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7月16日 星期二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互联+专业,民营机构如何催开“产学研”之花?

  • 发布时间:2015-09-28 03:31:54  来源:科技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创新行动派

  □ 金婉霞本报记者 王 春

  奉贤,位于上海的最南端,一眼望去,除了广袤的农田便是工厂林立的工业园区。

  区内,一家名为“上海高裕海绵制品有限公司”的企业成立十年却只能生产低端海绵制品。想转型,但却苦于技术不足。

  成本增加、竞争加剧,传统中小企业的技术改造和能级提升在这片土地上焦灼、急切而艰难地进行着。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上海其他郊县、以及周边的余杭、太仓等地。

  怎么样才能帮它们一把?2013年,一家从奉贤走出的纯民营产学研机构——114产学研协同创新服务平台,让正经历着转型阵痛的中小企业们找到了他们的“技术红娘”。

  “114”适时介入陷入技术荒的“高裕海绵”,为其提供产学研合作及后续知识产权保护等服务。2014年,高裕从“海绵制品”成功转型“家居科技”,申请专利34个,其床垫、枕头等制品大量出口欧美等国际市场,在全国拥有了100多家高端百货专卖店。

  不是官办、不拿财政支持、成立两年全靠佣金自负盈亏,从对接、洽谈到签约总共仅有13人,却在2014年促成产学研对接97项,开展产学研项目知识产权保护357项,实现服务收入212.42万元,“114”是如何做到的?

  用民营的力量解决企业技术难题

  进入行业之初,“114”的创立者史志东就把目光抛向了中小企业。

  “能不能帮忙开发个机器设备,减少人力?”“有没有专家能提供技术升级?”曾任“奉贤区科技创新服务中心主任”的史志东坦言,中小企业要转型发展,必须依托科技创新;中小企业与高校院所之间的壁垒必须打破。

  “政府做这个事情很难。”身为上海市优秀技术经纪人、上海市技术转移协会副理事长的史志东对产学研已吃得很透,他说,传统模式的产学研平台,普遍存在着政府、学校之间对接信息不流畅、周期长等问题,“量怎么也做不大,整个行业没有起来。”

  “我们就是要做这个事情。”随着各方扶持、鼓励政策的逐渐出台,史志东跳出了体制,用民营的力量解决企业技术难题。取名114,寄托着他的希冀,“在产学研协同创新领域,找到114,就能找到方案。就像著名分类查询号码114一样。”

  没有额外收入,全靠收取佣金维生,以业绩倒逼创新。史志东说,成立2年来,“114”不拿政府资助,以破釜沉舟、卧薪尝胆的决绝硬逼自己去市场上谋生存。

  没有同行经验可以借鉴,就用“脚”摸索出自己的路子。分布奉贤的50个工业园区跑了30个,半年走遍387家企业,回应却寥寥无几。缺少公信力,是“114”成立之初“无法言说的伤”。“你们是来赚钱的,我凭什么相信你?”史志东说,“科技服务机构必须要有自己的品牌,要有真功夫,把无形的服务有形化、有形的服务产品化、服务产品套餐化,真正解决客户的需求。”如今,“114”已开发出全国首份产学研服务套餐,用服务在市场上说话,不做表面功夫。

  “传统做产学研,企业往往需要经过高校、科技处、学院等层面最后才能找到专家,浪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114”则不断思考着更接地气的新服务模式,如果把中间冗余环节全部去掉呢?

  “我们的平台,只有一个环,一头是企业,一头是专家。”点开名为“114产学研”的微信公众号中,史志东向记者介绍,这里既有“企业技术难题”这样的需求贴,也有“上海XX大学科研团队深入企业”这样的行业新闻,几乎每天更新,图文阅读量达40多万次,部分转发量高达6至7万次。

  “让高校老师在被窝里就能搞产学研。”史志东解释说,扫一眼微信,看到对口的技术需求即可与“114”直接微信联系,第二天就可以组织专家与企业见面,对接速度更快。

  “产学研的对接难点不在前期的信息对接,而在后期的洽谈协商。”史志东说,“一个专利,高校说值100万,企业说10万,怎么协调?这可能需要长期的、反复的、枯燥的沟通。”不仅作信息枢纽,更是对接衔接点,走好“最后一公里”。来自上海应用技术学院机械学院机械设计教研室主任张珂教授说:“114产学研通过微信对接更方便、灵活,在它的帮助下,我和企业的合作效果非常好。”合作2年多来,张珂一个人就已服务了4家企业,这在以前是无法想象的“业绩”。

  “打造科技界的阿里巴巴”

  不久前,华为技术代表团抛来了合作“橄榄枝”;多家风投机构也慕名而来;靖江科协、余杭科技局、浙江省发展改革研究院等都成为“114”的常客……

  打造产学研第一合作品牌,没有政策扶持,没有特殊照顾,“114”的成功源自深厚的“内功”。

  “114”在实践中逐渐摸索出了自己的“产学研合作的八轴势差理论”“企业与高校、科研机构之间在仪器设备、技术、人才、资金、市场、管理、知识积累、技术转化能力八个轴向存在‘势差’,一般而言,企业在资金、市场方面占有优势,学校在仪器设备、技术、人才、知识积累方面优于企业。”史志东解释说,八个轴向企业和高校研究机构分别打分,形成8个差值,八个差值组合决定了校企合作的最优方式,涵盖技术转让模式、委托研究模式、人才联合培养模式、联合攻关模式、人才交流模式、共建科研基地模式、组建实体模式、产业技术联盟模式。

  “前几天,靖江科协又专程到访‘114’,带来了50多个企业技术需求。”史志东很是激动,“不少科技局都希望能够引入‘114’的产学研服务新模式服务当地科技企业。”

  今年,乘着“互联网+”的东风,“114”也在寻求新的发展突破口。“我们现有的产学研服务,缺乏几位专家合作服务一家企业的环境和土壤,缺少几家企业争抢同一科技成果的‘交易平台’。”史志东介绍说,今年,“114”研发了自己的手机客户端——对接宝。“这是全国第一款专注于产学研的手机应用软件。”据悉,平台完全开放,企业可以直接在平台上发布技术需求,注册专家在线接单,对接成功后,互相评分,“就像淘宝一样,打造科技界的阿里巴巴。”

  通过“对接宝”,“114”打破以往“专家独大”格局,实现竞标模式,从而真正实现“以企业为主体的产学研合作模式”。史志东介绍说,在“对接宝”上,一个技术难题可能会有多个专家同时选中,专家竞标,企业则可以通过技术背景分析、以往合作案例的评价等多种方式选择更合适自己的专家。同时,企业也可以通过“对接宝”查看专家最新的科研动态,竞标专家,将技术价值最大化。

  成立在奉贤,而又不局限在奉贤,“114”旗下已聚集粉丝专家教授7798名,蓄水专家库专家129783人,服务企业涵盖奉贤、浦东、闵行、宝山、嘉定等上海各区县,更远触及太仓、杭州等周边城市。

  “以上海为龙头,服务长三角,甚至北上南下。”史志东说,等到平台成熟后,一个覆盖全长三角乃至全国的专家数据库将是“114”最宝贵的资源,“现在平台已着手设立虚拟产业技术研究院,未来还将向成果孵化园等服务模式延伸。”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