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5月19日 星期四

财经 > 证券 > 上市公司 > 正文

字号:  

京天利十连跌停熊冠两市 筹码集中机构撤离不易

  • 发布时间:2015-07-07 08:50:43  来源:新民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刘小菲

  “你们年轻人比我胆子还小,只要公司老板能折腾,你就买,别管他估值是不是高,天空才是它的极限”,在某上市公司年度股东大会上,一位1992年便入市的老股民曾这样教育记者。

  彼时,市场正处于本轮牛市高潮的阶段,2014年初上市的全通教育(300359.SZ)、安硕信息(300380.SZ)分别创下了467元和474元的高价,更有人预测随着本轮牛市的来临,很快500元的个股也将诞生。

  市场并非丧失了纠错功能,只不过是来得迟了一些。在近期的暴跌过程中,以创业板为代表的小盘股杀跌程度远高于主板。7月6日,在期指IC1507合约顽强收红的背景下,创业板指数跌幅依然高达4.28%。

  本期样本观察选取的京天利(300399.SZ),受损程度尤为严重。自6月23日复牌以来,公司股价连续10个交易日跌停,位居沪深两市跌幅榜榜首。

  成都一位机构人士指出,市场向好时,人们会选择性的忽略掉估值风险,但是当系统性风险爆发后,人们开始抛售股票时,则会优先抛售缺乏业绩支撑的小盘股。此前,各家基金抱团涌入创业板个股,当这部分机构逃亡时,无疑会对股价造成巨大杀伤。

  “赶点”的京天利

  2014年10月上市的京天利堪称幸运。当时市场正处于牛市前夕,新股上市几乎沿用了“首日顶格上涨44%,随后再来10个或更多的涨停”的套路在上涨。

  不过,由于监管层严格控制新股发行价,新股上涨空间较大。以京天利为例,上市首日市盈率仅有28倍,11个涨停之后,市盈率相应上升至84.5倍。虽然属于较高水平,但是尚在创业板的合理范围内。

  1月28日晚间,京天利公告,公司拟将首发募集的部分资金投向改为“收购上海誉好数据技术有限公司部分股权项目”。

  上海誉好业务涵盖航班延误险服务与手机延保服务,京天利自此也带上了互联网金融的概念。随后的几个交易日里,京天利出现连续涨停。

  与股价形成对比的是,京天利自2013年以来业绩开始出现下滑,2013年和2014年净利润降幅分别为30.22%和18.17%。到今年一季度,仍然未能止住跌势,当期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同比下滑7.23%和12.64%。

  “一般公司为了上市,多会利用财务手段将业绩做的十分漂亮,随后经过三年左右的时间,业绩里的水分才会被挤干”,四川一位资深投资者如上说道。

  只是当时创业板正处于上涨阶段,并没有人去关心公司业绩和估值情况,京天利的股价也未受到丝毫影响。今年5月13日,京天利更是创下314元的新高,较1月28日的收盘价上涨超过400%,此时市盈率已超过600倍。

  纵观京天利,公司经营业绩平平,炒作概念也相对匮乏,仅有收购上海誉好一项,其股价上涨主要还是受益于同期创业板的强势,以及机构资金的推动。

  复盘:10个跌停板

  作为两市仅有的几只300元个股,京天利自然也受到了市场质疑。

  5月18日,《价值线》杂志报道,上海誉好所从事的互联网保险业务已经被剥离,目前被京天利二股东所控制,与京天利形成同业竞争和关联交易。

  为此,京天利分别于5月20日和21日连续发布澄清公告,公司股价仍难以避免的出现近20%的跌幅。随后的几个交易日里,公司股价稳步回升,至6月3日已基本收复此前收地。

  但是坏消息并未就此结束。

  6月15日,A股风云突变,沪指当天收跌2%,创业板则暴跌5.22%,此时正处于停牌的京天利暂时逃过一劫。意想不到的是,自此A股开启了血腥杀跌。

  6月23日,京天利再次迎来噩耗。公司当天午间发布公告,因公司关联关系及相关事项未披露,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6月24日,京天利开盘后毫无悬念地一字跌停。但是,此时的京天利已无力还天,同期A股市场系统性风险爆发,主板市场和创业板均连续大幅下挫。

  6月26日,京天利撤回定增申请,无异于进一步雪上加霜;6月30日和7月1日,虽然京天利短暂打开跌停板,但是情况并未有所好转,股价仍然报收跌停。

  截至7月6日收盘,京天利连续10个交易日跌停,股价跌幅高达65.12%,前期高位追进的投资者几无挽回损失的可能。

  机构的游戏

  与其他创业板股票类似,京天利的筹码高度集中在基金等机构手中。

  数据显示,2014年底,京天利机构投资者持股数量为190.23万股,而截至今年一季度末,机构持股数量暴增至879.28万股,而公司流通股本仅有2000万股,机构持股占流通股的比例高达43.97%。

  其中,华商基金持有的流通股比例高达23.53%,旗下的华商盛世成长、华商价值精选、华商创新成长3只基金分别于一季度增持186.8万股、69.8万股、38.9万股。

  “一般来说,主力机构想要达到控盘,必须要获得20%以上的筹码”,沪深某私募人士介绍道。

  需要指出的是,上述3只基金是典型的“一拖三”,基金经理均为华商基金刘宏,而在本轮暴跌行情中,华商盛世成长等3只基金相应出现了20%左右的回撤。

  自今年1月以来,京天利并未产生一笔大宗交易,机构所获得的筹码更像是直接从二级市场购得,同时期间多只机构席位现身龙虎榜,而京天利股价此间亦出现大幅上涨。

  在基金等买方排队进场的同时,卖方也在卖力吆喝。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1月至今,共有国泰君安等4家券商发布10篇研报,均给予京天利增持或买入的评级。其中,安信证券更是连发5篇研报,全面看多京天利。

  此外,安信证券还将京天利的目标价从90元最高上调至300元,而京天利5月13日收盘价恰为305元,堪称精准。

  6月23日,京天利公布被立案调查的消息后,机构夺路而逃。

  龙虎榜数据显示,6月24日,2家机构席位合计卖出831万元,6月30日,4家机构合计卖出1.22亿元。

  可以看出,由于机构手中持有大量筹码,想要及时安全撤离并不容易。6月23日至29日的五个交易日里,京天利几乎没有买盘进场,合计成交量仅有1270手。直至6月30日,京天利打开跌停板后,情况才稍有好转。

京天利(300399) 详细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