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6月29日 星期三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德国:几乎每天都有难民遭袭

  • 发布时间:2015-08-12 08:31:05  来源:中国民航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高珮莙

  随着大量难民涌入,带有种族主义色彩的排外攻击日益频繁。今年上半年,几乎每天都有德国右翼极端分子攻击难民收容所,许多难民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对寻求庇护者而言,在这个收容难民最多的欧盟国家开始新生活,仍然只是梦想。

  “丑陋的德国人”回来了?

  不久前的一个夜晚,两个喝得醉醺醺的新纳粹分子骂骂咧咧地冲进德国东部格赖夫斯瓦尔德郊区的一栋公寓楼,把在德国寻求庇护的加纳难民塞缪尔·奥塞吓了个半死。

  其中一人脱掉衬衫,胸口上文着纳粹标志,冲进大楼,开始猛砸奥塞公寓的大门,然后跑到地下室切断了电源。奥塞蜷缩在黑暗的房间里,打电话给朋友并报警。但当警察赶到时,袭击者已经离开。

  奥塞并非遭受德国排外者攻击的唯一受害者。今年前6个月,德国内政部登记了173起针对难民的右翼刑事犯罪,是去年同期的近3倍。这意味着,种族主义者几乎每天都会攻击难民住所。实际发生的此类案件可能更多,因为许多难民不敢报案。

  7月上旬,萨克森州麦森一栋难民居住的3层小楼遭纵火犯攻击,整栋楼陷入火海,造成超过2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136万元)的损失。

  纵火案发生后,约400名当地民众聚集在麦森市政厅前,挥舞着国旗,举着“麦森拒绝庇护骗子和政治犯”字样的横幅。

  这些场景唤起了人们对移民大屠杀的回忆。德国统一初期的1991年~1993年,几乎每天都会发生针对外国人的凶残袭击。对此,《明镜》周刊不禁发问:“丑陋的德国人”回来了?

  难民潮分裂德国

  《卫报》报道,大多数德国民众对难民态度友好,并竭尽全力帮助他们。市长爬梯子为难民安装卫星天线,社区募集衣服和食物资助难民,退休教师免费为难民开设语言课,甚至有人打开家门邀请难民入住。

  正如《明镜》周刊所说,难民的涌入让德国成了分裂的国家,一面是对难民更为包容的普通民众,另一面是不断升级的种族主义暴力。比勒费尔德大学冲突与暴力专家安德里亚斯·基克认为,德国种族主义者比过去少了,但他们的行为更加激进。

  其克认为,德国政治家和社会对反移民过于宽容,因为政府没有用心去改变人们对难民的刻板印象,而是放任排外分子在无知的民众中妖魔化难民。

  德国宪法保护局负责人汉斯乔治·马森也向德新社分析称,排外分子通过破坏难民收容所营造“恐怖氛围”,引发社会民众不安,从而让人们对难民避而远之,产生厌恶心理。

  默克尔:德国无法帮助所有人

  除了天性害羞、没什么朋友外,14岁的巴勒斯坦女孩雷姆和同龄人没什么两样。雷姆出生在黎巴嫩,4年前跟随父母来到德国。然而,这个每6个月就得延长一次“容忍居留”期限的难民家庭,随时可能被驱逐出境。

  7月15日,雷姆终于有机会在“德国好生活”活动现场,用流利的德语向德国总理默克尔倾诉自己的困境:“我和其他人一样有目标,我想像他们一样上大学。看着别人享受生活而我不能,我感到难过。”

  “我明白你的感受。”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的默克尔犹豫了一会儿才回答,“但政治有时很残酷。你也知道黎巴嫩的难民营有无数巴勒斯坦人,如果你们都来到德国,那么我们根本应付不过来。德国没办法帮助每一个人。”

  话说到一半,看到雷姆哭泣的默克尔停了下来。她走到女孩身边,轻抚着她的肩膀说:“你很伟大。我知道这对你来说非常艰难。”

  在德国开始新生活只是个梦想

  雷姆用微笑和眼泪换来了格外的宽容。罗斯托克市市长罗兰·梅特林“法外开恩”,允许雷姆一家5口在德国永久居留。德国当局随后宣布,雷姆与家人可以留下来。雷姆打算在文理高中读书,将来考大学读英文系,为难民做翻译。

  “许多难民有非同一般的上进心,他们想要参与,成为我们社会的一部分”。在难民工作中心工作的拉尔夫·谢弗告诉“德国之声”,但他们即使想找“卑微”的工作也很难。

  英国路透社报道,抵达德国的难民数量与日俱增,预计今年将达到45万人~50万人,是2014年的2倍多,士兵营房、空校舍、露营地点、集装箱和体育馆等都被用于容纳难民。对难民而言,找个地方落脚比找工作更迫切。

  7月初,德国联邦议会同意加强对难民的管理。在偷渡组织帮助下跨越边境来到德国的难民可能被遣返,对当局作出虚假陈述的寻求庇护者可能被逮捕。(原载《青年参考》)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