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1月25日 星期六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悉尼大学8成挂科为中国学生 学校旨在“圈钱”?

  • 发布时间:2015-08-07 15:30:00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澳媒6日报道称,最近澳大利亚悉尼大学商学院1200多人参加了第一学期的 “商业的批判性思维”课程考试,最终300多名学生不及格,占考试学生的37%。而挂科学生中,中国留学生占八成。

  对此,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指出,悉尼大学商学院一门课的学费将近5000澳元(约合2.28万人民币),按300人来计算,总挂科费竟高达150万澳元。

  今晨,就读于悉尼大学的中国留学生郭智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称,这一商学院的中国留学生占60%-70%以上,因此挂科的概率自然就高。挂科的人如此之多,学校有敛财之嫌。而在此次考试中没有及格的中国留学生李金元(音译)表示,挂科率高得离谱,很多学生已经提交非正式投诉。而由于学校没有回应,令学生们难以开始新学期。

  引发不满

  300人挂科被指不合理

  学生写联名信讨说法

  报道称,悉尼大学商学院的“商业成功”课程也有大约12%的人挂科。而“商业的批判性思维”和“商业成功”是完成“商学硕士”的两门核心课程。

  “一共1200多名学生注册这门课,却有300多名学生挂科,这到底是因为评分严格还是学校的恶意圈钱?”华人媒体“悉尼星尚”称学生们坐不住进行“反抗”的原因是,悉尼大学商学院的300名学生表示,自己天天不睡觉熬夜写论文,却还是挂了一门“千年水课”。

  报道称,往年只有大约5%挂科率的悉尼大学“商业的批判性思维”课程,今年却因为评分制度的改革而导致高挂科率。其中直接原因是课程今年改革为double pass,即课堂测试和期末考试都要拿到超过50%的分数才能算最后合格。

  报道指出,这一改革有不合理之处。悉尼大学很多课程都有double pass的规定,但是这门课程是一个只占总成绩30%的课堂考试,却要占50%的考过的机会,也就是说这30%的作用大于70%的期末分数的作用。很多这次挂科的学生最后课堂的成绩都是14.9或14.8分,即使期末成绩考了很高的分数,最后的总分也只能是48或49分,而且作为一门必修课,挂科后只能选择重修,没有补考的机会。

  报道称,很多同学都评价这门课为食之无味的“水课”,上课基本就是讲一些简单的案例,然后无休止地写论文,而其与后续的商科专业性学习没有很大的关联性,也无法为其他课程学习打下基础。零碎的知识点、不完整的教学框架、不专业的师资队伍都广为诟病。

  在成绩出来的当天晚上,便有同学建立了微信群,把所有挂科的同学联合起来,决定带着200多人的联名信去商学院教务处与学院老师进行沟通协调。

  学生说法中国学生挂科不稀奇 但这门课以前很“水”

  就读于悉尼大学的中国留学生郭智在本次考试中顺利闯关,不过,她对于这一引发关注的事件也有不少怨言。

  接受法晚记者采访时,郭智表示,悉尼大学商科“随随便便”就能有好几门课的挂科率超过37%,好像挂科率低才是比较值得大惊小怪的事。在她印象中,商学院的中国留学生本身就非常多,占比甚至达到60%-70%以上,因此挂科的概率自然就变高。

  “据我所知,我们学校的不少专业挂科率一直都在25%-30%,一些更难的课程甚至可能达到50%。”即使这似乎已成事实,但郭智仍心生不满,“我个人觉得37%的挂科率不算是最高,比较让人生气的应该是,这门课以前是很‘水’的,现在变得非常难,而挂科的大多是中国学生。”郭智说,那么多人没通过考试,学校每个人多收2万多的学费,超级敛财。

  水土不服课程太“西化”挂科的不乏中国学霸

  据郭智介绍,“商业成功”课程每周由一个老师授课,每周会有一个课题,主要包括企业管理、企业道德、员工激励等等,覆盖的范围非常广。对于很多中国学生来讲,确实很难用课上和课下的时间去完全掌握,并且这些知识首先是基于西方的理论,其次基于工作和实践得出的心得,最后才是通过语言来表达出来。

  “我个人认为,与其说中国学生没有这种思维,不如说这门课程所需要的思路不是所有中国应试教育的学生都适合的。”郭智说,挂科问题的关键不在于这门课程的要求和学生的语言素质文化背景如何,而是在于课程教学和考试评定本身。这门课的教学是由导师来完成,但是导师的素质和背景参差不齐。

  “商业成功”课程的部分导师甚至是由上学期该课程优秀的学生来担当的。在她眼里,姑且认为这样的导师本身素质过关,但是授课的能力有待考证。此外,考试中,对于一个开放性的题目,每个老师都有自己的评分标准,学校的标准也比较模糊,但是一份卷子到底有几个老师批阅,学校对此没有解释。

  “想想这门课一学期教的内容那么多,本来就不可能全学懂,再想想开放性的卷子全由老师自作主张决定是否让学生挂科,心里面难免很怨恨。”郭智告诉记者,今后选择留学的人要更加理性看待出国留学这件事,留学生已经不像以前那样送出来了就一身轻松,很多挂科的学生中也有很多每天都坐在图书馆里面复习的学霸们。

  耽误上课

  学校未回应投诉开学两周学生犹豫选课

  二年级的中国留学生李金元没有通过“商业成功”课程考试。而他认为这个课程过于主观,“所有试题都是开放性的,但他们的评分标准非常有限。”

  他表示,挂科率高得离谱,尤其是“商业成功”课程,有42名学生挂科,比以前多出很多。对于校方解释称这是因为学生的语言技能太差,李金元并不认同。

  “这个解释对于修‘商业成功’的大多数学生来说根本说不通,因为我们已经是最后一个学期。其他课程都没挂科,但这个就挂科了。”李金元说,很多学生对他们的考试结果提出了非正式的投诉,但没能推翻原来的考试结果,现在这些学生打算提交正式上诉。

  “我们不会放弃的,我们没有错。”李金元说,学校没有按时回应非正式投诉,令学生们难以开始新学期。“现在新学期已经开始两个星期了,我们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报读这个课程。我们开始对这所大学失去信心。”

  校方发声

  引入强制性期末考挂科系学的不扎实

  对于此次挂科率如此之高,悉尼大学商学院副院长歇尔兹教授发表声明称,本次考试具有公平性,商学院致力维护世界级学术标准,这样的结果主要是因为对考试流程进行了改革。他表示,本学期这两门课程都首次引入了所谓的强制性期末考,意思是学生只有通过考试才算是修完课程。“商业的批判性思维”和“商业成功”这两门学科的双重测评政策是为了确保考生质量,也是本着国际上广为公认的专业认定原则。这种测评方法确保考生的原创性,如果学生无法达到标准水平,他们就不能通过考试。

  歇尔兹称,多数同学没有通过考试,是因为他们没有掌握本学期所学的内容。同时,学生们从学期第一天开始就充分了解商学院的考试要求,相关的考试测评信息学生也都知道。

  专家采访

  学校圈钱基本不存在

  北京天道留学高级顾问卢猛上午在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外学校普遍都是“宽进严出”,申请时容易,而最后的考试中,学校在成绩方面控制稍严。此外,澳大利亚的大学普遍申请难度低,这可能就存在留学生整体学习能力不平均的问题。

  卢猛说,一个明显的现象就是,不少有意向留学的学生在没申请下来美国大学后,又转向申请澳大利亚的学校。这就是为什么人们会觉得美国那边的留学生成绩突出的报道更多,而澳大利亚的中国留学生成绩却多遭诟病。

  “我认为,学校恶意打压通过率,旨在圈钱的情况应该不存在。”卢猛说,澳大利亚大学的学费普遍很高,尤其是商科。不过像悉尼大学,不至于靠这种方式“圈钱”。而且澳大利亚政府对大学学费的管控是能涉及到此的,其每年都会对学费做调整,控制不法校方恶意加价。

  (文/记者 张洁清 实习生 赵奇 丘婉仪)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