由于购买当天市场波动较大,且我方不熟悉交易规则的具体规定,造成操作瑕疵,但事后发现问题并及时通知上市公司。因此不存在“恶意举牌”、“举牌信息存重大差异”的说法。

  除了信息披露问题,另一个问题更令人疑惑,胡波及其一致行动人在17日权益变动报告书中披露的“前六个月买卖公司股票情况”在中登公司无法核查。

  胡波等提供的权益变动书显示,其在提交该权益报告书前6个月内累计已持有585.8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0973%。然而西藏旅游却表示,公司2015年7月14日前100名股东名册无法查询到其持股信息,此后公司向中登公司紧急申请股东名单,并于7月24日进一步披露,经公司核对向中登公司申请的信用担保账户股东名册,与胡波及一致行动人披露的相关信息和承诺不符。

  对此,胡波等表示,关于西藏证监局检查发现我方信息披露存在瑕疵一事,属我方信息统计疏漏所致。根据回复披露,在提交本报告书之日前6个月内,胡波两人累计增持西藏旅游661万股,累计减持西藏旅游75万股。两人最终的持股数量、持股比例与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中仍然一致。

  记者致电西藏旅游的董秘,其表示该公司在中登公司核查时是根据对方提供的信息,因此并未找到相关信息。举牌方现有的股份以对方披露的信息为准。

  举牌方来自“弘俊系”

  胡波、胡彪出具的简式权益变动书并未披露两人的职业信息,该变动书强调两人将长期持有公司股份,以获取股权增值带来的收益。

  在7月28日发布的回复函中,其再次强调本次增持属个人行为,并表示本次购买西藏旅游股票的资金是胡波以及一致行动人自有资金,没有获得任何第三方的财务资助,也没有事先与任何第三方有计划安排活动。

  不过有媒体爆出,能在半个月内豪掷上亿资金的胡波、胡彪与“弘俊系”有着莫大的关联。弘俊资本成立于2010年9月,是一家专业的资产管理公司,以股权投资、并购重组作为核心业务。

  在胡波方出示的回复函中显示,胡彪正是弘俊资本旗下成都弘俊远景成长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的股东之一。同时,弘俊远景还是创意信息IPO首发股东,持有该上市公司416万股,持股比例为3.64%,现居第4大股东之位。

  根据创意信息的招股说明书,弘俊远景成立于2011年4月26日,注册资本1亿元,实收资本1500万元,经营范围为项目投资、投资咨询、资产管理。其老板刘文俊拥有海外金融机构工作经历,还兼任华夏西部经济开发有限公司高级投资经理,并通过成都弘俊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控制了华信弘俊80%的股权。而另外7家带“弘俊”字号的企业,其法人代表或执行事务合伙人委派代表均是刘文俊。

  回复函中则显示,在2015年7月15日收盘当天,胡波与一致行动人胡彪委托弘俊资本管理人员刘文俊、何小乐二人,就购买西藏旅游股份的信息披露及相关事宜与西藏旅游、监管机构等各方进行过沟通。

  即使增持属于个人行为,有经验丰富的合伙人处理相关事务,仍然因不熟悉交易规则和信息统计疏漏导致违规增持,难以解释。记者致电弘俊资本工作人员电话,却无人接听。

  西藏旅游业绩不佳曾想卖壳

  一位投资人士表示,现在股价低迷,资本趁低价大举吸筹的行为可以理解。但短期内买入如此大额股票有可能已经不是单纯的财务投资。

  西藏旅游近几年的业绩表现堪忧,其2014年度归属母公司净利润为-3346万,同比亏损528.50%,扣非后净利润-2819万,同比亏损-501.94%。而2015年一季度其净利润为-2645万,同比亏损增加1103万。

  而西藏旅游也曾寻求重组卖壳以摆脱困境。2014年9月26日,西藏旅游因重大重组停牌,称拟以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海南三道部分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之后曾四度发布重组延期报告。今年3月11日,西藏旅游发布重组终止公告,重组借壳宣告失败。此次重组的失败也暴露了该公司业绩下滑、内控等问题的存在。

  英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大霄此前曾表示,公司举牌方可能有多重考虑,包括想通过举牌进行收购兼并,争取对公司的控制权,或者进而进行公司重组。现在经过暴跌的股价已经初显投资价值,有的股票甚至跌掉了50%至70%,目前的价格对投资方十分有吸引力。

  一位股民也在股吧中质疑称,现在IPO停摆,如果花4个亿就能买个壳资源,这买卖十分划算。

  面对来势汹汹的增持,西藏旅游方面则表示,不清楚胡波二人增持公司股份的目的。公司3月份公布的非公开股票发行方案已经上报监管部门,未来将公布具体发行方案。

  西藏旅游7月28日复牌。中共中央政治局于7月30日召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研究进一步推进西藏经济社会发展和长治久安工作。西藏旅游股价则从7月29日起开始大涨,7月31日涨停。据7月15日收盘价粗略计算,胡波二人7月以来增持股票已经浮盈过亿。

西藏旅游(600749) 详细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