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2月24日 星期六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进军农村电商 这家深企比阿里快

  • 发布时间:2015-09-18 15:29:42  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农村服务

  “田田圈”互联网联盟自5月启动以来,已有400多家经销商加入,在全国500多个县建立了县级运营中心、近2000家农化服务中心店,根据这一扩张速度计算,到今年底,“田田圈”将覆盖千县。而可对比的是,2014年底宣布启动“千县万村”计划的阿里巴巴计划在3-5年内达到千县目标。

  9月15日,国内最大的农药制剂企业、深圳上市公司诺普信所打造的农村互联网平台“田田圈”在北大汇丰商学院举行田田圈总裁培训班开学典礼。据悉,田田圈为130多名经销商订制专门课程,学习包括商业模式创新、电子商务、互联网思维与O2O商业模式等课程。

  诺普信董事长卢柏强在开学典礼上透露上述数字,并表示,诺普信利用其长期以来销售农药制剂和服务农户的渠道来做“田田圈”,将依靠专业、技术和服务对接农户需求,打造农村互联网新生态系统。

  农村互联网发展超预期

  2015年5月,诺普信宣布全面推动“田田圈”互联网发展战略,将利用其长期以来销售农药制剂的经销商渠道,推广全方位对接农户需求的互联网新生态系统“田田圈”。该生态系统包括诺普信线上PC端的农产品电商网站农集网、移动端APP“田田圈”、线下的“田田圈”农业服务中心店等,共同对接农户的产品、技术、金融、农产品销售等需求。

  国家正大力推进电子商务进农村,鼓励农业生产资料企业发展电子商务。诺普信适时启动互联网战略,打算要在两年内与全国300名以上的优秀经销商合作,建立5万家以上的“田田圈”服务店,发展50万种植达人,服务5000万农村家庭(会员)。

  这一目标有望提前完成。据悉,“田田圈”联盟启动以来,已建立了500多家县级运营中心、近2000家农化服务中心店,招募并培训了一万多名服务农民的田哥田姐。张建锋介绍,第一阶段“田田圈”三大平台稳步推进,O2O平台“田田圈”农化服务中心通过产品让利,在全国各地迅速招募了一批会员,且七成实现了现款交易,相配套的田哥田姐服务体系已经基本完成;B2B平台农集网已经上线国内外企业产品近两万个;P2P金融服务平台农发贷已经为全国种植大户贷款5亿元,帮助种植户解决了一部分资金需求。

  专业、技术、服务成独特优势

  “‘田田圈’的发展是超预期的。”卢柏强说。深究背后原因,实际上是农村互联网迎来迅速发展期。

  经过近几年的深耕,城市电商市场渐渐趋于饱和。阿里研究院的研究显示,农村市场是一个新的蓝海市场,其中网购在三线至六线城市的分布超过一半,构成未来的新增长点。阿里、京东、苏宁等电商巨头都开始将目光放在农村电商市场:阿里启动“千县万村”计划,计划未来几年建立1000个县级运营中心和10万个村级服务站;苏宁的自营农村服务站已经开业;京东则计划年内在全国开500家乡县服务中心。

  相比之下,为什么深圳企业诺普信在农村互联网发展中跑得如此快呢?卢柏强说,诺普信作为国内最大的农业服务商和农资分销商之一,扎根农村20年,拥有强大的线下资源,“我们也许更接地气,离农民只有最后的300米”。

  “农民生活中能电商消费多少商品呢,其实是很少的,而农药等农业生产资料却占到农民每年消费的很大比例。作为农资企业,我们和农民打交道是最多的。”张建锋告诉记者,作物遇上病虫害,农民通过APP上传一张叶子的图片,淘宝能告诉你这是什么病,用哪种农药么?而田田圈可以做到这一点。“农业生产中病虫害没有妥善处理的话,可能几天之内全年的收成就没有了,因此买农药农民看中的是专业和有效。”

  在农村信贷方面,银行不了解不敢给农民放贷,而农资行业长期都是赊账销售,了解农民,可以通过经销商担保、土地质押等多种方式在保证资金安全的前提下满足农民的资金需求,“而诸如这些方面,传统电商很难涉足。”张建锋表示。

  培训把互联网思维接入农村

  张建锋告诉记者,目前传统的农资行业高度分散,产能过剩,每个厂家的产品市场份额都不高,产品库存多,退货严重。而田田圈希望通过互联网平台的整合,推动行业经营效率提高、成本降低,下一步将以更加开放的姿态迎接更多上游厂家加入。

  短时期内为什么有这么多经销商加入田田圈?其中很多还是当地销售额过亿元的大型经销商。江苏徐州丰县的农资经销商鲁艳霞告诉记者,自从加入“田田圈”后,她的业务规模从1000多万元增长到3000多万元,并且改变全年都要讨账的赊销状况,所有业务实现现款收入,并且为农民提供的服务更加扎实。

  张建锋说,“田田圈”的模式向诺普信之外的其他品牌的农资产品开放。另外,“田田圈”为农资行业提供一个高效的线上交易系统,加上线上数据的沉淀后,可以逐步切入供应链金融工具,来推动行业的现款交易,提升资金周转率。这些都吸引经销商加入“田田圈”。

  “目前‘田田圈’销售的农资产品中诺普信的自有产品比例正逐步降低,到明年,希望六至七成都是其他厂家的产品”,张建锋说。

  现在诺普信每年投入6000万元培训经销商,希望为农资这个最为保守的行业带去最新的互联网模式和精神,并希望通过“田田圈”最终改变农村的互联网生态,卢柏强告诉记者,与传统电商相比,“田田圈”的农村互联网并不是在烧钱,而是通过互联网技术和专业服务,提高行业效益和效率,为农民创造更多价值。

  南方日报记者 曲广宁

  民营医院

  营销不再靠百度搜索

  改用大数据

  互联网搜索引擎的竞价排名已经成为民营医院市场推广的主要方式,每年的投入少则数百万、多则数千万元。今年3月底,莆田系抱团向百度宣战,酝酿停止网络投放,根本原因就是难以承受广告成本之重。实际上,巨额的广告投入并没有收到预期的回报,广告成本不断上涨,导致民营医院在管理、医疗技术和医疗质量上难有突破。

  利用“互联网+”的手段降低医院运营成本成为大势所趋。9月初,深圳市医健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推出的互联网管理营销一体化应用平台“医健通”在深圳上线,这是一套基于移动端和PC端的网络营销管理系统,其对象是全国8600多家莆田系民营医院。该系统利用强大的数据收集和分析功能,帮助莆田系民营医院管理者解决网络营销难题,降低广告成本,规范医院管理,实现医院管理营销的一体化。

  收入一半投广告成行业之累

  全国8600多家莆田系民营医院,占国内民营医院总数的80%,年营业额达2600多亿元人民币。其发家大多沿循相似的路径,从“老军医、一针见效”的性病游医起家,逐渐扩展到全国。目前,莆田系的医院大部分是男科、妇科、不孕不育、整形等专科民营医院,这些专科领域的竞争非常激烈。在此背景下,一部分民营医院不得不转向各种市场营销,最早是到处贴电线杆,然后发展到报纸电视等媒体宣传,最后逐渐过渡到大量依靠搜索引擎的网络营销。

  深圳市医健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广东省民营医疗健康产业协会常务副会长林清远说,一些莆田系营医院每年广告投放额达四五千万元,占了每年营业额的50%—60%。“这样一笔巨大的市场推广投入,主要投在搜索引擎的竞价排名上。”林清远告诉记者,10多年前,民营医院在搜索引擎上的竞价一个关键词只需要几毛钱,但是如今一个关键词达到999元。以一家医院每年投100万元算,百度从8000多家莆田系医院可获得80亿元的收入。2015年3月底,莆田系抱团向百度宣战,酝酿停止网络投放,根本原因就是无法承受不断上涨的广告费用。

  除了高涨的互联网搜索引擎竞价费用外,莆田系医院在管理上的问题也日益暴露。林清远说,很多莆田系医院没有职业化管理的团队和机构,“老板只管投资,很多医院管理上的具体情况并不了解,比如每年那么多的市场推广费用到底用在哪些方面,取得什么样的效果等,很多医院投资者和管理层都是不清楚的。”

  APP实时知晓医院大数据

  而随着互联网医疗生态的竞争越来越白热化,莆田系医疗的转型已然刻不容缓。“民营医院想要转型成功,获得公众认可,亟需在提升医疗技术水平和服务质量上下功夫,首要的就是要降低市场推广的成本,规范医院的管理。”林清远说。

  借助互联网手段,深圳市医健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推出了专注于莆田系民营医院的互联网管理营销一体化应用平台“医健通”。在医院营销推广方面,该平台针对医院网络营销每个环节的信息,进行统计并自动生成万能统计报表,包括新闻源优化监控、百度健康、百度网盟竞价报表、新媒体统计报表、患者区域统计报表、咨询环比报表、网络竞价数据汇总报表等,完善信息化管理,提高工作效率。

  在手机APP上,投资者和管理者可以随时掌握医院的大数据,PC端与APP数据实时同步,重要数据通过云端安全传递系统后台生产分析报表。“投资者和管理者可以深入洞察医院运营状况,及时砍掉没有必要的运营成本。也可以通过平台知道医院管理哪方面出了问题,可以及时改善医院的服务。”林清远说。

  该平台本月初在深圳上线,全国各地已经有100多家莆田系民营医院加入。对于该产品的市场,林清远也非常看好。目前,民营医院仍不能彻底放弃搜索引擎竞价排名的推广方式,但可以利用“互联网+”手段降低广告成本,把成本放到提升医疗服务质量和医院管理上来。

  南方日报记者 向雨航

  服装产业

  不只开网店

  更在于传播生活时尚

  “互联网+”风口之下,互联网正渗入并改变着每一个行业的发展路径。深圳作为中国的女装“基地”拥有逾3000家服装企业,2014年实现产值327亿美元,出口近百亿美元。传统的服装企业如何适应“互联网+”的发展趋势?记者采访发现,企业中既有以设计、艺术打品牌,开设生活馆、集成店的策略;也有实体店兼具“互联网+”以求新客群的独立设计师品牌。但无论何种方式,业界均对服装企业“互联网+”的未来趋势接受和认可。“传统产业转型,运用好互联网肯定是最好的辅助手段。”深圳著名独立设计师品牌“东的西”创始人邱浩玮表示。

  多品牌战略带来高粘度效应

  深圳市服装行业协会秘书长张洪涛介绍,目前深圳成熟的大品牌都采用了多品牌发展战略。“未来的市场策略不是靠走量,而是靠品牌对消费和市场的粘度。比如同样一个客人,从前到店可能只买一千元的东西,但是通过多品牌的发展战略,可能一个客人到店就会被设计或者品质服务吸引,能够买八千元的东西。这是多品牌战略带来的高粘度效应。

  记者观察到,深圳的服装企业纷纷走高端定制路线。如参展纽约时装周走秀的深圳品牌“卡汶”,其相关负责人江小姐介绍,该品牌定位30-40岁的都市白领,尤其是女性企业家、艺术家客群。该品牌在海岸城开设了大型体验馆。“体验馆倡导家居生活艺术体验,不仅包括了服饰集合点的功能,里面的东西还与相关行业艺术家合作开发。”

  “在经济下行压力很大的情况下,深圳较好的服装品牌依然还保持两位数增长,”张洪涛说,说明企业做品牌的策略是可行的。但未来的主流市场是80后、90后甚至00后的客群,很多消费者都是在互联网思维下长大,如何去留住品牌,抓住这些客群,这是服装企业要思考的问题。

  网店成销售“下水道”?

  现行条件下,通过互联网渠道的服装品牌与集群化、品牌化的中高端服装品牌有很大差别。

  “电子商务目前还不是一个模式,而是一个渠道。互联网销售的服装大多数解决的还是标准化、快捷化和价格的问题。但真做到的时装设计、品牌融合,互联网还没有找到。”张洪涛认为,服装并不仅仅是一种商品,更多的是一种文化产品。品牌文化需要体验和互动,而互联网缺乏这种体验。

  在此情况下,网络渠道成为了行业里的一个“下水道”。大多数的品牌用来销售库存。

  “消费者为什么要通过网络去购买产品。一方面可能她所在的区域里没有实体店,另一方面可能价格会更加便宜。”卡汶江小姐告诉记者,现阶段卡汶也开设了天猫旗舰店,一方面宣传品牌,另一方面也会销售一部分库存。谈到线上、线下的价格比较,江小姐介绍,因为品牌有很多加盟客户和代理商,为了不把价格秩序打乱,专门为天猫开了一“盘”货。

  这也是很多国际大品牌的做法。邱浩玮告诉记者,耐克、阿迪达斯等品牌在网络上销售推广的时候,也会专门开一个产品线,选择定做的款式。

  “互联网+”连接更多资源

  对于邱浩玮这样的年轻独立设计师来说,接受和利用互联网显得更加容易,对未来时代互联网和服装品牌、产业的联动,他有更大的期待。

  “网络可以带给人们更多的体验,而并不仅仅是说传统说法中的顾客比价的场所。比如我们从前信息不发达,看到国外时装周之类的资讯,就觉得很向往,一有机会就买买买;但现在我们通过互联网看多了,就变得慎重了。互联网让人们更有消费意识,也更懂得消费了。”

  五年前,在创办“东的西”的同时,邱浩玮也推出了淘宝店。他制定了一个折扣方案公式,年代越久的服装打的折扣力度越大。新款上市与实体店价格同步。

  “我们试图传达这样一种观念,设计是有价的。如果要折扣,那可能得等很久。”

  在实际操作的过程中,邱浩玮感受到这种方式的好处,两种消费观念的客群都对产品关注有加,口碑上也得到了很大的传播。“互联网还有一些更好的方式,比如它能够累积人气和信誉度,后台数据可以查看买家的年龄层、地区、消费习惯、金额等大数据,非常便于后期进行设计和创新。”

  互联网时代是平台时代+资源整合的时代。除了直面销售,“互联网+”的功效还在不断深入和延伸,深圳艺之卉时尚集团创始人、首席设计师的赵卉洲就曾在“互联网+”的概念基础上推出了“艺之卉+”的众创平台理念。“我们跟消费者之间要用产品连接,跟产业供应链连接,通过互联网实现资源平台、产品连接与互动。这是未来时尚品牌非常需要关注的点”。

  南方日报记者 苏妮

  策划:刘勇 曲广宁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