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7月07日 星期四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在中国创业领先半步是最好的”

  • 发布时间:2015-07-25 15:31:18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本报记者 胡晓晶 实习生 朱颖斐

  日前,“VC教父”阎焱现身“第三届外滩国际金融峰会”,观点犀利语惊四座。他指出,创业成功实际上只是小概率事件。固然当下国家在各个层面鼓励创业、偶像迭出,仍不能改变这一事实。当创业变成一种集体行动,创业最需要的踏实、坚持和忍让却变得越来越淡漠,这使得创业更容易失败。他觉得,创业是只适合少数人的生活方式。一个好的创业者和创业企业需要有一定的特质。对个人来说,这包括了同理心、思考和执行力以及个人魅力;对于企业,则要有大的目标市场、清晰的盈利模式、核心竞争力以及制度化的管理等。

  人物简介

  阎焱,人称中国的“VC(风险投资)教父”。1990年,从普林斯顿大学毕业进入世界银行;1992年底,加盟美国当时知名的“思想库”和“HUDSON INSTITUTE”,成为该机构第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成员,研究美国对北亚和中国的外交政策;1994年底,加盟AIG亚洲基础设施投资基金任董事总经理,主管在东北亚及大中国地区的投资业务;2004年至今,担任软银赛富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首席合伙人。2008年,被《福布斯》评为2008年“中国最佳创业投资人榜”榜首人物。

  为什么创业会成了时尚?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阎焱引用了一句狄更斯在《双城记》里的一句老话,开始了他的发言。“最好”是因为很少有一个国家的总理能够在全国政策上及多重场合鼓励年轻人创业。特别是在2007年创业板推出以后,中国的VC投资如雨后春笋般大量涌现。“现在各地都有政府主导的VC投资基金。”阎焱说起他创业时的亲身经历。“我从事投资的时候,中国的VC经常被当成皮包公司。因为别人见不着你的钱,你也没有办公室,也没有资产,就是背着背包,拿一个计算机,是典型的中国人说的皮包公司。”

  不过,这也是“最坏”的时代。创业变成了一种集体行动,由此带来的社会整体性的浮躁和冷漠取代了踏实、坚持和忍让这些品质。而后者却恰恰是一个成功的创业者最需要的东西。在这波创业浪潮中,英雄迭起,偶像辈出,但是偶像的坍塌往往只需要一天的时间。

  正如哈佛校长说“这是一个自拍和自拍杆的年代”,对于当下那些社会热议的新概念和“风口论”,阎焱显得不以为然。他这样借用网上段子:“放高利贷的改叫P2P,乞讨改叫众筹,统计改叫大数据分析,忽悠改叫互联网思维,做耳机的叫穿戴设备,看场子收保护费的叫平台战略,搅局的叫颠覆性创新,借钱给靠谱的朋友叫天使投资,给不靠谱的投资叫风险投资。”当创业成了时尚,成了运动,当人们无休止地自我迷恋,而忽略了他人的存在,基本上都会导致一个灾难性的后果。现在的VC、创业,一窝蜂做手机,用小学的知识就可以肯定这个结果不是很好的。他用了一个很形象的比喻,“过桥的时候大家不要齐步走,因为那个时候容易发生共震,桥容易断”。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风来了,风来的时候,猪也真的飞了,有些是飞了,但是有人连裤衩都被风吹掉了,变成裸体了。

  对于“巴菲特模式”,阎焱也有不同的看法。他表示,保险是长期资本,没有长期资本的话,其实价值投资是很难实现的。从2002年到2012年间,巴菲特的投资回报是9.7%,这并不是一个很高的数字。过去60年巴菲特公司的股票每年平均20%多的增值,有一个两层的价值增值,一个是本身的投资,二是股票在资本市场本身的增值。同时他质疑道,中国的A股市场是不是存在价值投资?“过去30年做价值投资的话,基本实践都是在海外的。在中国做价值投资是失败的,而炒股的都赚钱了。因为在中国资本市场,只要上市了以后,你哪怕是个傻瓜,也变成了聪明人。”但是这并不代表企业的价值就突然增长了。

  创业只是适合少数人的生活方式

  为什么说创业的成功一定是小概率事件呢?阎焱强调,因为一个企业的成功需要在很多链条上、很长时间里做出很多正确的决策,但是一个企业的失败只要在一件事情上决策失误就可能造成。

  阎焱坚持认为,创业是只适合少部分人的事情。因为从本质来说,创业是一个非常自我的过程,它是一种生活方式的选择。创业是一种坚持,伟大更多是熬出来的。从外部的推动有助于提高创业的存活率,但是未必能够提高创新的成功率。

  而成功的创业者必须具备一系列的特质,也就是所谓的“企业家精神”。阎焱引用了熊彼得的话谈企业家精神,“是首创精神,要有成功欲,要有冒险精神,要以苦为乐,要精明理智,要有事业心。”而大部分人或许具备其中一个或两个特质,但只有这些全部组合起来,才是一个企业家的精神。当下,很多年轻人有梦想有激情,但是创业更多需要的是坚持、是熬、是信仰。网络上,很多人说要拥抱90后抛弃70后,因为他们太老了。阎焱并不赞同这样的说法。“从过去的经验数据中发现一个有趣的例子,创业成功者大部分的年龄是30岁到38岁之间,而且创业成功最高的概率是第三次创业,并不是最早的创业。如果说历史是一面镜子的话,大部分第一次创业的人,至少90%会以失败而告终。但是如果你能坚持到第三次,成功的概率会大幅度提高。”

  至于说到企业的成功,他说企业和人一样,也有它成功的DNA。

  “企业成功的第一个要素是目标市场要大。要有长长的雪道,我们既要选择赛场、赛道,也要选择运动员,所以对运动员的选择是非常重要的。”

  第二是商业模式的可扩充性。它的边际成本要尽可能小,农业的可扩充性是比较差的,工业要好一些,但是互联网会更加好。

  第三是清晰的盈利模式。很多年轻人并没有想清楚要如何赚钱。他们以为,马云李彦宏很多时间都没赚钱,小米也不赚钱,所以互联网企业不需要考虑怎么赚钱。但其实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一个是企业为了未来的发展牺牲短期盈利的利益,还有一种是根本不知道什么叫赚钱。阎焱强调,“其实创业成功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心里一定要清楚你是怎么赚钱的。如果不清楚的话,你还是尽可能先想得更清楚一些再去创业。”

  最后,要有核心的竞争力,有制度化、透明化的管理。当企业发展到一定的程度,制度化的管理就显得非常重要,但是早期未必是这样。专注,要有现金流的把握,对商机的把握,尤其是在互联网领域。阎焱说,很多企业都成了牺牲者,成了先驱,并不是他们没有远见,而是远见太早。“在中国,我们通常讲不是领先一步,在中国的现实情况下领先0.5步是最好的。”

  好掌门要有“杀手气质”

  一个创业企业必须有一个好的领袖。这句话虽然看似是正确的废话,但是2000年的互联网高峰期,中国大批的互联网企业却在这上面跌了跟头。阎焱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我们在中国投了一大堆互联网企业,投完以后从美国空降大量的CEO、CFO、CMO等等,结果大潮过去以后,回头一看,这种企业95%以上都死了。” 在一个创业企业的早期过早强调团队,带来的结果往往是灾难性的。

  毋庸置疑,企业领袖首先应该是一个聪明人。阎焱是这样定义聪明人的。首先要有较强的元认知,学习知识的能力。他解释说,我们在学校的时候发现这样的现象,有些同学也不怎么学习,我们学习了好几天,他看看书几个小时就学会了,他的学习方法似乎比别人更高级一些,这就是元认知的能力。第二个要具有逻辑性的思维跳跃能力。我们跟聪明人讲话,他通常知道我们的结果是什么,我们讲到一,他想到三,我们讲到三,他想到七了。第三是好奇心。此外,他一定要有用简单的语言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最后是对观点和对于别人的态度。聪明的人应对不同的观点和不同的人有包容的能力,所以说真正的聪明就是善于发现别人说话中合理的部分,并且加以应用。

  对于领导力,阎焱提到了哈佛商学院耗时十年的领导力研究。他们研究的问题是在不同的领域,不同的背景不同性格的领导人有什么共同的特质。研究发现所有作为领导者的人都有一个共性,就是同理心。它类似于换位思考,但不同的是,同理心强调的是不仅能够站在别人的角度思考问题,而且是站在别人的角度做出决策。此外,思考与执行力的结合,人格魅力以及影响团队的能力也是领导力的重要组成部分。阎焱还特别提到了企业家对细节的关注。

  他表示,领袖身上应该具备两种气质:传教士的气质和杀手的气质。所谓杀手的气质,说的是杀伐决断的果敢。“一个企业不行了,有400名雇员,如果这个企业只需要100人的时候,你要开掉300人,能下得了手吗?80%的企业领导在这个问题上是非常难的。”至于传教士的精神,阎焱举了马云的例子。“阿里有10年不盈利,但是马云发不出工资的时候,他逮着谁就给谁谈‘这世界上没有难做的生意’,而且谈起来以后让别人相信这个东西,有一种超越的传教士精神,这个对创业者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