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1月17日 星期一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化妆品“线上传销”搅起一潭浑水

  • 发布时间:2015-06-03 01:33:45  来源:兰州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在朋友圈里,你出高价钱根本买不到真东西,运气好的话,才能买到1比1高仿产品。”在采访中,一位资深的微商从业人员道出了微商产品的实质。那么,微商是否已成为冒牌伪劣产品的自由贸易市场?其背后又隐藏着怎样的利益链?

  记者通过调查发现,朋友圈里的微商已乱象丛生,前面是以生产厂家为首的“利益链条”,后面是以网络公司为首的“微商推手”,再加上一些化妆品、面膜生产厂家在线上搞传销,彻底搅乱了这潭浑水。

  “金字塔”下的利益链条

  一提起传销,很多人会立即想到“金字塔”模式。如今,这种传销模式已被部分销售化妆品和面膜的微商利用,从线下上升到线上,利用朋友圈进行传销,其隐蔽性更强,危害性更大。

  “假如一个化妆品的价格为50元,一般情况下,一级代理商从商家那儿可以用55元钱拿到货,二级代理商从一级代理商那儿拿到货就要70元,三级代理商从二级代理商那儿拿到货要85元左右。”陈丽丽代理了某品牌的1比1精仿鞋,在微商圈里混了两年多,期间接触了很多靠传销模式发家的微商。她告诉记者,微商的传销模式,就如同一条“生物链”——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处于顶端的商家和一级代理商稳赚,而处于末端的三级代理商,基本赚不了钱,他们扮演了一个“虾米”的角色。

  与陈丽丽不同的是,刘洁是一位在化妆品传销中悬崖勒马的微商,她向记者透露,如果一个人想成为某化妆品的二级代理,有两条路可走比一是给一级代理交300元左右的代理费。二是从一级代理商那儿进几千块钱的货。这两种方法,都会让一级代理商稳赚。如果二级代理商想赚钱,就必须招三级代理商,再将手中进的货以高价卖给三级代理商。去年,她从一个二级代理商手中进了四千元的化妆品,厚着脸皮在亲戚朋友中推销了好多遍,才买了不到一千元。后来,她的母亲怕她走错路,把她给骂醒了。

  刘洁还告诉记者,一些做化妆品代理的,专门有个微信群,经常进行培训和“洗脑”。而且,还建立了很诱人的奖励机制,比如,一级代理卖出去的货达到规定的指标,或者招收的代理商达到规定的指标,商家会给其奖励一个苹果电脑。然后,一级代理商会以此为炫耀的资本,对小代理商进行大肆的“洗脑”,让他们拼命的卖产品。

  一蛊惑二恐吓式的销售

  虽然,微商的营销手段多种多样,但是记者通过调查了解到,其营销手段不外乎三种比一是蛊惑,二是恐吓,三是明星效应。

  “恭喜重庆的某某,用40辆某某化妆品公司发的宝马娶媳妇,太拉风了,付出一切值得,期待你或你家孩子的婚礼也这样隆重登场……”“2016年度,某某品牌化妆品经销商海外游——法国巴黎,6月1日全城启动,我带着你,你带着梦想……”华玉是一个“手机控”,一天手机不离手,但是最让她受不了的事,就是每天在朋友圈里看到这样的信息,她连摔手机的心都有了。

  记者通过调查了解到,一些做化妆品代理的微商,经常会在朋友圈里发类似的“洗脑”文字和图片,去蛊惑底下的代理商拼命的卖产品,甚至连一些消费群体,在这些微商的长期蛊惑下,也会被发展成代理商。

  “不要再喝了,真吓人……央视报道比自来水惊魂,纯净水易致软骨、白血病甚至致癌!……”“不要乱喝水了,不吓死也恶心死。东莞常平大姐常年饮山泉水,发现左腿长一包块,里面住着一条长8厘米的虫子……”时琴在一家服装销售公司上班,当她看到朋友圈里有人经常发这样的消息后,弄得她整天提心吊胆,连水都不敢喝了。记者了解到,这种恐吓式的销售模式,主要以媒体或权威机构发布的“内容”为背景,让消费者产生很强的恐惧心理,从而把微商推广的产品当做救命的稻草。其实,这些内容都是子虚乌有的。相关媒体和部门根本没发过这样的东西。

  还有一种销售模式,就是利用明星效应。“56岁的杨丽萍,今天如少女般的她,是因为年轻时的保养……”爱美是女人的天性,因此部分微商抓住这个特点,诸如用范冰冰“范爷”如何保养、一天用多少面膜等信息勾起消费者的消费欲望。

  自导自演的销售“神话”

  在朋友圈里,很多微商经常会发一些转账的单子,一个单子有时候达到几千元,这让很多正在从事微商或者准备从事微商的人为之振奋。其实,这是一个骗局。徐轩跟着一个大姐做了一年多的微商,她悄悄地发现了其中隐藏的秘密。她透露,这些支付账单是通过微信支付合成器做的,是自己给自己转的账,纯粹是一场自导自演的营销手段。她曾卖过一段时间的鞋子,一个月卖得好的话,能挣一千多元,不好的话,顶多能挣400多元。一个单子能挣一千多是不可能的。

  徐轩还透露,微商卖的化妆品和面膜,基本都是广州的一些工厂生产的,每件的生产成本大概5元钱左右,但是通过朋友圈能卖到二十几元,或者更多。而且,这些化妆品和面膜都是贴牌生产,即模仿一些国内外的奢侈品或者知名品牌,然后,借用这些产品的品牌效应进行销售。说的直接一点,就是假冒伪劣产品。

  为何这些带有传销性质的微商将目光锁定在了化妆品上?面对这个问题,她告诉记者,主要是化妆品的利润特别大,在一个专柜里能卖一千多元的化妆品,其成本价只有8块钱,而将广告费、代言费、运输费等加起来,才能达到一千元。而微商通过朋友圈销售这些产品时,可以省去广告费、代言费等,直接将其转换成利润。

  她还透露,一些卖面膜的微商除了自导自演销售业绩外。还会经常发一些消费者反馈过来的图片,并将消费者用该面膜前后的图片进行对比,显示自己面膜的功效。其实,只要稍微仔细看一下,就会发现那些照片全是电脑合成的。

  “微商推手”搅乱微市场

  在巨大利益的驱动下,不仅滋生了一些线上传销的微商,还滋生了很多“微商推手”,他们通过制作各种“吸粉”软件,来获取中间利益。

  “从2014年开始,在淘宝网上就出现了一款软件,一天可以帮微商添加一百多个人,当时那款软件要卖一千多元。如今,随着微信的监管越来越严,这种‘吸粉’软件一天顶多能添加二十多个人。”范子涵不仅做线上的微店,还做线下的实体店。如今,她的规模在不断扩大。从去年以来,她不断接到一些“微商推手”公司的推销信息,为了能将生意做起来,她对这个做过深入的了解。

  “市场上还流行着一款软件叫‘微信多开’,即一个手机里可以安装十几个微信,下载一个‘微信多开’软件大概需要五块钱。”范子涵告诉记者,随着微商利润空间的扩大,各类“微商推手”软件如雨后春笋般的出现。而且,一些手机生产厂家也将目标锁定在了这个上面。目前,市场上有一款一千多元的手机,里面自带四五百人的粉丝。

  她还透露,有一种微商推广公司,甚至做起了“浑水摸鱼”的生意,推出了一款“粉丝”添加软件,只要花380块钱,便可以加五百粉丝,但是,这种粉丝都是“僵尸粉”,即推广公司员工假扮的粉丝。(文中受访对象全部为化名)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