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12月06日 星期一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孵化器多与少,市场说了算

  • 发布时间:2016-02-01 05:20:48  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前不久,一篇名为“孵化器太多,创业者都不够你们抢了!”的文章引起热议。我国孵化器到底多不多,先来看看数据:据统计,截至2015年,全国已有2500多家科技企业孵化器、加速器,各类众创空间超过2300家,在孵企业超过10万家,吸纳就业人数超过180万人。而在2015年,全国平均每天新登记企业1.2万户;高校毕业生总数超过740万,创历史新高。据对58996名2015年应届高校毕业生的一项调查显示,6.3%的受访大学生选择创业,这一比例在2014年为3.2%。

  从这串数据可见,在当前创业大军规模扩增的形势下,孵化器数量并没有多到去“抢”创业者的程度。但为何有些人还是会有“孵化器太多”的印象呢?《经济日报》记者就此采访了多位创业者和业内人士。

  多与少取决于品质

  创业者认为在雨后春笋般冒出的众多孵化器中,具有专业服务能力的优质孵化器相对较少

  “我觉得孵化器是永远不够的。”赵晗,一位海外归国的年轻创业者。他在国外读书时经常浏览36氪的网站,对这个新型孵化器感到很亲切。回国后,他试着跟36氪联系,没想到很快就得到了北京市海淀区海淀西大街39号楼上8个免费工位,创办了北京故事科技有限公司。“我们要看到,现在有大量的创业者需要资金,需要免费、优惠的办公场所,需要创业过程中的专业服务,因而十分需要孵化器的支持。”赵晗说。

  与赵晗相比,上海的一位环保科技领域的创业者李刚(化名)就没那么幸运了。他告诉记者,“创业时本来我想进入孵化器,结果发现房租和高档写字楼几乎一样,对创业公司来说还是很贵的。至于所谓的优惠支持,也有很多限制,我们很难享受到也就放弃了”。

  “有点杂。”这是深圳市腾科系统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周殿敏对孵化器的一个印象。“现在各城市、区县,甚至一些镇上都有孵化器,感觉有点杂乱,体现不出专业性。这些杂乱的孵化器之间也可能会产生一些掣肘。我觉得,孵化器就像孵小鸡,要给集中的热量、能量,才能让好项目破壳而出。”周殿敏说。

  “现在有品质的孵化器不太多。”广州磐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楼海光说,一般孵化器只能提供企业注册、基本财务等功能,但是真正跟创新、创业有关的专业服务,比如商业模式设计、产业分析、市场拓展、管理经营等,提供得较少。

  对于孵化器多与少的问题,餐馆无忧CEO钱蟒这样理解:“这是一个供需平衡问题。这两年创业者越来越多,对孵化器需求不断增多。但随着资本寒冬的到来,创业者的热情和原有团队的持续力肯定不像刚开始那样。孵化器的增加,势必会带来竞争,这种竞争会让孵化器向更加专业细致的方向努力。”钱蟒认为,与北上广等大城市突飞猛进的孵化器数量相比,在一些小地方尤其是高校集中的二、三线城市,孵化器还是缺少的,因为这些地方相对缺少明白孵化器运作流程和标准规则的人才支撑。

  一些孵化器运营者认为,如果说孵化器要到“抢”创业者的地步,某种程度上说明创业好项目较缺乏。来自天津一个孵化器的创始人告诉记者:“我们觉得目前创新含金量高的优质项目还是较少。现在联系孵化器的人也是五花八门,甚至有做化妆品产品推销的都过来要资金支持,能感受到一些人身上浮躁的投机心理。”

  创业者想要的孵化器

  熟悉产业和市场、与创业者深度合作、服务细分而专业、对创新创业有耐心等,是创业者心中理想孵化器的特征

  “孵化器一定要搞清楚所在地产业、地域的优势。”周殿敏说,做孵化器必须要以市场为主体,依靠领军企业推动行业产业发展。同时,孵化器有必要跟科研院所、高校等机构有务实有效的互动。

  “一个好的孵化器应该能看到所在地区的产业资源。”匙悟科技CEO李一舟告诉记者,孵化器要与当地的产业机构和人才机构紧密结合。比如,侧重互联网创业的孵化器,如果所在地没有相关项目和人才的集聚,就可能是一个空壳。“我们要更多关注三、四线城市,这些地方在做孵化器方面还是缺少思路。另外,建议孵化器所在地的产业环节能够介入进来,借助当地优势行业的力量,打造专业化的产业孵化空间,为传统产业升级换代带来更多机遇。”李一舟说。

  北京灵熵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孙翠骥希望孵化器能够跟创业者有深度的合作和交流。他希望在孵化器内,创业者能被有实际创业经验的人指导。这些人真正了解创业者的需求,能够在精神上给予创业者启蒙,同时在市场等各方面能给予实际帮助,“而不是只有在创业者成功或者马上要成功的时候,才出来分一杯羹”。

  “我感觉国内有一些做创业投资的人心态比较着急,拿着炒股做短线的思维投资初创企业。”海外华人医疗创新者协会联合创始人安钟旭说,相比之下,美国的创业孵化组织的心态更加平稳,对于孵化的每个项目都非常注重发展的持久性,积极地帮忙搭线,培养每个创始人。国内孵化器更多专注于硬件上的支持,但国外非常强调软件支持,比如人脉、给创始人很多锻炼机会等。

  钱蟒希望孵化器能够具备扶助创业项目跨区域扩展的功能。“电商领域的创业项目由一个地方拓展到另一个地方时,其实是很吃力的。因为在当地可能懂相关业务的人比较少,也没有多少可以对接的资源,需要投入许多人力物力去新地方重新组织和培训。因此希望能有孵化器可以对接这种需要拓展区域的电商企业,帮助他们孵化本地团队。”钱蟒说。

  清除不必要的误解

  创业热潮带动了孵化器行业,吸引不同行业主体的介入,不能因为个别现象而误解整个孵化器行业

  “创始人留美回来,很执着很努力……商业计划书我也亲自修改,可以走到今天不容易啊。”1月19日,国家级众创空间创客街创始人莫嵘在朋友圈转发“创客街孵化项目杰泰机器人获得了225万天使轮融资”文章时,发了几句感慨。2015年7月以来,创客街为这个创业团队提供免租的办公空间,安排月度CEO交流会指导和项目路演,协助写发展和融资计划书,完善团队组织架构,并引入天使投资机构,最终帮助他们顺利完成了天使轮融资。

  与创客街一样,目前也有一大批怀揣梦想的孵化器正与创业者一起并肩奋斗。“对于我国孵化器,要让市场进行优胜劣汰。最终,市场会给我们一个完美的答案。”莫嵘说。

  科技部火炬中心孵化器管理处孙启新博士说,“现在,孵化器很热,很多行业主体、社会组织都介入到这个圈子里。在这个过程中,可能会存在一些不太好的局部现象,但不能因为这种局部现象而去误解整个孵化器行业。事实上,中国孵化器行业已经走过了近30年的发展历程,相对其他一些行业,规范度是很高的”。

  孙启新指出了几个对孵化器的误解:有人会觉得孵化器好像谁都能做,其实各级政府对孵化器都有严格的认定、评审标准;有人觉得做孵化器一定会从政府拿到钱,其实获得政府相关补助需要逐级评审,而且很多补助都是要看到有孵化成效才给予的后补助;也有人觉得,孵化器的运营主体大多是政府或事业单位,市场运营能力差,其实在2014年孵化器的政府和企业运营主体已经各占一半,2015年企业主体已经超过了政府主体。

  “截至2016年1月,科技部火炬中心已经举办了100期孵化器从业人员培训,围绕孵化服务、科技型中小企业特点、孵化器基础理论、孵化器政策等内容,培训了1万人以上。目的就是为我国孵化器行业发展输入更多优质人才。”孙启新透露,孵化器“十三五”发展规划不久后将出台,进一步为我国孵化器行业指引方向。

  孙启新这样描述我国孵化器的理想状态:孵化器自身有可持续发展能力,不再依靠政府补贴或者低端的房租收入,是一个完全市场化的空间,有职业化的人才运营,在为创业者提供全程优质服务的同时,也能找到适合自己的发展路径。总之,希望我国孵化器向着更加规范的新兴产业方向发展。

  清华科技园发展中心主任、启迪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梅萌说:“在中国,由于大家的共同努力,孵化器今天已经演变成为一种商业模式、一种生意。这其中一个重要的转变就是可以持续发展,跟之前政府主导的孵化器相比,有本质上的差异,这就是中国孵化器的变革。”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