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5月16日 星期一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新能源车骗补调查涉25省90家企业

  • 发布时间:2016-02-04 20:34:44  来源:国际商报  作者:王亮  责任编辑:罗伯特

  财政部最新宣布,2月1日起启动为期两个月的专项调查。这一调查源于1月下旬的媒体报道,有部分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通过循环使用电池等方式骗取国家补贴,乱象丛生。

  财政部2月1日召开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专项检查布置视频会议,将组织全国35个专员办检查北京、上海、江苏等25个省市,覆盖2013~2015年度获得中央财政补助资金支持的全部90家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延伸部分购买使用新能源汽车的企事业单位以及地方政府相关部门。

  据悉,此次检查不仅针对中央财政补助资金,对省、市、县三级提供的新能源补助资金也一并检查。

  中国一个月的产量顶全球其他国家一年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新能源汽车生产34.05万辆,销售33.11万辆,同比分别增长3.3倍和3.4倍,远高于同期非新能源车汽车的产销增量。其中,纯电动汽车销量为24.75万辆,同比增长450%;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销量为8.36万辆,同比增长180%。对于2016年新能源汽车的行情,中汽协会预测全年销量为70万辆左右,比2015年多一倍。

  为了推广新能源汽车,我国从2010年开始实施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除中央层面支持外,地方财政也会对购买新能源汽车给予一定的政策优惠和补贴。在不限行、免费车牌等优惠政策与补贴的刺激下,新能源汽车市场近几年一直保持井喷式增长。

  科技部电动汽车重大项目总体专家组组长欧阳明高日前表示,中国新能源商用车在2015年11月的产量已突破2万辆,而全球其他国家全年的产量合计才1万多辆,即中国一个月的产量就可以顶全球其他国家一年的产量。

  四部委严查“骗补”的消息刚一曝光,工信部的检查组就去到江苏,并发现不少问题。有一家企业总共车辆生产订单为500辆,但上牌车辆则为2000辆,以“重复上牌”的方式牟取不当利益。

  2015成为骗补高峰

  “出现骗补,这是政策制定之初始料未及的。”在日前的中国电动车百人会论坛上,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理事长陈清泰表示。在他看来,政策漏洞一定要修复,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一定要避免。但在全民力保2020年累计500万辆新能源汽车推广目标达成的前提下,何时清查、如何清查骗补利益链?

  根据新能源汽车补贴的普惠制,新能源汽车企业在研发和销售环节都能获得补贴,只要车辆达到规定的技术标准,除了中央财政补贴,还能享受与中央按时发放的地方补贴。过去几年间,一辆电动轿车卖出后最高能拿到12万的补贴,新能源客车最高补贴额度更是覆盖了车辆的全部成本。前所未有的高额补贴和不够严格的监督机制,直接催生了大量“骗补”者。而这也是造成新能源汽车销量与上牌量之间存在巨大数据“黑洞”的主要原因。

  2015年,中央多次督促地方加大新能源推广力度让“骗补者”们迎来了又一年产值高峰。尤其是从2016年起新能源补贴标准将逐年降低,在2015年最后两个月新能源汽车销量开始出现井喷。11月,新能源商用车单月产量超过全球其他国家之和,12月份新能源商用车产量再飙升两倍至63525辆,尤其是纯电动商用车出现同比增长6倍的超常规增速。这些都让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执行副理事长、清华大学教授欧阳明高隐隐感觉到“哪里不对劲”。

  国家信息中心资源开发部主任徐长明也有质疑,2015年前10月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与上牌量之间存在近一倍的差距,高达7万辆的“数据黑洞”背后,很可能是车企假售之后将电池拆分倒卖获利的骗补行为。

  骗补并不复杂

  两年间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倍速增长,直接造就了新能源汽车产业成为投资界的“风口”,鱼龙混杂在所难免。

  高回报率,是新能源汽车骗补者的行为动力;而高额的补贴,则进一步加深了泥沙俱下的程度。2015年的政策当中,一辆纯电动车最高5.4万元的补贴(里程≥250公里的,这一标准间接增大了某些车企虚报里程数据),插电混合动力凡是续航里程≥50公里的都有3.15万元的补贴。

  有媒体爆料,近几年,一批所谓的新能源汽车企业,通过一条简陋的组装线就“生产出”电动车,或者转手卖给自己的租赁公司,或者获得补贴后拆下电池重复利用循环申请补贴,大量未达到安全技术标准、产品一致性差的电动车,轻易便套取上亿元的新能源补贴,而其中相当一部分车型并未进行公开销售和进入交通领域,仅仅是用来骗取补贴的工具。

  三层面逐一排查各环节

  值得注意的是,财政部指出,此次检查依然会以重点地区、重点企业、重点车型为重要切入点。在对检查组的工作要求上,财政部要求工作人员要紧紧围绕新能源汽车生产、销售、运营各个环节,逐一排查有无造假骗补的问题。具体的方式如下:

  第一,从生产企业零部件采购和生产环节入手,检查获得补贴的新能源汽车关键指标与《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信息是否一致,自制或外购的电池、电动机等核心零部件数量与申报的销售数量是否匹配。

  第二,从销售环节入手,检查销售数量是否真实,是否存在售后回购、虚假交易以及售价虚高等情况。

  第三,从用户单位入手,检查新能源汽车使用单位注册登记车辆与生产企业销售车辆型号、数量是否一致,购置的新能源汽车是否投入实际运营,是否存在闲置或提前报废等情况,生产企业与重点采购客户之间是否存在虚假交易,用户企业是否开展可持续的商业运作。

  第四,从相关部门入手,检查对企业上报的资金申请资料审核是否到位,是否存在滞留、挪用财政补助资金的问题,是否违规向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收取或摊派费用,国家扶持新能源汽车发展扶持的各项政策是否落实到位等。

  按照2020年要实现新能源累计推广500万辆的目标计算,“十三五”期间新能源补贴额要支出3900亿。陈清泰透露,地方财政目前已经不堪重负。财政部去年已明确,2017年至2018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标准,将在2016年基础上下调20%,2019年至2020年下降40%,2020年以后补贴政策将退出。(王亮)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