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6月12日 星期三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实现功能监管优化股市杠杆结构

  • 发布时间:2015-11-20 07:00:14  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中提到,要改革并完善适应现代金融市场发展的金融监管框架。在金融业进入混业经营的背景下,金融监管应坚持分业监管,还是应合并“三会”?11月19日,在《财经年会2016:预测与战略》上,多位经济学家围绕金融监管框架进行畅谈。

  全国人大常委、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指出,年中的股市调整反映了资本市场基本制度的缺陷和监管制度的缺陷。涉及资本市场的交易行为不能实行统一监管,既不利于对市场风险的监测,处置风险时也难以有恰当的方法。

  专家认为,改善当前监管体制首先需要转变观念,统一对金融产品的认识,要拓展证券范围,修改《证券法》,将集合投资计划份额和份额化的P2P纳入证券范围,由证监会实行统一的功能监管。要克服当前“一行三会”的地盘意识,真正实现功能监管,优化股市杠杆结构。

  ●南方日报驻京记者 赵晓

  “股市风险已基本释放”

  以利率市场化、汇率自由化以及资本账户开放为代表的金融管制放松,在为市场注入活力的同时,也为中国金融业的监管带来新的课题:影子银行、场外配资、网络借贷等各种创新游走于双轨体制之下,期间不乏监管套利的盛行,年中的股市大跌便是印证之一。

  针对本次股市大跌,吴晓灵率领团队做了专门研究。在《财经年会2016:预测与战略》发表主旨演讲时,吴晓灵表示,目前股市风险已基本释放,逐步进入恢复调整期。

  在总结这次股市波动时,吴晓灵表示,本次股市波动是资金推动了牛市,也是资金导致了急跌。而深究其原因,中国当前处于经济结构转型的过渡期,这次波动反映了市场对转型、改革过高预期与短期经济表现未达预期的矛盾。

  “市场认为,在利用资本市场振兴实体经济这件事情上,政府是有意愿的,逐步引导形成一种强烈的牛市一致性预期,但转型和改革都会遇到不可避免的阻力,难以一蹴而就,再加上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很容易造成高预期后的失落。”吴晓灵解释。

  分业金融监管体系协调不足

  “我国金融监管体系存在最大的结构性风险就是,一边力推混业经营,一边坚持分业监管不变。”19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巡视员、研究员魏加宁在年会上如此表示。

  而今年年中的A股大跌,正是暴露出分业金融监管体系的协调不足。吴晓灵指出,从制度上看,大跌反映了资本市场基本制度的缺陷和监管制度的缺陷。其中,杠杆交易的过度、无序以及监管不完善,放大了资金式的缺陷。

  “中国资本市场有政策市、资金市的特点,而这次又加上了杠杆运用,放大了资金市的风险。”吴晓灵说,涉及资本市场的交易行为不能实行统一监管,既不利于对市场风险的监测,处置风险时也难以有恰当的方法。

  中国社科院前副院长李扬指出,目前我国很多金融机构的混业已经大规模发生了,再加上互联网金融的逐步发展,若在宏观上保持分业的格局是不合适的,肯定会出现过度监管或监管真空,导致影子银行的发展等。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中提到,要改革并完善适应现代金融市场发展的金融监管框架,但并不是简单地把‘一行三会’合并这么简单。”谈及当前金融监管体制的变革,吴晓灵在财经年会上表示。

  建议将P2P纳入证券范围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金融系主任宋敏指出,在混业经营的背景下实行分业监管,就需要各个机构加强协调,特别是实现信息共享,这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在目前监管体系下,证监会、银监会和保监会,本身的功能可能都没有发挥,中间有一些协调问题,这其中存在顶层设计的问题。

  但在魏加宁看来,目前金融行业混业经营是大趋势,“三会”即便不能合并,至少也需要在决策机制上统一协调。他建议能不能成立一个监管委员会。

  “证监会、保监会、银监会作为执行机构,确定牵头机构,央行等部门都可以作为委员参加,同时纳入行业协会和专家学者等业内代表,内部保持交叉任职的方式。”魏加宁进一步强调,所谓委员会并非一个实体机构,而是一种决策机制,这正是我们所缺乏的。

  吴晓灵则认为,银行、证券、保险和信托各自的功能不同,根据它们各自的特定来进行分别监管是有必要的。改善当前监管体制首先需要转变观念,统一对金融产品的认识。要克服当前“一行三会”的地盘意识,真正实现功能监管。

  吴晓灵建议,首先要拓展证券范围,修改《证券法》,将集合投资计划份额和份额化的P2P纳入证券范围,由证监会实行统一的功能监管;还要加强证券公司的监管,优化股市杠杆结构。另外,应确立央行在金融业中的主导地位,并加强对金融基础设施的监管和组织实施金融业综合监管。

  ■相关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

  加大经济结构性改革

  近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在《财经年会2016:预测与战略》发表主旨演讲时指出,当前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但也面临诸多矛盾风险叠加、风险隐患增多的挑战,因此要推进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

  在杨伟民看来,过去我国主要是面向低收入群体为主的供给体系,没有及时跟上国内中等收入群体迅速扩大而变化了的消费结构;过去供给体系能适应排浪式消费,但满足多样化、个性化消费的能力相对比较差,有些消费流向了国外。

  为推进经济结构性改革,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11次会议提出了5+4+3行动方案。杨伟民指出,经济结构性改革也是一项长期性的任务,在战略上要坚持持久战,持续的推进;在战术上要打好歼灭战,必须马上行动起来。

  “五大政策是逻辑紧密的政策体系和框架、缺一不可,目的是为结构性改革创造透明的、可预期的政策环境。”杨伟民指出。

  行动方案中的“4”是指打好四个歼灭战,包括化解过剩产能、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化解房地产库存、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杨伟民解释,化解房地产库存不仅是为了当期的经济增长,更重要为了推进以人为本的城镇化,促进农民工在城镇定居落户,有利于提高劳动力资源配置的效率。

  方案中的“3”是三大原则,即坚持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不动摇,坚持五位一体的总体布局;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改革方向,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调动各方面的积极性,当前尤其要调动企业家、创新人才、各级干部三个群体的积极性。

  南方日报驻京记者 赵晓娜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