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1月27日 星期四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假想中的风险,可能并不存在

  • 发布时间:2015-06-27 15:31:24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利率、汇率的市场化改革势在必行,市场上对于加深、加快改革步伐的呼声很高,但也有部分人担忧若中国金融体系和资本账户进一步放开、与全球经济联系更紧密后,会带来不小的挑战与风险。对此,在2015陆家嘴论坛“汇率、利率市场化改革和资本项目开放”分论坛上,不少嘉宾认为,不必过于担忧风险,或许这种“假想敌”根本不存在、甚至反过来有可能是我们自己。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表示,金融改革等诸多问题讨论了几十年,没什么不同意见,可真正做的时候很难、很慢。究其原因,很可能是对改革的风险估计偏高,收益估计偏低,更有可能拥有改革发言权的人因为要担责任,变成了所谓“改革的风险厌恶者”。“积累了这么多年经验后发现,拖拖拉拉、走一步退一步的代价越来越大,拖泥带水的成本不低。虽然我不敢说加快汇率利率改革没有风险,但没有对付不了的风险。”周教授说。

  而星展银行执行总裁Piyush Gupta作为市场从业人员,也表达了相同的看法。他认为,市场化改革带来的风险,并不见得像人们想象的那么大。中国在过去几年中,人民币国际化进程走得相当顺利。既然世界上最大的几个经济体利率都是市场化的,中国做同样的事,为什么会有太大的风险呢?

  而耶鲁大学金融学教授陈志武也认为,无形中假定的敌人有可能并不存在,有可能反过来就是我们自己。“近期港股波动率和A股波动率哪里更高、哪里更理性?一年前,银行隔夜拆借利率可以高到30%以上,过去几十年可能连美国和西欧都没经历过。开放以后,到底是谁在帮助谁,谁可能给谁带来更大的波动和挑战?”陈志武说,他曾研究过韩国的股票市场,亚洲金融危机期间,国外投资者在海外股票市场的表现比韩国本土的投资者靠谱得多,更稳定、更守得住。

  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暨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副总裁孙杰则表示,欧美国家如今自由化过度,缺乏监控。而我国一开始就由银行直接监控,因此在管控风险方面,我们是做在前面的,连国外很多市场内的人员也这么说。

  本报记者 金旻矣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