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12月03日 星期四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新一轮退耕还林破解三大难题

  • 发布时间:2015-12-08 05:34:33  来源:四川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本报记者 王成栋

  2014年12月10日,省政府召开电视电话会议,正式宣布启动新一轮退耕还林还草,时间为2014年至2020年。作为全国新一轮退耕还林工程首批启动省份,2014年,国家下达我省退耕还林任务65万亩,今年下达50万亩,两年退耕还林任务共计115万亩。

  此前,相关政策已明确,新一轮退耕还林过程中,相关地块选择要有据可依,不再划定生态林和经济林比例,农户可自愿选择树种,并支持鼓励农户将退耕地以转包、流转等方式向专业合作社、种植大户集中。

  一年之后,2014年65万亩任务已经完成。退耕的是哪些地块?造林时如何选择树种?在农村劳动力纷纷外出务工的背景下,谁来种树?带着疑问,近日,记者赶赴任务最多的广元市苍溪县、巴中市通江县以及泸州市古蔺县走访调查。

  A

  核心之问

  新一轮退耕还林,任务分向哪?

  12月2日,临近中午,古蔺至叙永高速公路一侧,苗家风情的建筑掩映在一片苍翠之中。古蔺县箭竹苗族乡团结村上寨组村民陶永贵正在自家办的农家乐里,和贵州来的游客聊着天儿,“这片竹林,好多都是我们这退耕还林之后新栽的。”

  去年底,四川启动新一轮退耕还林。陶永贵所在的团结村,第一次被纳入退耕还林范畴。

  经过前一轮退耕还林之后,四川还有多少土地可退?这些任务指标,主要下达给了哪些地区?这些地区内部,又如何细化分解?带着疑问,记者走进了泸州市古蔺县。

  大范围:

  贫困、民族、生态脆弱区

  “以前一下雨,到处都是泥汤汤。”提起过往,陶永贵直摇头。他拿出一张10年前全家人在村口的留影——背景中,布满石块,完全看不见树木的影子。“古蔺县的石漠化一直都很严重。”古蔺县政府相关负责人表示,古蔺县地处四川盆地与云贵高原的过渡地带,境内山高坡陡、沟壑纵横,且喀斯特地貌广布,水土流失和石漠化现象遍布全县。为了对抗石漠化,农户们想尽了各种办法:拦土坝、植树造林……然而,由于缺乏经费,治理效果并不理想。

  新一轮退耕还林启动前夕,古蔺县政府结合当地实际,充分考虑农户意愿,规划在2020年之前完成新一轮退耕还林20万亩。

  除了生态脆弱,当地还希望通过退耕还林摆脱贫困。古蔺县政府统计,2014年,古蔺县的农民人均纯收入只有全国平均值的三分之二,贫困人口达到20.3万人。古蔺县政府相关负责人认为,实施退耕还林,一方面可以通过直接补贴,增加农户收入;另一方面,可以通过营造特色经济林木,带动当地产业发展,拓宽增收渠道。“从全省来看,新一轮退耕还林中,我们重点倾斜的就是生态脆弱地区、生态区位重要地区以及四大扶贫攻坚地区,它们之间有着高度重合性。”省林业厅副厅长包建华介绍,在区域明确之后,我省新一轮退耕还林任务,重点向88个贫困县倾斜,“予以优先考虑。”

  小范围:

  具体地块须满足三大要求

  那么,古蔺县获得的退耕还林任务最终会被分解到哪些地块?“我们主要是把任务分解到高速公路沿线。”古蔺县林业局局长董维福介绍,刚建成通车不久的古蔺至叙永高速公路,由于工程建设等因素,地表生态亟待修复;并且,公路沿线是特色水果、木本药材等林业产业发展聚集区,农户退耕意愿较强。2014年,古蔺县2.91万亩退耕还林任务全部分解至这条高速路沿线。

  此外,综合水土保持、景观恢复、生态治理和林业产业发展等需要,古蔺县林业局将退耕还林主要区布局在赤水河流域,黄荆和太平景区,贫困地区,朝门水库、观文水库和石梁子水库的汇水区等。这其中,赤水河流域是典型的生态脆弱区、贫困集中连片区以及特色水果重点发展区;黄荆和太平景区正着力培育森林景观植被,在这里退耕还林,可以增加景观资源;三大水库的汇水区则是水库保持的需要。

  为精准落实地块,古蔺县政府特意斥资54万元,购买了全县“矢量化地形图”。在林业和国土部门共同努力下,将符合新一轮退耕还林条件的地块一一落实。

  陶永贵记得,在正式退耕之前,乡林业站曾派人来过三次:第一次,是发放退耕还林申请表格,他写下了申请书;第二次,乡林业站和县国土局派人过来具体勘察地块;第三次,则是来具体指导选择树种和造林。

  包建华表示,农村土地如想要纳入新一轮退耕还林区,则必须满足以下条件:地块坡度大于25°;非基本农田;地块承包经营方主动申请,“这些都是硬性指标,也是退耕还林的前置条件。”她还透露,为推动退耕任务落地到户工作,省林业厅、省国土资源厅等部门先后下发文件,提出合理调整25°以上坡耕地中的基本农田布局、市(州)内统筹调剂耕地保有量指标和基本农田保护指标等办法。

  B

  选择之难

  退耕以后该种啥?有点“抠脑壳”

  12月1日,大雾刚刚散去,家住苍溪县陵江镇镇水村的刘正喜就提着镰刀上山了,“核桃园周边的枯草始终是火灾隐患,趁着天晴,正好清理掉。”

  去年底,通过申请,他家的3亩多坡耕地被纳入退耕还林范围。几经周折,最终种上了核桃,而并非苍溪的名片:梨树。

  新一轮退耕还林启动之时,中央和省上就明确,不再划定经济林和生态林的比例,农户可以选择树种。然而,在市场信息不对称、技术基础薄弱的背景下,多数农户或多或少经历过选择难题。

  困惑

  信息不对称农户面临树种选择难

  去年底,刘正喜家3亩坡耕地被纳入退耕还林规划。此后的两个多月时间里,他一直为一件事儿发愁:究竟该种什么树?

  刘正喜说,这3亩坡耕地,土层浅薄、土壤肥力不足,“过去都种苞谷,一亩地也就收个四五百斤。想来想去,都不晓得种啥子树合适。简直‘抠脑壳’。”

  刘正喜的苦恼具有普遍性。陵江镇镇长权利介绍,“此番还林地块坡度较高,土地相对贫瘠。”但既然要退耕还林,肯定还是要看重收益的。

  实际上,早在去年底新一轮退耕还林启动之际,苍溪县林业局就在全县范围内开展过一次摸底调查。收集完农户们写下的意愿表,苍溪县林业局局长徐进波犯了难:农户们打算种的树种五花八门,“有的效益比较低,有的市场已经饱和,有的干脆就不适宜在我们这里生长。”

  徐进波坦言,由于信息不对称,农户对于市场所知甚少。若农户树种选择不当,很可能让“能退耕、还上林、稳得住、能致富”这个退耕还林的初衷落空。

  破解

  派出科技员因地制宜规模化种植

  怎么办?

  “在树种选择上,农户很容易随大流。”省林业厅有关负责人认为,各地林业部门在具体操作过程中,既要充分尊重农户意愿,也要根据各地客观条件和市场需求,为农户做好科技和市场信息服务工作,做好产业规划和配套的加工、销售渠道建设,“一是防止种植散而乱,没有规模效益;二是防止种植出来的东西卖不出去或者低附加值。”为此,在新一轮退耕还林正式启动前,省林业厅组织开展了前一轮退耕还林调研,编印《退耕还林助农增收100例》,发往各地供学习借鉴。

  按照刘正喜最初的想法,苍溪梨蜚声川内,产量大、售价高、销路好,“种下去3年以后,一亩地能搞个5000多元。”因此,虽然以往村里人种植多以失败告终,但他还是想“试一试”。

  就在这时,苍溪县林业局派出的科技人员来到村里,对即将退耕的地块进行土壤检测和气候评估。结果发现,镇水村春末夏初降雨偏多,土壤中部分微量元素不足,“种植梨树,有挂果率低的风险。”相反,当地光照相对充足、秋季少雨的气候以及有利于排水的地势和土壤成分,较为适合种植核桃。最后,根据苍溪县林业局的建议,刘正喜把3亩坡耕地都种上了核桃。

  徐进波介绍,自年初退耕还林地块确定以后,苍溪县林业局就不断派出技术人员,对各地的土壤、气候条件进行评估,并结合市场需求,引导农户选择树种。目前,全县已经全面完成2014年还林任务,各地共栽植核桃8000余亩,银杏、桂花等珍稀树木近5000亩,其余特色经济林木1100余亩。“适合种植同一个经济林树种的区域,我们就建议老百姓尽量做到步调一致,形成规模化种植;不适合的,就建议多树种搭配,搞生态旅游。”徐进波介绍,自启动新一轮退耕还林以来,苍溪已培育林业业主大户23个,建立家庭林场3个;打造乡村生态家园旅游点21个、省级生态村17个、星级“林家乐”32个,成功创建苍溪国家森林公园、九龙山省级自然保护区。

  C

  劳力之缺

  留守的都是老人,谁来帮忙种树?

  11月30日,大巴山里寒气逼人。通江县诺江镇诺水村一社社长彭从兴,正和老伴忙着给山坡上的核桃苗捆上稻草。就在8个月以前,他还在为自家6亩坡耕地如何还林发愁:“儿子媳妇在外头打工,家里就我和老太婆两个人,种地都有点费劲,更没有能力种树子。”彭从兴说,自家6亩田被划入退耕还林区,自己和老伴年事已高,谁能帮自己种树?

  比照前一轮退耕还林,新一轮退耕还林在建设环节最大的困惑是:如何破解劳动力短缺的窘境?

  现状

  农村劳动力短缺谁来造林

  彭从兴回忆,前一轮退耕还林中,他每天天不亮就带着干粮、水壶、铁锹,挑着树苗上山。当年刚50出头的他,打一个树坑就要半个小时,树苗种下后,还要从800米开外的小溪里挑水浇灌,这样的劳动强度下,每天最多能种半亩地。

  如今,17年过去,彭从兴已经快70岁,无法从事高强度的植树造林工作。而找邻居帮忙这个念头刚刚蹦出来,彭从兴就打消了念头,“年轻人都出去了,村里头都是老年人和娃娃,何况,各家都有栽树子的任务。”“只能另想办法。”通江县林业局局长李松柏介绍,通江是典型的劳动力输出县,全县常年外出务工人数超过20万,而全县总人口,也不过75万。同时,通江承接的退耕还林任务多,2020年之前,全县要完成退耕还林17.48万亩。

  退耕户雇人造林,似乎也不现实。李松柏说,通江是国家级贫困县,新一轮退耕还林任务的主要承接区域为 157个贫困村,涉及28533户贫困户,“退耕户同时也是贫困户,拿不出钱雇人栽树。”

  省退耕还林工程管理中心主任张洪明坦言,通江并非个例。谁来种树,成为最大的难题。

  破解

  凭地入股引入社会力量种树

  对此,按照中央和四川省相关政策规定,各地纷纷探索以退耕地流转、转包、入股等形式,将造林任务交给专业合作社等其他社会化组织。而通江,也结合当地实际展开探索。

  3月初,就在彭从兴一筹莫展之际,通江县林艺种苗专业合作社找上门来,表示可以帮助彭从兴造林,条件是:彭从兴要用退耕地和第一年直补资金入股合作社。而合作社负责选购树种、完成造林。当林木产生效益以后,合作社与入股农户按照4:6比例分红。

  彭从兴算了一笔账:第一年直接补贴是800元,入股合作社后,这笔钱主要用于造林和林木产生效益前的管护。剩下两年的补助700元,则由彭从兴自己获得。入股之后,自己和老伴还能优先被合作社录用,“每个月打个零工,两个人也能挣个两三千。”

  今年3月初,彭从兴与合作社正式签署协议。不到两天,合作社就组织人员把彭从兴家的还林地全部栽植上核桃苗。

  那么,合作社为何有底气给彭从兴开出这么好的条件?通江县林艺种苗专业合作社董事长刘华平说,合作社考察过彭从兴家的土地,“以前是坡耕地,种核桃这些没得问题。”

  种植核桃后,5年左右就可以结果,10年左右进入丰产期。届时,加上林下种养,每亩产值将超过7500元。“而每亩的造林人工和种苗成本,约为900元。如此算来,专业合作社仍然有相当大的盈利空间。”刘华平表示。

  初步统计,通江县2014年和2015年退耕还林任务7.14万亩中,有近4万亩是通过转包、流转等形式完成造林的。“新一轮退耕还林的‘新’,体现在建设环节,那就是充分发挥市场机制,调动社会力量参与造林。”包建华认为,在社会力量介入造林环节后,将有效缓解农村劳动力不足且可以更好的布局当地林业产业。“下一步,全省林业系统将继续把新一轮退耕还林作为促进大规模国土绿化的抓手以及扶贫攻坚的重要措施,加大贫困地区生态保护修复力度,实现生态补偿脱贫一批。”省林业厅厅长尧斯丹表示,“实施新一轮退耕还林,就是践行绿色发展理念的具体实践。林业部门要责无旁贷地把退耕还林这一德政工程、民生工程抓实抓好!”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