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7月23日 星期二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TPP沦为大企业保护伞?

  • 发布时间:2015-08-03 07:09:00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袁源  责任编辑:罗伯特

  

  批评者指出,由美国主导的TPP恐将使大企业势力坐大,国家主权受损,尤其是根据该协定所提出的“投资者-国家争端解决机制”,投资者尤其是跨国公司可将国家政府控上国际仲裁庭,但政府却不可以对企业诉诸法律。这可能导致相关国家面对庞大的索赔诉求,对于国库资金有限的国家而言是个更大的风险。

  参与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谈判的12国贸易部长于7月28日至31日在夏威夷毛伊岛举行会议。在会议开始前,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希望通过谈判化解围绕乳品关税、药品定价规则以及其他一些问题的一连串技术上的分歧,以促成TPP的达成。

  最后的攻坚

  此次TPP谈判临近加拿大国会大选和明年美国总统大选,如果不能达成协议,未来几年要完成TPP谈判将变得非常困难。

  TPP是一个综合性的自由贸易协议,包括货物贸易、原产地规则、贸易救济措施、卫生和植物卫生措施、技术性贸易壁垒、服务贸易、知识产权、政府采购和竞争政策等。

  文莱、智利、新西兰、新加坡、美国、澳大利亚、秘鲁、越南、马来西亚、墨西哥、加拿大、日本等12个国家参与谈判,谈判至今历时超过5年。

  日经中文网报道称,此前,在全部31个领域中,有25个领域基本达成共识或有望在事务级别谈判中达成共识。加上通过最终局面的调整达成共识的领域,在部长级会议上有必要协商的实际上只剩下4个领域。

  这些问题包括知识产权保护、国有企业规则、劳工和环境保护条款、投资者与国家间争端解决机制等。

  美国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资深研究员萧特在此次谈判之前也表示,TPP的大部分内容已接近完成,只剩下少数悬而未决的议题,但这些议题通常都是最困难、最复杂或最具政治敏感性的。

  美国与日本在谈判中皆主张强力保护知识产权,包括延长版权保护年限及加强保护新药数据,但墨西哥经济部长瓜哈尔多拒绝表示是否支持美国所主张的生物制剂数据保护期12年的规定。

  而作为整个谈判中两个最大的经济体,美国和日本仍未就农产品进口关税和汽车贸易关税问题达成共识,这影响到整个TPP谈判进程。

  在国有企业领域,虽然已经确定原则上限制对国有企业提供优惠待遇,但如何设定“例外”成为课题。马来西亚等要求尽可能将更多的国有企业设为“例外”,其将与希望减少例外的美国等寻求妥协点。

  此外,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在向药厂开放国内医保制度上也一直抱持抗拒态度,而越南、墨西哥及文莱在遵守国际劳工组织标准上的分歧仍相当大。

  TPP谈判另一个主要症结是奶制品行业。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两国强力施压墨西哥开放市场,而加拿大则坚拒开放其受保护的奶制品市场。加拿大将在今年10月举行国会大选,若在此刻开放奶制品市场,总理哈珀可能丢掉政权。《纽约时报》此前报道说,加拿大可能因坚持保护奶制品业而退出TPP谈判。

  此外,美国总统奥巴马希望TPP成为其任期内的最后政绩,他为达成TPP赌上信誉,本次在夏威夷登场的部长级谈判,是他力推让美国国会通过贸易促进授权法(TPA)后,才得以展开。

  但谈判代表也面临来自美国的时间压力。根据奥巴马签署的贸易促进授权法案,美国国会在表决前,有4个月时间对TPP条文进行检视。若近期无法达成协议交由十二国领袖签署,并交付国会,表决程序将拖至明年,届时因适逢美国总统大选,TPP将面临遭搁置的风险。

  在投资领域,将就导入“投资者-国家争端解决机制(ISDS)”条款进行最终调整。ISDS具体是指因投资对象国违反协议而蒙受损失的跨国公司可以起诉该国政府的条款。通过导入可以防止企业滥诉的措施,能否获得对导入ISDS持谨慎态度的澳大利亚等国的理解将左右谈判的结果。

  《华尔街日报》报道称,在华盛顿,TPP获得美国国会最终通过所面临的最大挑战可能是围绕马来西亚人口贩卖问题的指控、文莱的伊斯兰律法、环境缺陷,甚至有关TPP可能损及美国主权的担忧。

  这些非经济问题使得国会中那些不相信该协议符合美国利益的民主党和共和党议员更加反对奥巴马的贸易政策。

  另据一名美国官员透露,假使最终协议在毛伊岛难产,会谈仍将持续进行。

  越南将成最大赢家

  尽管存在多重障碍,多国官员对达成协议表示有信心,墨西哥经济部长瓜哈尔多表示:“我们预期这项协议将就此告一段落。”

  “这场会议对于决定TPP协商的命运,将极其重要。”日本经济财政大臣甘利明此前在7月24日表示,“我相信与会国家都带着强烈决心,认为这必须是最后一次。”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发布的报告估计,到2025年时TPP可使12国的总经济规模扩大2850亿美元。

  美国财经网站CNBC引述亚洲贸易中心执行董事艾姆斯的话指出,一旦TPP谈判达成最终协议,越南将成为最大赢家,其次是马来西亚,再次是日本。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最近的一份报告也呼应了艾姆斯的看法,报告指出,越南的服饰与鞋类在TPP实施后,出口到美国的关税将由现行的17%-32%降至零,不仅能大举提振越南出口,还可以吸引外国直接投资(FDI)。

  彼得森预估,在12个成员国中,越南个人所得与出口增长将是最高的,预估分别将提升13.6%与31.7%。

  根据预测,TPP第二大受惠国为马来西亚。马来西亚现在并未与美国、加拿大或墨西哥签署自由贸易协定(FTA),因此加入TPP,可使马来西亚出口更容易打入北美市场,并且增加北美对该国的投资意愿。

  至于对日本而言,开放服务业市场则是最大优势。艾姆斯解释说,根据TPP协议,成员国必须向对方开放服务业市场,鉴于日本服务业竞争力相对低落,这也意味着该市场仍有许多成长空间。

  不过,TPP非成员国将可能因贸易转移效应而深受其害,彼得森预估,中国出口将受TPP影响而下滑1.2%,孟加拉国、柬埔寨、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等国纺织业也预料因贸易与投资转移至TPP国家而受创。

  印度纺织业出口虽仅占总出口的13%,但经济多少也将受到波及。而欧盟因为与亚洲多国签订了自由贸易协定,受到的伤害不至太深。

   变相保护大企业?

  主导TPP的美国声称,这项包含12个亚太国家的贸易协议将减少贸易限制、推动就业增长以及通过为企业提供司法保护,来鼓励投资。

  与TPP谈判有关的秘密情况可说是史无前例。有消息显示,谈判保密程度之森严,就算美国国会议员亦要亲身前往美国贸易代表处阅览有关谈判的文件,每次只限一章节,且不能由职员或专家陪同,亦不得作任何笔录或带走任何副本。

  不过,与此同时,不少代表美国顶尖企业的美国贸易咨询机构和顾问团体曾在谈判期间被邀请参与其中。

  因此有分析指出,谈判在极不寻常的秘密情况下进行,以及大企业的被邀参与,令人对TPP沦为保护及提升大企业利益的工具产生质疑。

  例如,保障药物版权的字句,似乎对大型制药公司有利,最终必然导致药物价格提升。其他有关平息劳资纠纷的字句,则提议制约各国政府和法庭在这方面的角色,变相保障并提升大企业权益。美国的工会忧虑工人权益和就业保障等均可能会受到侵害,例如以外判形式进一步被削弱。

  还有外电报道,由于TPP对美国多种产业均有利,且对大企业的利益远超过对整体经济及一般民众的利益,因此美国还向各国施压。

  以前是TPP支持者、正争取民主党提名竞逐下一届美国总统、呼声最高的希拉里·克林顿也警告说:“我们不应以牺牲工人及消费者权益的代价,为企业提供特殊的权利。”

  此外,该协议所提出的“投资者-国家争端解决机制(ISDS)”,规定在当地投资的外资企业可将国家政府控上国际仲裁庭。反对ISDS的人士担心,这类诉讼多发生在经济欠发达国家,而诉讼方多为来自发达国家的投资者,其中超过八成来自欧美和加拿大,尤其是烟草公司。

  外界还指出,TPP虽号称是迄今规模最大的自由贸易协议,但要想真正得分,须将韩国、泰国及菲律宾,尤其是中国一起纳入。

  观察人士指出,TPP要想证明成功,可能必须让中国加入,或至少中国同意接受与TPP相同的标准。首先,中国拥有全世界最大的制造业,而且中国正逐渐成为亚洲供应链的中心,因此排除中国将使TPP变得毫无意义。再者,就算TPP能步上正轨,却把全世界最有效率的中国企业排除在外,也将伤害全球经济增长。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