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6月20日 星期四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大师”王林出山多年不下山

  • 发布时间:2015-07-22 08:31:17  来源:中国民航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因邹勇死亡再度现身

  是否涉雇凶杀人待定

  ■特约记者 程喆

  在香港某出版社出版的《中国人——王林大师写真》一书中,把王林的“气功”描述得神乎其神,“大师”之名相继传开。2013年,央视等多家媒体曝光了“大师”王林的内幕,他离开家乡躲避风头。此后的两年,王林几乎被公众遗忘,尽管其面临涉嫌非法持有枪支、非法行医等多项指控。直到今年7月9日其弟子邹勇失踪,王林才重新进入公众视野。王林涉嫌雇凶杀人的具体案情有待侦查。

  王林现身 大弟子之死牵出师傅

  邹勇死了,这位“气功大师”王林的大弟子曾被王林诅咒“全身腐烂而死”。诅咒应验了,邹勇疑似被人碎尸并沉入鄱阳湖底。7月16日,来自多家媒体的消息称,王林被江西省萍乡市警方带走以协助调查。邹勇和王林闹翻,始于2011年,据称他们是因为经济利益纠纷,其中房产就涉及金额4700多万元,所谓的740万元拜师费只是吸引媒体关注的“导火索”而已。二人互相起诉,在官司上分不出输赢,又在媒体上互相举报。

  从2012年11月起,王林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等机构写信或上访,实名举报邹勇:邹勇是萍乡市家喻户晓的黑社会头目,利用金钱编织的关系网和黑恶势力,对当地商人大肆打击报复,涉嫌30多起刑事案件。王林称,邹勇涉黑及涉及权钱交易。

  邹勇则公开站出来指责王林“靠骗术忽悠人”。这使得王林在家乡脸面扫地,不得不到香港、深圳生活。

  2013年,在王林的“反击”采访稿《王林细述“事件”始末》一文中,王林称,所有对他的指责,都是邹勇精心策划的一场阴谋。

  发家之路 门客三千 往来无白丁

  王林的发家史颇具传奇色彩。据报道,邹勇的朋友说,邹勇跟王林学习气功,“更多是想利用王林的政商关系做生意;而王林,看上了邹勇的钱”。邹勇如此,与王林交好的地方官员难免不是如此。《人物周刊》报道称,王林的第一桶金来自“气功”,监狱长丁鑫发(后任江西省检察院检察长,2004年“落马”)帮助王林进入了官场圈子。“那时的江西省政法系统,把王林传得神乎其神,不光变蛇变酒,还会意念搬运。”江西省一位厅级官员表示。

  “身怀绝技”的王林开了诊所,专门医治达官贵人。王林也因此结识了第一批官场朋友,这为他日后强大的政界背景打下了基础。随着各路官员的升迁,王林也一路“升天”。

  此后,王林前往深圳、海南等地炒房。他每一次进入都正好赶上该行业的上升期,所以如鱼得水。

  1993年,王林回到家乡,正巧碰上江西省芦溪县在修建政府大楼,王林便慷慨捐赠了10万港元,于是大家都知道“家乡出了个有钱人”。

  芦溪县官员为回报王林,给了他一块300平方米的宅基地,这就是如今的“王府”。王林开始受到权贵的追捧。随着更高级别的官员加入到吹捧王林的队伍中,他迎来了更多的“信徒”。加之一些江西官员的调动,王林的朋友圈逐渐向全国扩展。

  勾兑官商 玩转所谓“资源”

  但或许正如邹勇一样,并非所有人都从始至终迷信王林的一套“气功”,权力和利益才是其密切交往的背后推手。“大师”题有“王府”的豪宅成了各色人物会聚的私人会所,也成了各种社会资源勾兑置换的平台。

  2013年7月23日,芦溪县政府在回应县长拜访“气功大师”的事情时说,县长是想联系马云的。在《王林细述“事件”始末》中,王林说:“革命老区江西省芦溪县近年来经济有所发展,我揣摩马云的到来或许能扩大芦溪影响并带来招商引资机会,故邀请了芦溪县县长等当地官员及部分亲朋好友作陪。”

  王林还自称和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是好朋友。2006年,他引荐邹勇去找刘志军,要到了一个货场——赣西电煤集团。王林称,邹勇攀附上刘志军后要到了一个铁道旁待拆的货场,改建成一个大型的煤炭储运中心,后来还拿到了几条货运线的经营权。在刘志军的大力支持下,邹勇暴富起来了。他很清楚官商内部运作那一套,所以把大笔金钱投资在官场上,相继弄来了省人大代表、劳动模范、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中国青年五四奖章等头衔,成为了各级领导的座上客。

  所以,也不难理解,当王林的两位靠山宋晨光和丁鑫发相继“落马”时,权贵开始远离王林。《人物周刊》报道,萍乡市一位官员在接受采访时说:“以前来的官员比较多,走得比较近,现在基本上不来往了。”

  左右逢源 成为权力掮客

  “大师”王林的这些招数,不过是流传千年的民间杂耍。若无权贵抬举,他们不过是混迹江湖的小角色;一旦与权贵结缘,就成为名副其实的权力掮客。

  这是一种连环效应,他们因同门而结识、接近,在此勾兑关系、交换资源,再给自己创造更大的利益。到了最后,谁还顾得上“大师”的真伪呢?

  正如“反伪科学斗士”司马南说的,他了解很多人的心理:当官的人或是怕被“双规”,或是怕不升官;影视明星怕一夜之间爆红后又被人遗忘;普通老百姓怕病难治;商人怕赚不到钱,怕做生意赔本……他抓住了所有人的弱点,巧妙利用别人的需要,营造了一个氛围,搭建了左右逢源的平台,要彻底把他生存的环境弄干净很难。

  司马南曾评价王林,“他的本事不是表演和特异功能,而是他的情商。他善于利用别人的弱点,采用一种特别的营销模式。”

  气数将尽

  “七宗罪”坏不了“王府”

  2013年被媒体集中报道后,王林主要生活在深圳和香港。两年来,他很少回老家。本以为“大师”将绝迹江湖,从此在江湖中只有他的传说,没想到一年后,案底未除的“大师”王林还能轻松回乡。有关王林的“罪名”很多,但最后没有一个有定论。在2013年众多媒体报道中,王林身陷“七宗罪”,包括非法持有枪支、非法行医、行贿、诈骗等。

  《时代周报》刊文称,江西省萍乡市卫计委在回应媒体时说:进行摸排,未发现有群众经王林用气功治过病。也就是说,王林非法行医查无实据。

  非法持有枪支罪则被当地警方立案,但至今没公布调查结果。

  行贿罪同样没有定论。在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陈安众、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贵州省委原书记刘方仁、江西省原副省长胡长清、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宋晨光等被曝跟王林有过密切交往的官员中,朱明国、陈安众已被最高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其余官员均已被判刑,而王林并未牵扯其中。

  在王林不光彩的往事被曝光依然安然无事后,外界开始猜测,这是否得益于王林和各级官员的这一层关系,何时才能揭开“气功大师”王林的面纱?

  据《齐鲁晚报》报道,司马南指出,揭穿王林表演的把戏没有任何难度。揭发王林的难度在于和王林合影的有些人,他们的尊严不允许被冒犯。那些人不能抛头露面,而王林会利用他们。这件事情的沉重性、复杂性、艰巨性都体现在这上面。王林现在到底涉及多少事情,有没有与官员勾结的腐败问题,现在还不能得出结论。王林的“贡献”是将愚昧文化和腐败文化结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怪胎”。

  然而,一切都有定数。在邹勇死亡后,“王林因涉嫌非法拘禁罪被刑事拘留”的新闻被媒体曝出,人们期待借此还原扑朔迷离的事件真相。

  《

  下转10版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