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2月26日 星期三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乡音未改刘士余

  • 发布时间:2016-03-14 09:07:11  来源:新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证券时报两会报道组

  “我想我应当去!”

  这是证监会主席刘士余3月5日参加全国人大湖南代表团全体会议间隙,对围堵他的记者所言。刘士余所要去的就是3月12日下午证监会、银监会及保监会举行的联合记者会。

  正如刘士余所说,他一直奉行少说多做的理念,以至于他在3月5日参加湖南团会议及3月8日参加香港团会议时,都不愿多讲,甚至还引发了外界有关他“希望大家都买股票不卖股票”的误读。如果说3月5日参加湖南团会议是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后的非正式“首秀”,那么3月12日的答记者问则是刘士余的正式亮相。

  但是,正式亮相并不容易,市场有太多的疑问与期许。作为证监会掌门人,刘士余深感责任与压力的重大,他似乎也明白,这一次,媒体不会轻易放过他。果不其然,入场时,大批记者奔向主席台,涌到刘士余及其他两位主席跟前,现场之火爆,一如刘士余3月5日的首次公开亮相。提问环节,一个尖锐、敏感的问题瞬间抛给刘士余,那就是注册制,之所以敏感,是每每提起都会对股市形成不同程度的影响。

  这不是一个容易回答的问题,记者坐在第三排,可以很清晰地观察到刘士余的表情变化。不妨比较一下,三会主席答记者问之前的开场白环节中,刘士余用“乡音无改鬓毛衰”调侃自己略带江苏灌云口音的普通话,从而巧妙澄清了“希望大家都买股票不卖股票”的不实传闻,有人说这是刘士余作为清华工科男的冷幽默,但在回答有关注册制的问题时,刘士余礼节性地说了声“谢谢你提问”后,神色开始变得严肃起来,这在刘士余回答后面的问题时也经常出现。

  接着,刘士余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地回答问题,特别是提到十八届三中全会有关决定时,他将“健全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与“推进注册制改革”及“多渠道推动股权融资”之间的两个逗号都念了出来,引发现场会心的笑声。尤其是,刘士余回答问题时始终抬头直面记者席,全程脱稿,毫无避讳之意。

  记者还注意到一个细节,刘士余在回答问题时,多次提到“做了一些功课”。诚然,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尚未满月,并不一定了解证监会及资本市场每个数据,所以才特地做功课。但是市场并不会因为他是新主席而降低要求,相反,市场期盼他有更多的担当。

  在回答去年A股大起大落、救市及证金公司退出等问题时,刘士余显得更为沉重,他说为了节省时间,必须低头看一下数据,然后详细列举了2014年7月以后各指数的运行状况并称之为“罕见的波动”,将之比喻为下坡刹车失灵的重载油罐车。刘士余说他当时还在农行担任董事长,非常忧虑农行股价,担心客户及资产质量。

  眼下,刘士余的忧虑无疑会更多,他不能仅仅忧虑农行股价,而要忧虑整个资本市场的运行质量,正如他此前所表露的那样,“我将尽我的努力,忠于法律,保护广大投资者的合法权益”。刘士余以“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回应资本市场竞争的“残酷”与“美丽”,建议市场参与者以平常的心态面对资本市场竞争,这是他在答记者问时第二次引用古诗词。

  在给市场参与者提出建议的同时,刘士余更以市场监管者的身份对自己提出了要求,“政府的职能不能动摇”,坚决维护三公原则,切实保护中小投资者权益。此时,台下再度报以热烈掌声。从参加湖南团会议,再到3月12日答记者问,刘士余反复强调将保护投资者尤其是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作为其履职的重要目标之一。当说到证监会必须汲取教训、举一反三时,刘士余语气明显加重。

  当天三会主席轮流回答问题,刘士余得以有闲暇拿起毛巾擦拭手和嘴。当听到保监会主席项俊波说“举牌越多我们刘主席是比较高兴的”时,刘士余开怀一笑。业界曾传闻,刘士余低调、务实,不怎么爱笑,实际上,刘士余回答的问题很沉重,但并不影响他偶尔一笑,当然,更多的时候,刘士余表情很严肃,或埋头记录,或陷入沉思。

  在整个答记者问过程中,刘士余回答了三个问题,囊括了外界最为关注的注册制、证金公司退出、熔断机制等敏感问题。一个明显的感受是,刘士余沿袭了务实的作风,对于这些敏感问题并未以打太极的方式曲线回答,而是正面、精准、完整地回答了当天所有的关键性疑问,连退场时港媒插问的深港通问题,刘士余也做了回答。

  需要指出的是,三个问题远不足以涵盖中国资本市场的各个环节,但据业内人士分析,刘士余在关键问题上不回避,敢于正面回答,本身就显示出了一种态度,而这种态度是保证中国资本市场得以健康发展的关键。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