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1月18日 星期二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2020年人民币有望成国际储备货币

  • 发布时间:2015-10-17 15:31:13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首席记者 谈璎

  人物简介

  经济学博士,现任瑞穗证券亚洲公司董事总经理、首席经济学家,主要研究领域为宏观经济和金融市场。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客座教授,中国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成员。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经济系博士后,获赫尔辛基大学经济学博士和硕士学位,本科曾就读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系。

  此前为欧洲央行资深经济学家,负责亚太经济预测和分析,曾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芬兰央行和中金公司经济学家,国际经合组织顾问和中国人民银行访问学者。2011年度美国《机构投资者》A股分析师排名下经济与策略分类第一名;2011第一财经首席经济学家调研最佳预测排名第一名。

  在我接触和采访过的多位首席经济学家中,像沈建光那样曾在中资、日资、欧资与美资机构中专注于中国经济研究的专家,可以说凤毛麟角。之前多年身处异国,他的目光却从未离开过中国经济。他说:“从海外向中国远眺审视,再身处国内近距离观察,每一次的转换都给我带来新的角度。回顾中国经济这20年来发展,让人感慨颇多。”

  上周六在首届复旦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上,再度见到沈建光博士。他提到,人民币国际化是最近研究的一个主题。

  没有任何全球问题可以离开中国

  北欧的芬兰不仅拥有创新的基因,还具备前瞻和包容特质。上世纪90年代初,芬兰已十分重视中国,诺基亚等一批芬兰制造业企业开始拓展中国市场。当时还是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系学生的沈建光,选择去芬兰继续深造。毕业后,进入芬兰经济研究所。“那时整个欧洲中央银行体系中基本没有华人,而芬兰政府在1998年时就邀请我加入其中央银行,专攻中国和亚洲经济。”

  2000年时,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前景很明朗,但国内不乏担心造成产业冲击的反对声音。中国政府决定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合作,邀请来自欧洲各国了解中国经济的专家,帮助其进行加入WTO的评估。沈建光博士应邀来到巴黎,从欧洲这个经济体的视角深入审视中国。他与欧洲的经济学家一起出版的专著《中国和世界经济——中国入世的挑战》,OECD的秘书长拜访北京时,亲手将它作为礼物,送给了当时的总理朱镕基。

  那时,快步迈向世界舞台中央的中国,吸引了越来越多来自世界的目光,也引发对人民币国际化问题的重视。

  2003年,欧洲央行专门设立了研究亚洲的经济学家岗位,沈建光应邀加入,工作中大量接触来自美联储以及日本、英格兰、法国、德国、中国等央行的同行。“有一点不变的是,每一次关于中国的讨论都是最热门的话题,每一个关于中国的报告都最受重视,每一点中国的变化都足以引起最激烈的争辩。”他发现,从这时起,没有任何全球问题可以离开中国。

  有个细节他清楚地记得。第二年和欧洲央行的同事一起访问中国,途经上海外滩,同事们惊讶地看到陆家嘴数不清的在建高楼拔地而起,不断感叹“中国实在太大了”,同时觉得“中国的泡沫太严重”。

  “那时陆家嘴的房价刚刚过1万元关口,中国大发展才刚刚开始。我的外国的同事们,因为没有在中国的经历,自己国家也缺少这样明显的经济大腾飞,忽视了背后强大的地产市场需求,才会觉得中国都是经济泡沫。”他感悟到,如果单单从西方角度看问题,对中国国情不加以细致分析,研究总隔着一层纱。所以他决定回到自己的关注之处,继续做研究。

  从欧洲到美国,再回到中国香港,在世界各处见证了中国的经济腾飞以及国际地位的大幅上扬。沈建光博士认为,和国际相比,中国目前虽然前路崎岖,但依然在上升期,机会无限。

  人民币国际化降低依赖美元储备风险

  2008年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改变了中国经济的运行轨迹。如同身处在开放的丛林中,很多来自国际市场的冲击,给中国经济带来不确定的重大风险。

  美元是其中一个影响因素。沈建光提出,美元是否会开启新一轮强势升值周期,值得关注。自上个世纪70年代初确立美元本位制以来,美元每一次反转往往有金融危机相伴。中国经济需要提前防范相关风险。

  全球金融危机引发国内对于“人民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的思考。人民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与中国经济实力相称,符合国家根本利益。而美国政府为刺激国内经济采取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导致美元贬值,扰乱国际货币体系的稳定。如果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将会大大降低人民币依赖美元储备的风险。

  沈博士认为,人民币国际化恰逢良机,加速推进正当其时。近一段时间,欧洲对于美国霸权的质疑加大,加之金砖国家成立金砖开发银行等,人民币国际化这一命题远非中国的一厢情愿,反而有着更为强烈的海外需求。

  当前对人民币国际化的质疑和争议,主要有两种观点。一种认为弊大于利。中国应回到以实业为本、金融为末的道路上,发展壮大制造业,人民币应贬值,利率市场化、资本项目自由化都应该暂停。另一种担忧资本管制开放有引发金融危机的风险,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应该以国内金融体制和浮动汇率改革为先,资本管制放开应该暂缓。

  对于“人民币汇率应该维持固定或贬值状况”的第一种观点,他明确表示不赞同。“用中国工人辛苦工作和环境污染的代价换回疯狂印刷的美钞值得吗?而且,接近4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已经远远超出需要,不仅面临严重的资产安全问题,也对国内货币政策独立性造成挑战。未来如果仍采取固定汇率压低人民币币值,外汇储备将继续显著增加,中国将变得越发被动。”

  但同时,对第二种风险警示的观点,他认为很有必要,但大可不必因噎废食。

  利率汇率改革将取得重要进展

  在海外,人民币越发“人见人爱”。当前有更多的欧美国家、新兴市场国家对人民币国际化表达出越加浓烈的兴趣,以降低对美元的依赖度,增加全球货币再平衡。

  与此同时,新兴经济体的合作也在增强。金砖银行已经成立,金砖应急储备基金、金砖能源联盟在拟建中。诸多成果落地后,必将带动人民币发挥更大的作用,提升人民币国际地位。尽管人民币的使用近年来持续快速增加,但全球范围内仍仅有1.5%的跨境支付采用人民币,总体规模依然很小。

  “考虑到外汇储备资产安全、全球贸易投资便利化、服务业与国内需求转型的需要,人民币国际化实际上是大势所趋,关键问题在于如何在开放的过程中防范风险,特别是充分借鉴国际经验防范短期资本流动的冲击。”他举例说,韩国和墨西哥两国均受到过由于大量短期资本流入而引发的金融危机。而智利以无息准备金的形式,较好避免了大量短期资本流入税,为中国提供了有益经验。

  他也一再提醒,尽管人民币国际化大有裨益,但也存在两大潜在风险,即宏观调控工具效果减弱,以及自由资本流动带来的对金融市场的冲击,特别是对人民币汇率稳定的影响。这更反映了对逐步放宽资本市场行政手段调整的监控以及同时防范汇率风险的必要。因此应谨慎选择金融改革的时序以及匹配相应的监管手段。

  沈建光预测,利率与汇率体制改革将在今年取得重要进展,例如促进境内外个人投资更加便利化,改革事前审批制度和QFII投资渠道,修改《外汇管理条例》,探讨适时推出深港通的可能性,特别是央行简化了境外央行、国际金融组织、主权财富基金等境外机构投资者参与银行间市场的程序,一个相对更高收益、更富有流动性的领域正在有序地向境外投资者开放。在此背景下,预计2015-2016年资本项目基本可兑换可以水到渠成。此外,鉴于人民币海外欢迎程度超出预期,在实现资本项目可兑换后,人民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情形可能比想象中乐观,2020年人民币有望步入国际储备货币行列。

  “由于人民币国际化,国内居民投资渠道增多。从过去的被动储蓄和有限的投资平台,到目前能够投资海外,拥有更多投资产品。”

  投资海外股市首选香港市场

  最后,当然要咨询一下沈博士事关百姓财富增值的海外投资问题。有消息称,合格境内个人投资者计划(QDII2)试点箭在弦上,首批试点城市包括上海、天津、温州、深圳等6个,可投资领域将扩展到境外股票、债券、基金、保险等金融产品以及房产等。对符合条件的个人投资者,5万美元的年购汇额度限制也有望取消。

  QDII2实施后,会有多少居民财富出海淘金?沈博士回答说,这个目前还很难估计。有一点可以确定,对于资产的全球配备,国家的初衷是支持开放的。不能说这是外汇资产的外流,流出去,流进来,本来就是双向的。一直以来资本项开放就是要鼓励投向海外,中国也开放了债券市场,让海外的中央银行到中国来投资债券。

  中国人到海外买什么,什么就涨。国内的中产阶层把部分资产投向海外的意愿高涨。如果保险、债券、房产等都放开了,哪些资产会成为主要的投向?他略一思忖,回答说,从目前看是全球房地产。中国很多人在投海外的房地产,兴趣很大。为什么呢?相比之下风险要比投向海外股市和债券小。主要投向的房地产市场包括美国、澳大利亚、欧洲尤其是伦敦的房产。对于香港房地产市场,他认为最近有一定风险,必须谨慎。

  在海外买房,先要做好功课,了解风险。他特别提醒投资者:“首先要了解当地的税收制度。比如中国人去美国买房子,往往只考虑升值,对法规和税收未必了解。海外要收的税可能包括房产税、房租收入税等,另外卖房要收税,房产持有成本也比较贵。”

  股票方面,他的建议是首选香港,其次欧洲。“香港现在的房价很高,出现一个拐点,但是股市估价最低。香港股市是所有发达市场中最便宜的,从全球来看也是价值洼地。除了香港市场外,大家目前比较看好欧洲股票以及日本股票。美国股票已经很高了,有点风险。”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